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心情故事 > 文章内容              心情故事

童年趣事(3篇)

作者:杨胜应 [TA的文集]来源: 时间:2012-09-10 09:10:36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童年趣事(3篇)

  ●捣鸟窝

  在农村长大的孩子,没有谁不喜欢捣鸟窝。

  已经记不得自己从懂事起捣过多少鸟窝了,但我却可以清晰的记得我曾经捣过的鸟窝的种类。在我老家,除了几种鸟类容易被捣取外,其余的我不是发现不了,就是我的能力根本无法涉及。记忆最清楚,也是最为常见的鸟窝就是画眉鸟的窝。因为画眉总是在村庄附近的树桠上搭建住鸟窝。且常常都是在我们眼中一根接一根草茎的搭建起来的,直到有了鸟蛋,有了小鸟破壳发出稚嫩的声音,我和伙伴们便开始有了行动的准备。很多时候为了能够捣取鸟窝,我和伙伴们还得比速度,看谁最先动手,有时候还会为了鸟窝而吵闹,甚至发展到打架,最终由双方父母出面才停止。虽有大人出面阻止,但我们内心的仇恨却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够释去,直到有一天又被新的鸟窝吸引,这才渐渐地淡去了对对方的敌意,并很快又玩在了一起。

  除了画眉鸟窝外,见得最多的还有麻雀。麻雀的窝儿比画眉鸟的窝儿要隐秘,但却比画眉鸟的窝儿容易捣取。因为麻雀一般把窝儿搭建在低矮处的隐秘位置。但在一般情况下,我们又不容易察觉到麻雀的窝儿,源于麻雀搭建鸟窝的时候警惕性很高,行动非常隐秘,不易引起我们的注意,如果不是一阵阵稚嫩的鸟雀声,我们也不会轻易地发现它的老窝。麻雀的窝儿比较小,也是由草茎和断枝搭建的,细小而坚韧,常常出现在几根枝桠交织处,或者一些干燥的缝隙中,甚至还会出现在屋瓦间。总之,无论在什么地方,一旦被我们发现,被我们捣取就在所难免了。

  此外,还有浑身漆黑的乌鸦和猪屎雀与假八哥等长期生活在村庄内部的鸟类,它们的鸟窝也常常出现在我们视线可及之处,无论是在屋顶,还是在树木顶端,都会被我们想尽一切办法而捣取。记得有一次,为了捣取一个猪屎雀的鸟窝,我硬是不顾树木枝桠的细小和不堪承受之力,和两个伙伴小心翼翼的开始了捣取行动。结果一个身轻如燕的伙伴因为把鸟窝取在手里,其中一只翅膀羽毛没有长整齐的小鸟竟然扑腾着小翅膀飞了出来,伙伴一时性急,竟然张开双手去抓那小鸟。这下可好,双手离开枝桠才发现自己身在半空中,一时情急,鸟窝也顾不了了,把手中的鸟窝扔掉,双手乱抓,好在跌落到下面几根粗大一些的枝桠上给牢牢的抓住了,这才避免从高大五六米的树上跌落到地。

  待伙伴下了树,气喘吁吁的休息了好一会儿,回神过来,便开始追问他捣取的鸟窝呢,鸟窝内的小鸟都还在吗?看着伙伴那兴奋和焦急的表情,我和另外个伙伴把手中的小鸟递给他数了数,见数目正确,他便开始强势的进行了小鸟的分取。因为是他上的树,加上差点遭遇危险,五只小鸟,他硬是独占了三只,没有办法,虽然我们十分不满,但也只能够默默承受了。拿到小鸟,我们便开始计划着如何喂养小鸟的事情来了,一点也没有把刚才那危险的一刻放在心里。

  对于捣鸟窝的行为,我还是在进入初中后才渐渐地通过读书知道这种行为是一个不好的行为。因为学习让我知道了什么是爱护动物,什么是生态平衡,什么是和谐共处等等知识。一方面是因为求学的时间越来越多,离家的路程越来越远,加上认识上也越来越深刻,捣鸟窝的行为这才慢慢地淡出了我的生活。后来长大后,每次回家,只要是看到有小孩们在捣鸟窝,我总会情不自禁地去阻止他们,但我知道,这种阻止,仅仅能够阻止他们一时,不可能杜绝他们这种行为,这种看法完全正确。在老屋的后面有棵李子树,李子树上面有一个画眉鸟的鸟窝,里面有大概四五只小鸟,当时侄儿便和邻居的孩子去捣取,恰好被我看见,便及时阻止了,但在我转身后不到半小时,侄儿便和邻居孩子再次捣取了,我也只能无可奈何的摇摇头。

  虽然捣鸟窝的行为很不好,但却根本无法阻止这种行为的产生,主要源于孩子们对这个世界充满的好奇心,这是一种本能的动作。我记得自己每次捣鸟窝,目的并不是那个捣的过程,而是捣取鸟窝后把窝里的小鸟拿回家喂养。我不止一次试图喂养一只可以说话的鸟雀来,但终究没有一次成功过,反倒是没有任何一种鸟能够在我的喂养下活过一个星期。现在想想,我的罪过很大,但也无法让我重回儿童时代,让一切重新再开始。从某种角度上说,我根本就不可能阻止得了儿童时期的那种好奇心和对世界充满渴望了解的本能。

  如此来说,我不得不承认,我的儿童时代是幸福与罪过共存的;我的儿童时代是发现和认识并存的;我的儿童时代是丰富和枯燥并存的;我的儿童时代是无知和简单并存的;我的儿童时代是渴望与好奇并存的;我的儿童时代是饱含童趣和充满记忆而并存的。如果没有儿童时代那些含着罪过的行为,也不可能有我现在,因为一点声、一点阳光、一点露,都可能对我充满无限的感召力,让我回忆,让我怀念,让我仰望,让我渴望,让我忏悔。

  ●放风筝

  事实上,我并不喜欢放风筝,放风筝都是大孩子们的事情,但当伙伴们都被大孩子带动起放风筝的热情,我也自然而然的加入到了这个行列当中。第一次放风筝是同村一个姓王的大孩子自己做的风筝,那风筝类似于蝴蝶,但没有蝴蝶的那种圆形翅膀,翅膀完全是方形的。看见方形的风筝能够飞上天,我充满了好奇,便央求对方让我放一放。起初是对方把风筝放到半空中叫我牵着线头在下面奔跑,那风筝就这样渐渐地升高了起来,越来越高,我在下面牵线的力道也就越来越大。直到线条放完,风筝高悬在半空中,那种随时都有可能把持不住而飞走的想法一再影响着我。牵得久了,感觉风筝在高空中巍然不动,我便失去了兴趣,随即央求对方,让我重头自己放一次,对方也不拒绝,便点头答应了,并主动帮我完成收线工作。

  拿着风筝,我找了一个顺风的制高点,然后把风筝朝天空扔了出去,随即边放线边奔跑了起来,风筝就这样慢慢的飞了起来,那迎风而上的感觉非常好。因为只记得抬头看天空不断升腾的风筝了,完全忽略了脚底下坑坑洼洼的大地,一个踉跄,我摔倒在了地上,那手中的线也因为我意外的摔倒而受力过大,断裂了,随即,被我掌控的风筝自由了,因为风大,风筝根本就没有停止飞翔,落下来的任何迹象。在风的助推下,风筝很快就超越了我的想象,渐渐地飞向更高,更遥远的天空。

  风筝飞走,自然把我吓住了,这可是别人的东西。当时我完全不顾右脚膝盖的疼痛,像个怀罪的孩子,很可怜的看着风筝的主人。他似乎对那风筝也十分的喜爱,有些焦急的看着天空,对我的不安和愧疚也没有放在眼里。直到风筝完全消失,飞到大山的另外一面去了,他才气呼呼的看着我,对我吼叫了起来。大意是叫我赔偿,不然见一次要打我一次。因为做错了事情,我显得很老实,对方到也没有真的打我,只是叫我像他那风筝一样,做一个赔给他。

  本身我对风筝都没有别的伙伴们那么热衷,别的孩子自己都会做,无论好坏,都可以迎着风飞起来。我当时想,别人会做我照样也会做,不就是用竹片组合在一起就行了吗?想到这里我便及时回家开始了风筝的制作。从屋后的竹林砍来绵竹,再去屋内翻出镰刀把绵竹一截一截的破开,又在把它们一片一片的按照尺寸划小,弄薄,然后再按照自己内心深处对风筝的形状记忆,开始了组合。当然,组合在一起还得用非常细的白线,我事先没有准备,又着急的去母亲的屋子翻箱倒柜的找,结果针线盒找到,却并没有发现白线。为了能够做得和别人差不多的风筝,我只得去街上买白线,在买白线的过程中,我想到了还要买纸张和胶,以及房风筝用的线条,这是一种钓鱼线,非常细,但坚韧性很强。做好一切准备,我这才回家开始了风筝的制作。

  原本以为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却在制作之后发现,我根本就无法做好。接连做了三个,三个都无法真正地飞起来。起初我是不服气,到后来我完全陷入了气馁。有些沮丧的坐在堂屋,也不管满屋子的竹条和纸张,线类的混乱模样。父亲从地里回来,看到我这神情,有些不解的追问,我这才把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告诉了他。父亲放下肩膀上的锄头,没有责骂我,反而微笑的搬来椅子坐在我身边,拿起地上的镰刀和地上剩余的竹条开始动了起来。但见竹条在父亲的手中一条条的变得超薄了起来,每一片仿佛稍微用力便可以折断。父亲像在变戏法似的,一个优美的风筝就做成了,这风筝比我弄掉的那个好看多了,因为从外形上看更像一只蝴蝶,特别是那翅膀位置呈现圆形,是父亲把划好的竹条用火烤了烤然后固定变形而制成的。父亲做好后亲自放飞试了试,风筝果然就飞了起来。父亲收好风筝拍拍我小脑袋说我划的那些竹条太厚了,自然飞不起来。

  当把父亲做的风筝赔给对方后,对方也十分满意,还接连称赞,说我做得好,其实他那里知道那并不是我做的,而是我父亲做的。但对方越是称赞我越是乐意接受,也没有告诉对方事实。把那么好的风筝赔给对方说真的,我内心是不大情愿的,但在对方的称赞当中我又默默地接受了。打心底,我好像更乐意接受对方的称赞。渐渐地我在村里会做好看的风筝的事情传开了,很多伙伴便找上我,请我帮忙,我起初有些心虚,害怕自己做不好,但在一次我偷偷地按照父亲教我的方法做过之后,一个像模像样的风筝就成了,我的信心便瞬间具备了,遇到有人请我帮忙做风筝,我也毫不犹豫的应承了。

  或许就是那次风筝事件影响了我,在以后成长的道路中,无论遇到什么事情,或者困难,我首先不是气馁,而是想到只要认真努力,自己一定能够完成。这不,我从初中到高中,再到大学,并没有遭受什么障碍,顺顺利利的求学完毕,走入社会。特别是在进入社会工作后,面临了许多困难和问题,我都通过努力一一的解决了,逐渐在领导和同事们眼中与心里树立了良好的形象。可以肯定的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句千古名言非常中肯,我们不应该被困难吓倒,而是不要被自己吓倒,相信自己就等于相信别人,肯定自己就等于肯定成绩。

  ●过家家

  小时候根本不知道模仿大人们做的事情是叫“过家家”,“过家家”这个词语还是我长大后通过书本知识了解到的。现在想想,“过家家”应该是每个孩子都会做过的事情,比如学大人们玩打仗,或者做饭,娶媳妇等等。我和伙伴们到底做过多少这种“过家家”的事情已经记不清楚了,但让我记忆最为深刻则是做饭和娶媳妇。因为做饭和娶媳妇总是连接在一起的。在我的老家,娶媳妇是一个非常具备纪念意义的事情,很隆重,也很庄严、喜庆,不大大人们沉浸在喜悦当中,孩子们也沉浸在幸福、甜蜜当中。

  对于打仗的游戏我也十分的喜欢,但是这个打仗往往带着危险性,导致我们不得不产生一种畏惧感。围绕小时候玩过的打仗的内容大致有骑竹马打仗,竹马是用两根树干做成的,在树干中下位置绑上一个关卡,然后双脚踩在上面行走,有点类似于电视上说的踩高跷。但竹马比踩高跷多一截树干,那多出来的树干就被我们用双手牢牢抓住,只有抓得紧,才不容易被对方踢中后倒下。骑竹马打仗因为身子悬空离地,尽管很小心,还是有因为意外跌倒而受伤的可能性,所以,在一次又个伙伴因为玩骑竹马打仗右手摔脱臼后,我们便不敢再玩了。

  除了骑竹马打仗外,我们还有用竹筒制作的枪战。这是在棕树挂果的季节才会玩的有些。我们会用绵竹筒做好枪管,然后用棕树上面结出来的果子,类似于小米大小的东西,被我们从棕树上取下来,然后用嘴巴咬碎,再装进枪管内,然后扣动扳机,那些东西便会快速地射击出去,常常搞得对方一身,而且还会发出微微的疼痛感。枪战的危险性病不比骑竹马打仗更安全,有时候因为急于想把对方打中,常常来不及思考对方什么地方不该射击,便极速射击出去,那些东西一旦击中对方的眼睛,很有可能导致对方眼睛受伤。虽然我们玩的过程中没有谁眼睛受伤过,但据长辈们讲述,上一辈曾经有人眼睛被弄瞎过,在大人们的警告和类似于恐吓当中,我们也不再玩这种枪战了。

  不玩打仗,我们便玩娶媳妇的游戏。记得伙伴当中,虽然男孩子较多,但女孩子也不少。在我家最近的邻居里就有三个女生,我们经常一起上山放牛,下地割草,几乎每天都在一起待上大半天,那种亲密无间的情形多得难以形容。其实当时我们根本不知道什么叫娶媳妇这样的游戏。我们之所以玩会喜欢上这个游戏,是因为村里的一个大孩子,他那时候在读初中了,我们还在读小学,他有次从学校放假回来和我们一起上山放牛,觉得无事,便教我们玩这样的游戏。当时他要求做新郎官,靠我家右手方的邻居女孩做新娘。但那女孩子不干,说对方太大了,她要玩也只选我做新郎。那人没有办法,便同意了,于是我幸运的成为新郎和对方玩起了娶媳妇的游戏。

  说到娶媳妇这个游戏可马虎不得,为了让我娶到对方,我们六七个人可费了好大一会儿的功夫分工。我们要事先做好厨房,安顿了厨房的一切,才准备新郎和新娘的一些外在装饰物品,以及洞房等等必须具备的东西。就连押礼先生也得准备,这个任务相当重要,自然而然由年级最大的那人担任这个角色了。因为没有鞭炮,有伙伴建议不如去砍一些竹子来,通过燃烧竹子,竹子会发生爆裂,照样可以发出鞭炮的声响。我们便一致同意,随后按照各自分工,我们开始为娶媳妇准备材料了,什么泥粉做的饭,野菜做的美味佳肴,山泉做的水,树叶做的头饰等等。光准备工作都浪费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准备好这一切,我们便开始玩游戏了。

  当时玩那游戏并不觉得有什么难堪的感觉,反倒在最后洞房伙伴们异口同声的说新郎要抱新娘,新娘新郎要对亲什么情节我们都一一照做了。不知道为什么,在亲了对方之后,我竟然发现,对方好像比平时看的时候要好看得多了。如此,我们一旦有机会都会玩这样的游戏,但在我们都进入初中读书后,或许因为身体上的原因,又或许是因为我们认识提升的原因,我们再也不敢去玩这样的游戏了。但记忆深处,那种美好的画面,时常闪烁在我的脑海中,常常让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不知道是在想念我的青梅竹马,还是在想念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童年时光。

  相关专题:童年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童年趣事(3篇)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