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文章 > 精品文章 > 文章内容              精品文章

每一朵荷,花期再短,也总是璀璨的一生

作者:亦蓝 [TA的文集]来源: 时间:2012-08-30 09:26:17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每一朵荷,花期再短,也总是璀璨的一生

  新建的荷,从2008年盛夏起,年年记着去探望;杨村的荷,那年的荷塘还是空的,只有旁边的一小池睡莲兀自盛开。

  这次他们说,杨村的荷,已经开了,新建的荷还未见踪影。

  那夜,在群里看到一个摄友贴出几张娇艳欲滴的红荷图片,有些忐忑,随口问:新荷?他回,是啊!我心里一喜,才公历6月,荷花就开了?哪里的荷?他又道,荷花园的。

  我知道荷花园指的便是杨村那家农家乐。

  荷花园现在的名字叫“荷为贵”,据说这家农家乐已经四易其主,之前有一个老板娘曾是我的一个群友,网名叫新灵娃娃,大眼睛、高鼻子、瓜子脸、纤秀的身材。去秋突然检查出是肺癌晚期。我得知此噩耗时,已至初雪时分,她正在广州治疗,年后,便听说她撒手人寰了。

  每每记起那池荷,我就想起她来。

  清晨6点,我们去杨村。“荷为贵”已愈发漂亮精致,走廊上闲散着数张藤椅、摇椅,还有几张小圆桌。那么早,自然没有客人,可空荡荡的长廊里,却似乎晃来晃去一些身影。

  太阳出得很早,池塘的荷开的开,合的合,我忽地想起,哪一朵是新逝的新灵娃娃?

  ……

  他们说,新建的荷一年比一年少了。不知那里为什么不再大面积地种荷了?

  忘不了那个从新建的荷田中间突然冒出的笑眯眯的采莲女,也不曾忘得掉那一拨又一拨比我们去得更早、跟我们一起围着那一田荷傻乐的摄影发烧友们。

  那些清晨或午后的日头,以及连绵在荷塘不远处的山峦与村庄,都似一幅幅墨画,定格在我的记忆里。

  可连续去了三年新建,去一次,惆怅一次。

  今年便只去了 “荷为贵”。

  “荷为贵”的红荷,跟新建刚好相反。尤其是今晨看到的这一池荷。

  我深信大眼睛的新灵娃娃定然藏在哪一片荷叶下边,热烈地期盼着我们认出她。

  我在池塘边寻了又寻,在长廊上找了又找,新灵娃娃的笑脸却总是若隐若现若即若离。阳光慢慢渗透了肥绿的荷叶和亭亭的红荷,同去的朋友惊呼起光与影产生的幻觉。我的眼神开始游离,开始飘过那被木质长廊隔开的一池荷。我望着这边的荷,身后便有一道目光盯着我,轻轻说,亦蓝,我在这呢?等我蓦然转过身,那些荷,在田田荷叶的簇拥下,此起彼伏地静默着。

  荷花的花期一般是6至8月,但据说每一朵荷花只能开一周。同去的一女友问,倘若折下一朵花苞,带回去养,能养多久?山泉迅速地回答,今晚就会枯萎。我心下明白,山泉跟我一样,其实是不希望她摘,是盼着那一朵被她看上的荷,能躲过她的纤纤玉手,在池塘里安然、悠哉地度过它的一生。

  一朵荷,花期再短,也总是璀璨的一生;一个女人,何尝不是如此?

  年年结伴而去的是旧人,季季盛开的是新荷。

  哪里都有新荷,哪里都有我这样的爱荷人。

  可我们不应该总在新荷初绽的时刻去探望它。

  记忆里有周立波故居前的那一池残荷,想象着谁能陪我去蛙鸣声中探一探夜荷;更渴盼着去淋一场细,倾听到一池雨荷的心跳?

  ……

  每一朵新荷,都可能深埋着一桩前世今生的轮回,就仿若,不定在哪一张荷叶下面,会暗藏着新灵娃娃那让人难忘的笑靥。

  旧人见新荷,心头总会涌起一些思绪,忆起一些旧日碎片……心想,是该把它们一一搜寻出来,拼凑在一块,细细地比较一番:哪一年的荷更美?哪里的荷更艳?哪朵荷跟前的我和你,笑容尚未改变?

  相关专题:

相关美文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每一朵荷,花期再短,也总是璀璨的一生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