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心情文章 > 文章内容              心情文章

小名的故事

作者:网络 来源: 时间:2009-09-10 16:16:10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旺叔喊我的时候,我正和同事簇拥着市主管部门的领导朝凤来楼开去。

  旺叔老远就瞅见我,无论他怎么跺脚使眼色,都没法引起我的注意,我的注意力始终粘在领导那儿。

  旺叔急了,扯嗓喊了一句,狗伢,狗伢!这声音一下绊住了我的脚步

  在小城,没人知道这称呼会是我的小名。离开乡村前,这名字像狗一样跟着未成年的我。我下意识地回过头,注意到是旺叔,黑而瘦的脸上漾满了笑,高擎着一顶破草帽朝我挥着,路旁树荫里还停着一辆堆满西瓜的红头小四轮。

  母亲前一夜打电话说旺叔进城卖瓜。他收到了儿子的录取通知书,那一串子关于钱的数字,逼迫他把西瓜弄进城碰碰运气看能否卖个好价钱。母亲还郑重叮嘱我,乡里乡亲的,碰到了,一定要热情,可不能学人家林小发呀!林小发大学毕业留城,碰到乡亲,他向女朋友介绍说是隔壁的老头。这事传遍乡间,成了忘恩负义的典型。

  电话这头的我赶紧向母亲拍胸表态,哪会呢,也太小看儿子了!

  可如今,我是不可能丢下领导去招呼旺叔的。市领导是第一次来单位视察工作,兴之所至,还表扬了我笔头过硬。单位头头见缝插针地拍拍我的肩,中午,可要好好表现喽!头头的话在我耳际嗡嗡回响着。再说,你旺叔喊我的小名干嘛呢?你以为这狗屎一样的小名好听吗?阿猫阿狗的,如在乡间满世界脆生生地喊,吹十里,没谁会计较,可这是城里。

  因此,任凭对面的旺叔怎么喊,我只回了一次头,便紧跟着市领导的队伍进了酒楼。

  酒至微醺。瞅了个空,我下楼过街找旺叔,旺叔不见了,仿佛是荷叶上的一滴晨露,一下子被夏日的热风吹跑了。我的心像一页纸呼啦啦被风刮到空中,好半天落不下来。随着时光推移,我便把这事忘记了。

  瘦山寒的季节,我回了一次乡。慈眉善目的山川河流,绫罗绸缎似的田亩地块,爬山而过的炊烟,无不让我有一种久违的激动。卸下行李,便出门到村口场院里闲逛。嗬,是狗伢回来了!村人亲热地打着招呼,连隔壁大婶怀里才两岁的小孙子也跟着口齿不清地喊了一声我的小名。人们都笑起来了。这是乡下人最质朴最真诚的问候,有种泥土的气息,我仿佛走进那些熟悉的记忆里。我赶忙掏出烟来,一根一根散过去,他们接过烟,都习惯性拿到鼻子上闻闻,然后点着悠长地吸上一口缓缓地吐出来,十分的惬意,连我也深感陶醉。然而,当我双手递烟给旺叔时,我的手僵在半空中落不下来,因为他始终不接我的烟。

  好半天,旺叔闷出一句,是大科长回来了!我像被人点了穴位立在那里半天动不得。

  回到家,父亲也数落起旺叔,这旺叔也不分场合,小名是这么随便叫的吗?我安慰父亲,算了,村子里的老少爷们都是这么叫的。

  此后的几天,我惊奇地发现,村人见了我,脸上讪讪的,没人再喊我的小名,还有人喊我的职务。客气地疏远。

  我心知肚明,一个符号,让我远离了一个村庄。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小名的故事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