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文章内容              亲情故事

卷烟机的故事

作者:东方一君 来源: 时间:2013-04-11 09:41:0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卷烟机的故事

  我上小学时,正是上世纪“爆Z的六六年,疯狂的六七年,折磨人的六八年”之时,“十年动L”的头三年是最疯狂的年头,父亲是中专生,地区财贸毕业分配到了外县的县社,“文革”开始了,被下放回家。从此,闷闷不乐,脾气变得很不好,无名火动不动就发在了母亲和我们弟兄三人的身上,整天的抽着闷烟,好像只有那烟卷才能淡化他的郁闷,陪他度过这个昏暗的年代。

  当时弟弟还小,我也仅有十来岁,哥哥已经是个小伙子了。每次去给父亲买烟,不是我就是哥哥去,供销社在外村,要走很远的路。有时候天晚了,父亲没有烟抽,我和哥哥二人一块儿摸黑去买烟。说是买烟,其实是换烟。那个时候是人民公社的时代,家里没有钱,也没有自留地,更不许做小买卖,割资本主义的尾巴很厉害的,抓住要游街示众。哪里有钱来买烟啊!都是母亲从鸡窝里找到一只鸡蛋给我,我攥着热乎乎的鸡蛋,跑到外村的供销社去换几支烟卷,我村村小,没有供销社。人们生活条件很差,买不起一整合的香烟,所以供销社也零卖烟卷,一只鸡蛋可以换几根香烟,哥哥在生产队上班,一般都是我去买,父亲也喜欢我去,我去了不会白跑一趟的,因为当时不管你买什么东西都要对上主席的语录,对不上来就不卖给你。比如,服务员说:“抓革命,”你就要马上回答“促生产”,说:“斗私”,你就要对“批修”才行。有一次,我走在路上碰到了邻居满贵爷爷也去买烟,一进门,服务员先问爷爷说:“抓革命。”爷爷烟瘾上来了,也不会对出下文,就急忙说:“瘾得慌”,女服务员“扑哧”一声笑了,说:“今天你就回去瘾着吧,对不上来是不能买给你的,回去好好学习一下主席的最高指示吧。”幸亏有我在,给解了围。

  在那个“养鸡为花钱,养猪为过年,养牛为耕田”的岁月里,鸡是最受人欢迎的,社员们都用鸡蛋来换食盐、换韭菜、大葱、豆腐……等。我每次看到母亲从鸡窝里掏出一个鸡蛋时的脸色就显得不好看,很小气、很不愿意的样子,心里就很不是滋味。怎么才能让父母亲都高兴呢?

  周日里,天刚蒙蒙亮,我就背上了小书包出门了。哥哥上班去了,只有我一个小孩子,路上的车辆也不多,我在路肩上一边走,一边低头寻找着别人扔掉的烟头。如果起得晚了,会有人捡走呢。捡回来的烟头把它掰开,烟丝放在一个纸箱子里,用写过字的废纸卷成烟卷。父亲笑了,有烟抽了,母亲笑了,省下来的鸡蛋可以换小葱豆腐了。我也笑了,因为父母亲都笑了。

  到路边捡烟头,也不是很容易的事,有时候人多,提前被别人捡走了。时不时的还要用鸡蛋去换烟。我和哥哥商量着说:“怎么才可以捡到好多的烟头呢?哥哥灵机一动说:“有了!”“快说!”我迫不及待的问。哥哥说:“咱们到火车站去,会有好多的烟头呢。”“是吗?”我高兴地蹦了起来。

  那天,下着蒙蒙的细,正好生产队没有派活。东方钢泛出鱼肚白,我和哥哥就一道出发了。就像两只矫健的小燕子一般的轻快,在微雨中轻快地跑着。跑过了滏阳桥,穿过了四季青,经过了土山街,走的浑身是汗,天亮时就来到了裕新大街,看到了火车站。我走路快,大概就是那个时候经常步行到火车站锻炼出来的吧。

  父亲看到了,郁闷的脸色没有了,母亲看到了,笑的更灿烂,我知道母亲为什么那么高兴,因为我和哥哥捡回了一大袋子烟头,是列车乘务员清扫车厢扫出来的。我们在里边捡呀捡的。见了那么多。能抵得上好多的鸡蛋换的烟卷啊,母亲能不高兴吗?那个艰苦的岁月里,谁顾得上脏不脏、健康不健康呢。当时虽然艰苦,可吃的菜、喝的,都是纯天然毫无公害的。捡回来的烟头,比供销社买的烟还好抽呢。社员们条件差,买的都是“一毛找”,供销社卖的对象是农村的社员,所以都是低档的烟,如“火车头、红满天、中原、白经济”等香烟,价钱都是九分钱一盒,给一毛钱,要找给一分,所以人们都习惯的叫这些香烟“一毛找”。能坐得起火车的人,都是条件好的人,捡回来的烟头,烟丝当然比供销社的“一毛找”要好得多。另外,一个成年人壮劳力,在生产队起早摸黑、披星戴月的干一天,一个工值才九分钱,一盒香烟就得一天的工资,谁能买的起一整盒的香烟啊!

  哥哥是村里有名的能工巧匠,上中学时,就用栆木刻画了一个个主席的头像,惟妙惟肖,蘸着钢笔水,在作业本上印着好多的主席头像。受到了师生们的一致称赞。一天中午,闷热的夏天,没有一丝,树叶懒得动弹。知了正在树上鼓噪,叫的人们难以午休。我到哥哥家看哥哥给我制作好木头手枪了没有。哥哥刚结婚,搬出去住了,我在小伙伴们的家里睡觉,晌午过后,嫂子休息了,哥哥一个人在院里的老枣树下低头玩弄着什么,我便悄悄地走过来,在他的身后偷偷地看着,只见哥哥手里拿着一个小木板,用小刀一点一点儿的抠着,我突然抢过来,把哥哥吓了一跳。我说:“是不是给我做的手枪啊?”哥哥说:“你来得正好,我正琢磨着给父亲做一个卷烟机呢.”“是吗?”我高兴极了,“哥哥真棒!”于是我们兄弟二人就一起动手忙活起来,我用小刀刮木头,哥哥修理,让它更精致、更光滑,一头钉上一小块塑料纸,裹一个高粱秆儿的尖,细细的直直的圆圆的,用来搓烟卷。另一头抠出来一个和烟卷一样大小长短的小长方窟窿,为的是往里放烟丝,把预备好的一条一条的卷烟纸,是写过字的废纸,抹上浆糊,就是用白面熬成的浆的,然后用手一搓,匀称的一根标准的烟卷就滚落下来。“哇,好漂亮,成功了!”

  七月的天,炎热难耐,晚上,我和小伙伴们在房顶上睡觉,看星星,直到午夜,我才睡着。突然,好像有人喊我的名字,快起来!快起来!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一听,是哥哥,便风风火火的下梯子给哥哥开门。借着闪烁的星光,我看到哥哥的眼里含着泪水。正在诧异,哥哥说:“快走,父亲不行了!”“什么?”我再没有多问,撒腿就往家里跑去。本家族的家长已经来了,我一头扑在父亲的身上,放声大哭起来,我哭喊着:“爹,我和哥哥给你制造了卷烟机,你怎么不看一眼就走了呢?”

  那哭声,撕心裂肺,在寂静的夏夜里,撼天动地,随着长风,飘向遥远的西天。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卷烟机的故事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