【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生活散文 > 文章内容              生活散文

在故乡过小年

作者:北路居士 来源: 时间:2009-07-11 13:53:35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2009年1月18日,是传统的鼠年的小年,我是在故乡的妹妹家过的。腊月二十二的晚上,妹妹家就为我的到来摆了一桌子席接。晚上,外甥特意把他的房间让给我住。这个房间里有电脑,电视。我看了一会电视、上了一会网,就躺下休息。一想到明天就是腊月二十三,怎么也睡不着。二十多年没在故乡过过年,在故乡过一次小年也是相当的激动的。
  小年的一大早晨,我就急忙起床,打开外甥的电脑上网,刚刚浏览了几篇帖子,外甥就进了屋。“大舅,我们放爆竹去,您去吗?”我说:“你们放吧。
  我在阳台看着。”我站在阳台上,看他们放爆竹。只见二妹和小妹的儿子搬出了许多爆竹,雷子鞭、二踢脚、钻天猴等,摆了一大溜。两个十89岁的小伙子分别的点燃鞭炮、院里顿时响起了富有年味的爆竹声。爆竹不停的炸响,两个孩子又不停的点燃。此时东方刚刚露出了红红的颜色。妹妹家的院子里还没有放完爆竹,村子里又响起了连续不断的爆竹声。一大早就响起爆竹声,一直响到了太阳老高。我们吃完早饭,那爆竹还在响个不停。这连续不断的爆竹声,引起了我的沉思——
  三十年前,在农村过年,一听爆竹声的长短和爆竹声的脆、弱,就断定出这个村的年景好坏和各家的贫富程度。可是三十年后的今天,小年的一大早,爆竹声就响个不停,而且,都是响的时间长,响声脆。也说不出谁家富,谁家贫。
  我家乡的旧时习俗是过小年辞灶。就是过小年这天晚上送灶王老爷上西天。听老人们讲,在旧时,无论家里怎样贫穷,都要买上几个糖瓜,包上一碗饺子,晚上供在灶王爷跟前,送灶王老爷上西天。家里的大人烧上香,在灶王爷跟前跪倒,虔诚的跪拜,口中念念有词:“灶王老爷,请吃糖瓜。请吃饺子。你就要上西天了。希望灶王老爷好话多说,坏话少说。大年三十,我们再把你老人家请回来。”说吧,磕头作揖。一家人把来年一年的好坏都寄托在灶王老爷身上。实际上,买糖瓜是甜灶王爷的嘴,目的不让他说坏话。吃饺子是封住灶王爷的嘴,也不让他说坏话。因而,在旧时,灶王爷在我家乡一带就成了家家的“一家之主”。那时,给灶王爷写的对联都是同样的语言:“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横批是“一家之主”。腊月二十三辞灶后,要到城里“请”新灶王的图像,这种图像多数是版刻印刷的。在大年三十这天晚上,再将“请“来的灶王爷恭恭敬敬的供奉在灶台的后面,贴上对联、烧上香,摆上供品。大年初一到初五,就是来家里给长辈拜年的,磕头也是面冲灶王爷磕。而不是给长辈磕头。为此在旧时,灶王爷在我的家乡一带是至高无上的。但我对灶王爷总有些看法。在旧时,供了那么多年灶王老爷,家庭也没富裕起来。记得小时候,母亲经常给我念一首儿歌:“辞灶辞灶,丫头要花,小子要炮,老头子要顶破毡帽,老婆子要条破裹脚。”从这首儿歌里就可以看出,旧时人们生活的贫困和过年人们那低微的需求。供灶王的结果,仅是过年了人们才提出需求花、炮、破毡帽、破裹脚的低微请求。而平时,还不敢有其他的奢望。
  从二十世纪七十年末,灶王爷淡出了人们的视线,而人们的生活却越来越好了。特别是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今天。我的家乡一带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看我妹妹的村子就有很多农民盖起了二层三层小楼。就是农民盖的平房也是红砖红瓦,宽敞大屋,窗明几净。听妹妹说,现在这里家家都有大彩电、家家都有电脑、家家都有电冰箱、家家都有空调。而且每家都有几部手机。同时,家家都有农用汽车,每家都有几辆摩托。过年了,孩子们再也不要花和炮了,而是更换他们的MP3为MP4。
  正在我沉思中,中午的爆竹声又一次的响起,然而比早上还热烈。这浓烈的爆竹声,告诉着人们,从今天开始,就步入了年关。牛年马上就要来到。妹妹喊吃午饭了。午饭又弄了十二个菜。妹妹说晚上要吃海鲜,而且让孩子们吃完午饭就到城里的海产品市场去买活的海鲜。妹妹告诉孩子们:“大鱼、大虾,什么好你们要什么。照着十二个菜掂对。全吃海鲜。”我说:“别买那么多。”妹妹说:“你别管了哥,过小年了!”
  我想,是啊,过小年了。这是故乡的小年!晚上,不但吃海鲜,而且爆竹声比早晨和中午还要热烈脆生。

  相关专题:曾经 故乡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在故乡过小年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