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情感小说 > 文章内容              情感小说

女人如烟(1-7)

作者:桐龄 来源: 时间:2013-04-28 10:28:00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女人如烟(1-10)

  这是一条没有尽头的街,你永远也走不完的。那请你顺着前面那条小巷,先找到汽车站。从车站前面30米远的小冤家幼儿园对面直着走进去,那是一家普通的出租房,这一条街上最常见的三层瓦房。一楼很少有人来,因此你大可不必在意。这一路没有人愿意打扰你。

  请你径直走,走过第三间,到了最里面一间请左转往楼梯上走。去到三楼一进门那间,就是我的家了。先请你点上一只烟,安坐下来。石灰墙上有他17岁时的落魄画像,你可细细打量。但记住,你不能爱上他。他永远是我的。

  你请听我说完这个故事。烟灰烬燃,烟圈轻绕。你便认得了我。

  在黄昏屋檐下,一个老女人在洗澡。她**着上身。一边用手往身上洒一边低声呜咽着。“那时,我14岁。那个年轻人让我一生念念不忘。那时,我们还可以天天在一起。两年,我天天都能看见他。开始,我说,是我爱他。请他也爱我。后来,他说很爱我,但是不能在一起。若干年过去了。回忆起他,那个瘦高个男人,我想说,我依旧很爱他。一如既往,而他躲在尘世离封的尽头,早已不知身在何方。”

  她用手往身上洒水,自言自语道。

  “我14的生命里出现那个男人,他不抽烟。我曾固执地以为那就是我们不能在一起的缘故。”

  ——

  “可是,我错了。”她说。我看见她脸上沧桑的泪痕,却有着浅浅的幸福。想起某年,某月,某天,我无比怀念的日子里,你远远地向我走来。

  (1)

  那是一条长河,长长的河。

  这条河水很大,河面足足有60米宽。我们通常不叫它大河,而是叫它小河。“小河淌水”的说法你一定听过,可那不是说的它。

  小河上有座桥,叫它小河桥。

  我曾在小河桥下洗澡,一年复一年,年年都在洗。因此我敢说,我这么一个妖娆女子,打小就一定有很多人见过我,见过我的人,一定亲眼见过这条小河的人是怎么一天一天长大成人的。

  是的,我长大了。

  可那些见过我的人却老了,他们多半不记得我了。我却记得他们。这像我即将对你讲起的故事,我记忆犹新,他或许早就忘了。

  爸爸妈妈摆了一辈子的地摊,现在还在继续。他们很早出门,很晚才回家。我一个人在家害怕,打小起常常跑去小河桥上等。

  我小时候有很多梦想,之一就是跟随爸爸妈妈去浪迹天涯。

  但在遇见那个男人之后,我的想法改变了。我要跟随他,去流浪也好,去旅行也好。总之不管未来的路是地狱抑或天堂,我对自己说,我跟定他了。

  他那时不知道,在这物欲横流的社会有这么执着的女子。如此爱他。他应该感到很幸福。

  因此,我认定。

  后来的后来,他为着一个14岁的女子,一定是发了疯的想念。可惜,那支烟燃到了尽头。她对他说,她必须得走了。

  最后,她连再见也忘记了说。

  (2)

  他喜欢的歌是魏佳艺的《女人如烟》。

  我听不懂,在那女人的歌声里,我只记得一些模模糊糊的往事。

  往事如烟,如梦,如我,如你。

  我不是烟。我是女子。我告诉你,你不要告诉任何人。这尘间如我的女子不多,看我外衣口袋你便知道。我是抽烟的女子,520,永远的520。那是女人吸的烟。请你到我的房间,将它从床头的柜台上取下来,放到茶几上。

  我回来时看见它,我便想起你。

  (3)

  14岁那年,我在镇里唯一的一所中学读初三。我是本地人,或许是因为打小就在镇上生活的缘故,用乡下人的话来说,就是见多识广。所以一直以来,我很大胆。学习好的我,还每每和老师对着干。班上所有的老师都恨我。我看得出来那些心口不一的模范教师,那脸上的表情往往在一句话还未完全脱口之前早已出卖了他们。他们表面上装出一副喜欢每个人的样子,其实只有我知道,天底下的老师,永远只喜欢成绩好的。

  对于我这种掰着手指头数也数不出半样优点的人,他们一定是恨死了。

  三年来,从初一进校门到初三开学一周。班上陆陆续续换老师,没有换老师的科目已经没有了。对于这样的事,我早已习惯。倒是班上那些有希望考上高中的,一进教室就开始议论纷纷。嘴里不说什么的,心里对此怨恨满满。

  我倒无所谓很。

  爸妈说了,考不起高中,就去技校读护理专业。我曾多次梦见自己从小镇的中学大门跑出来,向我理想中的职业技校狂奔而去。

  第一次醒来,我哈哈大笑。

  我尚不能如愿以偿,但照现在的成绩看来,我一定能如愿以偿的。

  (4)

  我看见他的笑容,就在我指尖。我低头沉默片刻,继续看他的笑。那笑让我不舍眨眼。我禁不住回心一想,呵。

  是他,是他,真的是他。他是我的了,我认定一切早该如此。仿佛一眼万年,瞬间命中注定。

  他来了,穿着再普通不过。

  我看见这学校的很多年轻男孩有过时尚打扮,可我不喜欢。而那些我所不喜欢的角色,和他这身打扮比较起来,真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第一次见他,我在心里说,我们见过,是在哪里见过。一定是在哪里见过。可我终究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或许是在多年前的一个梦里,他吻过我的发际和我耳语。

  我不知道。

  他不看任何人,自然也看不到我。

  只记得他进教室的时候,下面小声地议论着。随后他走上讲台,弯腰用两根手指捏起半支粉笔,在黑板上写下一个幸福的词:

  “摩天轮”。

  “我是新来的物理老师,今天我们不说课。”他说完,轻轻地对着全班鞠躬。“那我们说点什么好呢,对了,看见黑板上的这三个字,让我想到了幸福。”

  学生一个个目瞪口呆,正在琢磨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了。按理说来,初三的学生上课,怎么能这样懒散。看那些和我们初三2班擦肩而过的老师,曾对我们多么地热情洋溢呀。可惜最后,还是没能赶上中考这一场年终大戏,惨死在了初三的门槛前。

  “幸福,同学们,我想问问你们,你们觉得自己这几年,幸福么?”

  我坐在第二排,一直看着他。我喜欢偷偷地看他,他对我的深情注视视而不见。那些大声地回答热情澎湃几乎排山倒海。

  而我却充耳不闻。

  是的,我想说,我迷上他了。

  (5)

  一个星期过去了。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姓什么来着。我也不知道他住在哪里,是不是这所学校的老师。到了那个星期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又得回学校上课了。我想不明白他何以如此待我,对待我们班。班主任说了,新来的老师很多,还不确定到底谁来教物理。试讲的来了好几个,一个个来也匆匆,去也匆匆。

  就在那天快上课的时候,他跑来这么对我们说道。

  “对不起,201012班的同学们,我不能教物理,因为我学的专业不是物理。”

  我看见他的眼神里写着对我们班同学的失望。是的,我看得出来,两年了。那种眼神我不止十次二十次地亲眼目睹过。

  你没听见校外的人怎么评价这所学校的学生么。他们——连那些肩上扛着两袋水泥的工人和快餐店里打工的未成年男女都在议论着,这学校的学生,就快出人才了。说得好听点,是人才,说得过份了,是牲畜不如。

  不管怎样,那全是最真心的讽刺。它们像流感一样肆意蔓延着,在这小镇唯一的中学里,人人表面若无其事,内心每思及此便忐忑不安。

  他语速很快,但我们却听得很清楚。一字一句,仿佛在宣告人类已经毁灭。他离开的那一刻,我发现,我爱上他了。

  一个不该爱上的人,我却深深地入迷了。

  “耶,他真帅。可惜,得不到教我们了。”同桌许晨这么在我耳边说起。顿时,我的世界天昏地暗,乱得一塌糊涂。

  我很久没这么真正地喜欢一个人了。

  (6)

  一眼万年。

  望见你便很幸福和知足。

  此时,你却走出了我的视线。

  那种总在寻找,却总也找寻不到的失落。仿佛身体不由自主地往一个一望无际的深渊掉下去,之后万劫不复,如履薄冰。

  此后一个周,我见过他一次。

  那天阳光真好,它跳跃着,兴高采烈地,庆祝我们的再次相遇。那么平凡的日子,却彰显生命的精彩。连阳光,也不吝啬它的温暖

  ——如此眷顾着我和我的爱情

  (7)

  我从教学楼三楼教室窗户上伸出头来,两只手里是紫色窗帘,那么饱满,柔柔地,像极了他的身影。

  他优雅的走姿缓缓向校园大门靠近,尔后走向操场,再之后消散不见。他灰色格子的休闲服,一双白色——白得近乎剔透的特步休闲鞋,浅蓝色牛仔裤。深深地,像极了一首我喜欢的歌,深深地,印在了我脑海。

  之后,是挥之不去的思念。一万年那么漫长的时光,一刹那凝结成难以言说的告白。一如14年来,我爱上的一页页文字,天长日久,日久天长,褪色,褪色,褪色,却依旧明媚得使人心旷神怡。

  许久了,一年,许多年,若干年那么久的等待

  他没有出现。

  相关专题: 女人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女人如烟(1-7)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