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我不是小三

作者:一地流沙 来源: 时间:2013-10-16 16:13:17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我不是小三

  郑紫静坐在“梧桐”咖啡厅靠窗的桌子上,看着窗外这个自己初来乍到的暨阳市的城市夜景,突然的想起在哪篇文章里面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就算幸福碎了一地,也片片是幸福。”,她在心里自言自语着:幸福碎了,还会是幸福吗?她想着所谓的幸福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那是一种感觉,既然碎了,怎么还能够片片是幸福呢?郑紫静想不明白,摇摇头,转过头来,慵懒地把身子仰靠在沙发上面,缓缓地闭上眼,在心里想着要不要现在就打电话给刘一野呢?

  郑紫静想着自己来到暨阳市,是想给刘一野一个惊喜的,所以没有通知他就自己跑来了暨阳市。郑紫静闭着眼思索了一会儿,终于在心里决定了现在就打电话给刘一野,她睁开了眼,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此时正好是晚上九点,就连忙拨通了刘一野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一瞬间,一脸幸福模样的郑紫静就柔声地叫道:“一野”,可是还没有等郑紫静再说下去,就被电话那边传过来的柔美声音打断了。“喂,你好,请问你找一野有什么事情?我老公他正在洗澡,要不你等一会再打过来。”听到这里,郑紫静立马挂断了电话。刚才还是一脸幸福模样的郑紫静仿佛傻了一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那表情就如同是从天堂掉入地狱这样的恐怖。

  她老公?她是一野的老婆?一野有老婆?一野为什么一直没有告诉自己?郑紫静此时的脑子在高速地运转着,眼泪控制不住地涌了出来,继而扑簌簌地滑落。郑紫静想不明白刘一野为什么会不告诉自己,他是有老婆的人。

  而此时,位于暨阳市一弯两园的江边一幢顶级江景别墅里,刘一野正惬意地泡在浴缸里,轻声地哼着“我的爱,赤裸裸……”

  刘一野的妻子楼丽慧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茶几上老公的手机,想着刚才打来的那个电话,电话那边叫出来柔美的“一野”,她不由得在心里起了一个疙瘩。楼丽慧在脑子里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这个女人和自己的老公会是什么关系?生意上的客户一般很少会在晚上打电话给对方的,因为这是生意场上不成文的规定,更何况还是一个女人。楼丽慧意识到这个女人和自己的老公关系绝对不简单,如果有事情,刚才肯定会在电话里与自己聊几句的,可是,电话那边的女人只是叫了一声“一野”,就没有再说一句话,而是连忙挂断了电话,这些细节,不正常,由不得自己不往深处想啊!想了一会,楼丽慧拿起老公的手机,翻出来刚才的通话记录,把刚才的来电号码存在了自己的手机里。

  郑紫静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拿着一个小汤匙心不在焉地搅拌着咖啡,双眼看着窗外这条自己叫不出名字的马路上面来来往往的车子,想着这一年来,自己和刘一野所发生的一切,想着刚才那端的电话里,那一声“我老公正在洗澡”,顿时就让郑紫静有一种心神俱碎的感觉,犹如泰山压顶,让她喘不过气来。难道是自己想要紧紧地抓住刘一野的欲望吗?才让自己会有这样心神俱碎的感觉?但是自己的这种欲望是来自于刘一野当初说的“我会永远爱你”这一句话啊!

  郑紫静想着这一年来,自己和刘一野之间的爱情,那真的是点点滴滴的积累啊!这份爱情,是一点一滴的,是那样的美好,才会被自己慢慢地珍藏在了心底,慢慢地在心底酝酿、发酵;想着这一年来,两个人一起精心地呵护着这份爱,曾经开过花,结过籽,虽然在刘一野的要求下,没有让这个果呱呱坠地。曾经在郑紫静的心里,这份爱情悄悄地变了,变成了一种叫做幸福的东西,始终萦绕在她的脑子里,憧憬着天长地久、一生一世。可是,刚才电话里那个女人柔美的声音一下子就把自己所有的希望破碎了,原来,自己的希望真的如同是一个肥皂泡,希望越大,好像是破得更快。

  可是,爱,如果自己不去全身心地投入,自己也就永远不知道它会有那么的美丽,郑紫静想着这些,摇摇头,一声叹息,唉!爱情终究不是童话啊!现实根本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完美无瑕。郑紫静想着自己今天兴冲冲地过来暨阳市,一路上想着今晚就能够枕着刘一野的怀抱入睡,可是现在,终于知道现实有时候真的是很残酷,很无情。

  当郑紫静在咖啡厅里这样想着的时候,在暨阳市另一端的刘一野已经穿着睡衣来到了客厅里,还没有等到他在沙发上坐下来,妻子楼丽慧就和他说刚才有一个女人给你打来电话了,我告诉她,你正在洗澡,她没有再说什么就匆匆地挂断了。刘一野一听是一个女人在这么晚还给自己打电话,心里就起了一阵子鸡皮疙瘩,他在心中想着,不会是郑紫静吧?千万不要是她打来的电话吧。刘一野一边在心中这样想着,一边不露神色地和妻子说,肯定又是一个要货的客户呗,说着话的同时就去拿起了手机。

  “一野,刚才那个女人在我替你接通电话的时候,她就只是叫了一野二个字,客户会不叫你刘总、刘一野的吗?客户会开门见山地就叫你一野的吗?一野,我想这个事情你应该要和我解释清楚。”楼丽慧双眼凌厉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老公刘一野沉声说道。

  “老婆,我的宝贝老婆,人家客户叫你老公就想省一个字呗,叫我一野很正常啊!你怎么能够怀疑你的老公呢?好了,我们睡觉去,别多想了,我的宝贝老婆。”刘一野嘴上哄着楼丽慧,此时已经在手机上翻出了来电号码,一看,脸色就不由得一下子煞白,但随即恢复了本来面目,一副泰然的神情,让旁边的楼丽慧根本琢磨不透。

  刘一野此时还想不到郑紫静已经来到了暨阳市,他一边想着郑紫静为什么会在晚上超过了九点还给自己打电话,一边搂着楼丽慧慢慢地睡了过去。而躺在他怀里的楼丽慧,双眼盯着房间里黑暗的天花板,终究是放不下这颗起了怀疑的心,她有一种预感,这个打来电话的女人和自己老公刘一野的关系绝对不一般,不用看人,光是听那份柔柔的、媚媚的声音,连自己听着都是那么的悦耳动听,更何况是听在男人的耳朵里?试问哪个男人会受得了这份声音的诱惑?楼丽慧在心中想着,明天打电话过去,就去会一会这个女人,看看她的模样,和她说道说道。

  就在刘一野搂着自己的老婆楼丽慧睡觉的那一刻,郑紫静也落寞地走出了“梧桐雨”咖啡厅,打车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名都大店。郑紫静匆匆地洗漱了一下,躺在床上,想赶紧睡着了去,却翻来覆去,总是睡不着。唉!这个世界难道真的给我的总是不尽如人意吗?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刘一野是有老婆的,那么自己明天就离开这个城市吧,这样的爱情,还有什么意思?自己应该理智地刹车,往后,就用自己吃一堑长一智的思想之笔,在人生漫长的岁月里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天地。郑紫静微微地闭着眼,想着今晚,自己一个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虽然孤独,但也是个让自己来认真思考自己的时间。郑紫静想睡着却始终是睡不着,脑子里总是想着这一年来,自己和刘一野的点点滴滴,此时此刻,就如一帧帧幻灯片一样地浮现在脑子里。

  那是去年国庆节前,郑紫静想一个人好好地游玩一下瘦西湖,虽然自己的家离瘦西湖不是很远,可是,自小到大,自己就只是读书,一次也没有去游玩过瘦西湖,在大学里的时候,和自己的室友说起这个事情,还被她们笑话过。郑紫静在跨出大学校门不久,就进入了扬州当地的一家外资企业做了一位部门经理的文员,因为自己的上司陈经理假期里要陪她的妻子去新马泰旅游,而公司规定各个部门在节日的假期里需要有人值班,所以郑紫静就与自己的上司错开了节日休息的时间,国庆节她值班。

  那天早上,一身休闲打扮的郑紫静背着个双肩包,戴着一顶太阳帽,先从乾隆御码头开始游玩起,沿湖过绿杨村、红园、西园曲,一路欣赏着园林的美景,领略着秋的韵味,真的是美不胜收。

  经大虹桥时,郑紫静不由得在心里赞叹着大虹桥优美景色,想着早前在一些文章里看到过对于大虹桥的美语,此时,落在自己的眼里,真的是叹为观止。郑紫静知晓,大虹桥曾经吸引了众多的文人雅士在此指点江山、切磋诗文,并留下了许多珍贵的墨迹和动人的故事,郑紫静依稀记得康熙年间王渔洋有一首诗:“红桥飞跨水当中,一字栏杆九曲红;日午画船桥下过,衣香人应太匆匆。”更是脍炙人口;据说连乾隆皇帝也曾做诗赞赏过大虹桥的景色呢。郑紫静想着,这个秋色都是这样的美,那么在满眼的春色之中,这大虹桥还不更加的让自己沉醉?在郑紫静的心中,此时的瘦西湖就如同是一位古典美人。

  到了五亭桥,郑紫静只见五亭桥上建有极富南方特色的五座亭,想着这桥的名字原来就是这样而得名的。看着那挺拔秀丽的风亭就象是五朵冉冉出水的莲花,太美轮美奂了,看得郑紫静的眼珠子都直了。眼前的亭上有宝顶,亭内绘有天花,亭外挂着风铃;郑紫静听着身边的游客在讲述着五亭桥的桥墩是由十二大块青石砌成,形成厚重有力的“工”字型桥基,就连中国著名的桥梁专家茅以升都是这样评价:中国最古老的桥是赵州桥,最壮美的桥是芦沟桥,最具艺术美的桥就是扬州的五亭桥;五亭桥不但是瘦西湖的标志,也是扬州城的象征,它建于清乾隆二十二年,至今已有两百多年的历史了。郑紫静听着这些,不停地点着头,在心中想着,如果把瘦西湖比做是一个婀娜多姿的少女,那么这座五亭桥就是这个少女身上那条华美的腰带。

  郑紫静随着游船深入湖心的钓鱼台,原来这儿是演奏丝竹乐器的地方。郑紫静欣赏着美景,从水上看过去五亭桥一带的景色,听着游客们讲述着当年乾隆皇帝曾经在这儿钓鱼、坐船游览扬州瘦西湖的故事。郑紫静陶醉了,极目之处,既有天然景色,又有扬州独特风格的园林,眼前数不尽的名园胜迹,散布在窈窕曲折的一湖碧水两岸,俨然一幅次第展开的国画长卷。看着这样的美景,生存在这样的自然空间里,郑紫静为自己没有能早一些来领略这个瘦西湖的美景而心生了一丝丝的遗憾与惋惜。

  “哇!二十四桥明月夜里面的二十四桥。”郑紫静来到了二十四桥,就忘我地叫了起来。身旁一位知识渊博的游客说着二十四桥的出处,听在郑紫静的耳中,又是一番感慨,自己虽然知道二十四桥是出自唐代著名诗人杜牧的诗句“青山隐隐水迢迢,秋尽江南草未凋;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萧”,却不知道扬州人心目中的二十四桥是由落帆栈道、单孔拱桥、九曲桥及吹萧亭组合而成,中间的玉带状拱桥长24米,宽2.4米,桥上下两侧各有24个台阶,围以24根白玉栏杆以及24块栏板,但关于二十四桥到底是指那座桥,至今还是众说纷纭。郑紫静细细地品味着杜牧诗句中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朦胧意境,想着现在正是秋天,不知道在晚上看这二十四桥,又会是个什么样的意境呢?

  郑紫静游着看着,目光应接不暇,肚子不知不觉间饿了起来,就找了个地儿坐下来,吃起了包里带着的糕点,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想着人们都是在尽情地享受着这个大自然的美景,放松自己的心情,自己也情不自禁地开心着。郑紫静休息了一会,看到那个知识渊博的游客和他的朋友们一起走过自己的身边,就又抬起脚步,紧跟着他们,一边走一边游玩了起来,不一会,随着游船就来到了小金山。郑紫静听那个游客说,小金山是瘦西湖中最大的岛屿,也是湖上建筑最密集的地方,尤其是那个风亭是瘦西湖景区的制高点,它就是朱自清先生所说的“瘦西湖看水最好,看月也颇得宜”的地方。郑紫静看到风亭上有一楹联“风月无边,到此胸怀何以;亭台依旧,羡他烟水全收”,便想着风亭这个名称就取自于上下联第一个字而得名的。此时,听着身边那位博识的游客说道:所谓“山不在高,贵在层次。水不在宽,妙在曲折。”这就是瘦西湖和小金山的妙处。郑紫静顿时觉得这个瘦西湖真的是好美,格调显得清心淡雅,真的就犹如一幅山水画卷。

  日暮时分,郑紫静终于留恋不舍地走出了这“两堤花柳依水,一路楼台直到山”的瘦西湖美景。天色渐渐地暗淡了下来,郑紫静还沉浸在大自然纯美的韵味里,她看着慢慢地合拢着的夜幕,漫步在扬子江北路上,这一刻,郑紫静陶醉着,陶醉在这身边的山水神韵里。

  郑紫静想着要赶快回家去,但是这一会儿又打不到车子,就只能坐公交车回家了,尽管等一会公交车站台到家还要走一段冷清的路,但是现在没办法,就只有坐公交车了。郑紫静等在公交车站台,还想着这一天的游玩,心情觉得很愉悦,等了一会,公交车来了,上车的人很多,所以车里很挤。差不多一个小时吧,公交车就到了郑紫静要下车的站台,郑紫静走下车,一个人走在暗淡的路灯下,行人很少,在经过一个小公园的时候,那种静谧,让郑紫静突然地有了一种害怕的感觉,她不由自主地加快了脚步。而往往是你越害怕、越担心,就越会来状况,突然之间,前面三个人拦住了郑紫静的去路。

  “小妹,长得不错,水灵灵的,陪哥玩玩去。”一个手臂上面各纹着一只蝎子的长发男伸手拦住了郑紫静,淫笑着说道。

  郑紫静看着面前拦住自己的这个长发男,就想起了笑傲江湖里的那个采花大盗田伯光,顿时在内心之中惊恐了起来,就不顾一切地大声叫着:“臭流氓,滚开,朗朗乾坤,你们就不怕警察吗?”

  “警察?你看,现在哪里有警察的影子?”长发男左边的矮子一边嬉皮笑脸地说着,一边快速地用手抓住了郑紫静双肩包的带子,使劲地一拉,郑紫静就不由自主地扑向了长发男的怀里。

  郑紫静心中一急,眼泪已经控制不住地流了下来,想大声叫喊,却已经发不出声音,原来是长发男用手闷住了自己的嘴巴,郑紫静的身子不停地挣扎着,却又挣不开长发男那有力的臂弯,郑紫静此时的脑子里突然变得一片空白,仿佛缺氧了一般,心中着急地想着:难道自己的清白之身,要被眼前的三个臭男人糟蹋了不成?

  长发男在郑紫静扑过来抱住她的一瞬间,就快速地转身到了她的身后,此时,长发男的左手捂着郑紫静的嘴巴,右手臂紧紧地搂住郑紫静的身子,那只狼爪正好覆盖在郑紫静饱满的左胸上,就使劲地揉合着,一边又缓慢地向公园里的方向移动着。因为郑紫静不断地挣扎,所以长发男移动得很慢。矮子刚想弯腰去抬郑紫静的脚,却不想被胡乱挣扎的郑紫静狠狠一脚踢在了鼻子上面,矮子痛叫了一声,只觉得喉咙一甜,鼻血如注,顿时仰头坐在了地上。而旁边的一个剃着板寸、身材胖胖的男人,叫长发男停下,立即抱起了郑紫静的双脚,胖子示意长发男快走的时候,郑紫静挣扎得更加的厉害,已经悬空的身子不停地扭动着,自然地阻延了长发男倒退的脚步。

  终于,郑紫静没有了挣扎的力气,而刚才在挣扎的时候,左胸上传来的那份屈辱的感觉,又稍微地夹带着一丝丝的兴奋,交替地冲击着郑紫静的意识,郑紫静为自己身体所起的那份兴奋感到很懊恼,而脸也是一下子就红了起来。郑紫静眼睁睁地看着旁边的马路上,心中不停地祈求着快快来人来车子啊,如果自己被这几个坏人弄到了公园里面,那么自己的清白之身,绝对会被他们糟蹋了,想到这里,眼泪就又是滚滚而下。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马路远处有一道汽车的灯光射来,郑紫静如同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突然用全身的力气使劲地扭动了起来,可是,车子开了过去,并没有停下来,此时此刻的郑紫静,一下子绝望到了低谷,心里不停地说着:完了、完了。

  刘一野开着车子,眼角的余光看到路边好像是两个男人抬着一个女人,而那个女人好像是在挣扎着,心中突然地疙瘩了一下,难道是有人在作奸犯罪?想着这条偏僻的马路,此时已经很少有人有车子经过了,就连忙刹车,倒车回去,看个究竟。等到车子退到了那几个人不远处的时候,刘一野按了几下喇叭,还没有停下车子,路边坐着的矮子喊了一声“快跑”就一跃身冲入了公园。长发男和胖子早看到有汽车来了,在矮子喊出声的时候,连忙双手一松,丢下了郑紫静的身子,跑入了公园里。

  郑紫静被突然的放下,重重地一屁股落在地上,后脑碰在地上,感觉到一疼,顿时就晕了过去。

  刘一野在车子里看到那三个人跑入了公园里,就知道刚才自己的判定是对的了,这几个人果然是在实施犯罪,就快速地走下车子,来到郑紫静的身边,看着躺在地上的郑紫静,用手一探她的鼻息,呼吸正常,拉了拉她的手,还是没有反应。刘一野想她可能是后脑碰在地上,或者是刚才受到惊吓过度,昏迷了过去,就用手使劲地掐着郑紫静的人中,大喊着“姑娘、姑娘”。

  一分钟不到,躺在地上的郑紫静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看着弯腰站在自己面前的刘一野,快速地站起身,看了看自己完好的衣服,一手摸着自己的屁股,一手摸着自己的后脑,连声和刘一野说着谢谢,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坏人玷污去了身子。

  “这位大哥,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经过这里救了我,我就肯定遭了那几个坏人的殃,我叫郑紫静,请你告诉我,大哥你的名字,让我以后报答你。”郑紫静看着站在面前的男人,诚挚地说道。

  “郑姑娘,我叫刘一野,现在看来,你是真的幸运,我也是想着这条马路经过的车子少,就从这条路开来了,也是我刚才眼角的余光看到了他们抬着你的那一幕,想着可能是不正常的状况,就倒车回来,没想到,我还没有停下车子,他们就跑了。郑姑娘,你刚才是昏迷着的,应该要去医院检查一下,我现在就送你去附近的医院。”刘一野说完就拉起郑紫静的手,不容她说什么,就向车子走去。

  “刘大哥,谢谢你,我真的谢谢你。”郑紫静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又向刘一野说着谢谢。

  刘一野一边开着车子,一边问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的经过,提醒郑紫静以后一定要从人多的马路走。不一会儿,就到了扬子江医院,刘一野停下车子,陪着郑紫静挂了急诊,医生检查了一会,就让郑紫静去做个CT。两人来到了收费处,郑紫静看着单子上面的价钱,面露难色,因为自己早上出来只带了二百元钱,现在口袋里已经是没有多少钱了,一时间就后悔自己没有带着钱来。

  刘一野看着郑紫静面上的表情,就想到她是钱不够,不由分说,从郑紫静的手上拿过单子,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钱,递进了收费窗口,然后就拉着她的手走去CT室。两人等了一会,结果出来了,就又回到急诊科,刚才的医生仔细地看了一会,就告诉郑紫静,没事,没有脑震荡。

  两人走出了急诊科,郑紫静说自己打车回去,刘一野坚持要送郑紫静回家,郑紫静说不过刘一野,只好答应了。等到车子驶出扬子江医院不久,刘一野就问郑紫静:“郑姑娘,你还没有吃晚餐吧?”

  “刘大哥,嗯,我还没有吃晚餐,我爸妈肯定是等我等得着急的了。”郑紫静说完,肚子就真的感觉到饿了起来。

  “郑姑娘,你给家里打个电话,我也没有吃晚餐呢,我请你去前面的饭店里一起简单地吃一下好了,你说可以吗?”刘一野开着车子,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的路,问着郑紫静。

  “刘大哥,你刚才救了我,又陪着我在医院里忙碌了这么久,我真的很过意不去,按理说,应该是我请你吃晚餐,可是,我今天早上出来,没有带着多的钱,我都说不出口呢。既然刘大哥说去前面一起吃晚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以后,我再请刘大哥吃饭。”郑紫静坦然地说着,然后,拿出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和妈妈说了要在外面吃饭,过一会就回家的。

  刘一野向前开了一会,就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的一个小餐馆门口。两人走进餐馆,刘一野问郑紫静喜欢吃什么,让她点几个菜,郑紫静说刘大哥你就随便点两个菜好了,下次我再好好地请你吃晚餐。刘一野看着郑紫静认真的表情,就也不再多说什么,随便的点了三个菜,要了两瓶饮料,拣了一个小包厢,两人就等着上菜。

  不一会儿,菜上来了,两人就边吃边聊着,刘一野知道了郑紫静是刚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的,而今晚发生的事情,就连他也是想不到,心里也是暗暗地庆幸着,多亏自己选择了那条路,要不然,郑紫静就真的会被那三个人强暴了。刘一野突然抬起头,看着郑紫静那精致的脸蛋,在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是那样的美,粉嫩嫩的,想着如果是用手去轻轻地一挤,就真的会挤出水来一般,嗯,真的是水灵灵的肌肤;刘一野想着这么美的姑娘如果刚才就被那三个人强暴了去,多可惜啊!想着想着,心底突然的涌起了一种悸动,不,确切的说,应该是男人身子里的一种原始的欲望,在慢慢地燃烧着、蒸腾着,那双看着郑紫静脸蛋的眼睛,一瞬间就泛起了绿茵茵的光芒。刘一野怕被郑紫静抬头看到自己的眼神,就低下头,拿着杯子,装着喝饮料,心却跳得更加的剧烈了起来。那只拿着杯子的手心,已经冒出了细细的汗珠子,刘一野知道自己此刻已经在心底里喜欢上了郑紫静,不能说自己的意志不坚定,换作任何的一个男人,看着这么年轻,有着这么漂亮的脸蛋,试问,有谁会控制得住不心猿意马呢?

  刘一野深呼吸一下,定了定神,就和郑紫静说,自己不是扬州市人,在暨阳市有一家化纤公司,因为想在扬州市发展更多的生意,就在扬州开了一家营销办事处,目前还没有招下员工。刘一野笑着说,自己也可以说是半个扬州人了。

  郑紫静在此时知道了坐在自己对面的刘一野原来是一个公司的老板,因为内心之中有着一份感恩在先,所以,此时看着刘一野的那份眼神就自然地有了色彩起来,眼中刘一野那脸庞,是那么的有型,那神情,是那么的沉毅。郑紫静在心中想着,这样的公司老板,为了创业,肯定是还没有成家的,这样子的男人不就是自己心目中的白马王子吗?今晚,应该就是老天给自己的一次机遇,就看自己能不能抓住了。郑紫静想到这里,脸就情不自禁地红了起来,连忙低下头,一声不吭地拿起杯子喝着饮料,过了好一会,才慢慢地平静下了自己那颗颤动的心。

  现在的社会,都说郎财女貌,自然地就会彼此来电,更何况两人已经在心底里有了对方,只不过还没有捅破那层纸吧了。两人聊着吃着,气氛很是融洽,此时的郑紫静就好像是完全没有今晚发生那事似的了,她开心地看着刘一野柔柔地说道:“刘大哥,这次晚餐,是我从小到大吃得最愉快的一次,也是吃得时间最久的一次,静儿真的谢谢你,刘大哥,你以后就叫我静儿吧,好吗?”

  “静儿,好,我以后就叫你静儿了,那你也别再刘大哥、刘大哥的叫我了,就叫我一野。”刘一野看着郑紫静的脸,说完话,就突然拉过她粉嫩嫩的手,身子微微前倾,吻上了郑紫静的手背,就那么一下,如同是蜻蜓点水,在郑紫静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刘一野就又放开了她的手。

  郑紫静的脸色一下子就红彤彤的了,仿佛似一个熟透了的苹果,看在刘一野的眼里,更加的美了。

  而郑紫静“扑通、扑通”跳着的那颗心,在此时想着:一野,遇见你也许是命运的安排,但我这么快地就爱上了你,是我情不自禁的。

  刘一野看着时间不早了,就和郑紫静说,先送她回家,然后互相存了手机号码,就走出了餐馆。

  当两人坐进了车子以后,又是相视一笑,此时此刻,彼此在内心深处,早已埋下了一枚涂抹着阳光的爱的种子。刘一野开车把郑紫静送到了小区的门口,郑紫静在刘一野停下车子的一刹那,微微地转过身,伸手抱住刘一野的头,扳了一下过来,使劲地用自己火热的唇印上了刘一野的嘴唇,但旋即又松开双手,准备下车;在刚欲拉开车门的时候,郑紫静看着刘一野柔软地说:“一野,今晚静儿真的谢谢你,是你给我保住了清白的身子,今晚,我就先把我的初吻给你。再见,你回去开得慢一点。”说完,郑紫静没等刘一野说什么,就拉开了车门,走出了车子,进入小区,向家的方向走去。

  刘一野坐在车子里,看着郑紫静走进小区,一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了转角处,才缓缓地开动了车子,回自己住的地方。

  一夜无事,但可想而知,两人都是在情动之中度过了一个不眠之夜。尤其是刘一野,郑紫静那个初吻,奔雷似的,回到住处之后,他都不想擦一下嘴唇,总是感觉到郑紫静嘴唇的余温尚在,那份清香的韵味,仿佛还在鼻孔之中徘徊着,唉,真的是睡眠的杀手锏啊!

  刘一野一直到凌晨四点多,才迷迷糊糊地睡着了过去。刘一野还在睡梦中吻着郑紫静粉嫩嫩的手背呢,就被一阵子急促的手机铃声打断了美梦,刘一野不去理睬,可手机的铃声第二次又响了起来,就不情愿地伸手从床头柜上拿过来手机,眼睛也赖得睁开,看也不看地就接了起来:“喂,谁这么早打电话啊?你难道不睡觉的吗?”

  “一野,还早吗?都已经是中午了,你怎么还在睡觉啊?我是静儿,我请你一起吃午餐,好不好?好的话,你就开车过来接我。”郑紫静那富有磁性的、柔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来,直接冲入了刘一野的耳中,把那些瞌睡虫都立即赶跑了。

  刘一野一骨碌地爬起,连声应着:“静儿,你等着我,我马上过来,我这就起来,去洗漱。”

  “一野,你开车慢一点,我在小区门口等着你的。”郑紫静不放心刘一野,怕他赶过来,会开快了车子的。

  郑紫静在小区门口站着等了一会,有认识的几个大妈经过自己的身边,都一个劲地赞着她的美貌,说静儿是咱小区里的第一号美女。郑紫静等了大约十分钟,就看见刘一野的车子开了过来,停在了自己的身边。郑紫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就开口说道:“一野,我请你去扬子江路的扬子江酒楼吃大闸蟹,好不好?”

  “静儿,哇,今天午餐我可有口福了,你请我吃大闸蟹,哈哈,美哉!”刘一野一边笑说着,一边打着方向盘,“吱”的一声,车尾扬起一阵尘土,车子就驶离了小区。

  不一会,两人就来到了扬子江酒楼。迎宾小姐问着俩人有没有预定包厢,郑紫静说了一声212包厢,就牵着刘一野的手,跟着漂亮的迎宾小姐,向点菜的地方走去。郑紫静要了四只大闸蟹,就让刘一野点菜,刘一野一看牵着自己左手的郑紫静满脸的愉悦神情,就点了自己喜欢吃的一个茭白炒肉片,一个红烧肥肠,又给郑紫静点了一尾清蒸鲈鱼,加了一个芦荟清汤。点好菜,郑紫静又牵着刘一野的手,来到了包厢,这次,两人不是像昨晚那样面对面地坐下,而是身子挨着身子地坐在了一起。一直到坐下,郑紫静的右手还是牵着刘一野的左手,只见刘一野稍微地一用力,就把郑紫静拉向了自己的怀里,旋即松开左手,搂住了郑紫静的腰肢,右手放在她的后脑,一低头,嘴唇很自然地吻上了郑紫静的唇。郑紫静“嗯”的一声嘤咛,玉齿轻启,刘一野的舌头就轻松地滑入了进去,两人忘我地需索着,两条舌头纠缠在一起,刘一野听着郑紫静的呼吸急促了起来,就更加用力地吸着郑紫静那条滑滑的舌头,郑紫静的身子情不自禁地颤抖着,突然,她用双手紧紧地抱住了刘一野的后背,骨子里那种原始的欲望,一瞬间在两人的血管里膨胀了起来,就在这时候,“咚、咚”服务员敲响了包厢的门,两人旋即分开,郑紫静满脸红潮,就如同是喝醉了酒那般的面容,煞是娇美,看得刘一野眼珠子都好像要跳出来了一般。

  服务员放下了菜,问两人需要喝什么,刘一野就要了两杯鲜榨的苹果汁。不一会,苹果汁来了,两人就慢慢地吃了起来,看在那个上菜的服务员眼里,两人俨然是小两口子一般,显得恩爱极了。

  经过了刚才的一场湿吻,两人之间好像又贴近了一步,在走出包厢的时候,两个人就如同是一对热恋中的恋人。来到收银台,郑紫静执意要买单,但刘一野会让她买单吗?

  “一野,说好了这次午餐是静儿请你的,你就让我来买单。”郑紫静含情脉脉地看着刘一野说道。

  “静儿,是你请我的啊,只不过是你请客,我付钱;静儿,我是男人啊,怎么可以让你给我买单呢?”刘一野一边说着,一边买了单,然后,左手牵着郑紫静的右手,走出了扬子江酒楼。

  两人坐进车里,刘一野看着郑紫静,并没有开动车子。过了一会,就问郑紫静,带她去自己住的地方看看好不好?郑紫静没有回答,只是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就算是答应了刘一野。

  没多久,车子就到了刘一野住的地方。郑紫静一看是一栋独门独户的三层楼房,面前围着的院子很大,院子的两边各是一排钢结构的库房,里面堆放着刘一野化纤厂生产的一箱箱锦纶丝。刘一野告诉她,院子里的是库房,一楼是办公室、厨房等的,二楼是驻办事处人员的房间,三楼是自己的房间。刘一野拉着郑紫静的手走上了三楼,来到了自己的房间,郑紫静站在窗户前面,想着远处自己上班的公司,想着二者之间的距离,想着骑电瓶车也是用不了多久的。

  刘一野走到郑紫静的身边,一手搂着郑紫静的香肩,另一只手拉上了窗帘,就自然地扳过郑紫静的头,两人又是激情地吻在了一起。因为经过了中午包厢里的那场湿吻,此时的郑紫静已经不见了生涩,而可以说是轻车熟路了,因此,两人吻得很投入,呼吸自然而然地急促了起来。随着刘一野有目的地移动着脚下的步子,很快,两人就来到了床边,刘一野拉着郑紫静一下子坐在了床上,右手不知不觉间就从郑紫静T恤的下摆里面伸了进去,在郑紫静傲人的左胸上磨砂着,挑逗着郑紫静骨子里的欲望。没一会,郑紫静的呼吸更加地急促了起来,双眼泛起了绿茵茵的光芒,整个身子好像都火热着一般,心中仿佛有一团火在燃烧似的,却又是无从出去,刘一野看着此时的郑紫静已经可以说是意乱情迷了,就熟练地解除了她身上的遮掩,把她放在了床上,同时,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也迅速地脱了个干净。

  刘一野看着羊脂白玉一般的郑紫静,俯身在她的耳边吻着,双手又是不停地抚摸着她的傲人之处,郑紫静不断地扭动着自己的娇躯,但是,随着刘一野舌头的挑逗,与双手的刺激,郑紫静连末梢神经都兴奋了起来,一声声“嗯、嗯”地嘤咛着。刘一野在郑紫静的耳边轻轻地呼了一口气,颤抖着说道:“静儿,给我,静儿,我要你。”

  “一野,如果不是你,我昨晚就被三个坏蛋玷污了身子,一野,我的身子就是你的……我给你,你快要我,要了我……”郑紫静媚着游离的眼神,含糊不清地说着,心中的那团欲火更加的燥热着,好想有个地方能够发泄出来。此时的郑紫静在脑子里想着,既然昨晚是刘一野救了自己,这遇见的一部分就是爱的缘分,而另一部分,哪怕往后会是劫数,也是命中注定的,就算是在劫难逃,郑紫静此时已经是欲火焚身,也就顾不了那么多了。而令郑紫静想不到的是,现在脑子里这样子的想着,果然在一年之后,就变成了一个劫数,这或许就是冥冥之中注定的吧,自古就是:缘在劫中,劫在缘里。

  此时此刻,这个三楼的房间里已经是香艳无比,阳光被窗帘挡在了外面,随着郑紫静“啊”的一声痛呼,她知道自己守护了二十四年的处女之身,在此刻已经成为了过去。下身传来的疼痛感觉,让郑紫静的眼角情不自禁地涌出了泪珠。刘一野停下了动作,温柔地吻着郑紫静眼角的泪珠,过了一会,感觉到身下的郑紫静又扭动了起来,就也活动了起来……终于,两人同时登上了欲望的顶峰,继而又颤抖着落入了谷底。郑紫静心中的那团火已经被刘一野引导了出来,此时,她媚眼含丝,全身一副舒坦地放松着。刘一野抱着郑紫静,看着床单上面的落红点点,温柔地抚摸着她,一声声柔柔的“静儿、静儿”地叫着,没一会儿,两人就又是折腾在了一起,已是梅开二度了。

  两人全然不顾床上一滩滩湿漉漉、粘糊糊的印迹,搂抱着在一起你侬我侬地说着,不一会就睡着了过去。等到郑紫静悠悠地睁开眼,看着房间里已经暗了下来,就想坐起身来,却不想下身一阵子撕心裂肺般的疼痛,郑紫静就知道自己刚才是无度了,才第一次破了身子,不应该那样子猛烈的,但是,看着还在熟睡中的刘一野,郑紫静又露出了甜蜜的、幸福的笑容,连下身的疼痛都好像是缓和了一些。郑紫静拿起手机一看,都已经是五点多了,就连忙叫醒了刘一野,让他送自己回家去。刘一野还想和她一起吃了晚餐再送她回家去,但是,郑紫静说回家去吃,要不然爸妈又要等着自己的。

  刘一野坐了起来,两人又免不得一番亲昵,刘一野又想要了,这次,郑紫静和他说,疼着呢,不能再做了,现在走路都可能很疼呢,要是再做的话,就真的会不能走路了的。郑紫静说着就一骨碌走下了床,刚走了几步,就大叫着:“一野,快抱着我,我疼。”刘一野连忙走了过来,搂抱着郑紫静,看到她真的是眼泪都疼出来了,就连忙去吻干她的眼泪。刘一野让郑紫静趴在自己的背上,背着她下了楼,然后,又是抱着,把郑紫静放进了车子里,自己走进了驾驶室,但没有启动车子,而是问着郑紫静,现在感觉怎么样?还疼得厉害吗?等一会回家能不能走路呢?郑紫静把大腿张开了一点,咬咬牙说着,能够忍得住,等一会应该能走路的。刘一野心疼地看着郑紫静,用手摸了摸她的秀发,启动了车子,开得很慢,生怕震着了她似的。没多久,车子就到了郑紫静家的小区门口,这次,刘一野没有在小区门口就停下,而是径直把车子开到了上次看到郑紫静转身的地方,在郑紫静叫着“到了、停下”的同时,车子也就稳稳当当地停了下来。郑紫静走下车子的时候,刘一野看着她微微地咬了咬牙,就知道郑紫静还是很疼的,想着自己刚才还想再要呢,就也内疚了起来。郑紫静极不自然地走了几步路,和刘一野挥了挥手,就向楼梯走去。刘一野等到看不见郑紫静的身影了,才开走了车子,在外面的小饭店里随便吃了一点,就回到了自己住的地方。

  刘一野刚想去洗澡,手机响了起来,想着郑紫静现在肯定是在家里吃晚餐的,不可能打电话过来的,那么就是公司里的。刘一野刚一接通,手机里就传出来生产厂长掷骰子般哗啦啦的一通话,原来,公司一条新上马的生产线,很快就可以调试了,要刘一野亲自回去看看去。刘一野想着公司,想着郑紫静,思想斗争了一会儿,终于告诉生产厂长,说你们先看着,我需要过一段时间才回来,就挂断了手机。

  而在刘一野这边接电话的时候,郑紫静正陪着爸妈一起吃晚餐呢,女儿父母的心头肉,就像今晚,郑紫静一走进家门,就坐在椅子上面再也是没有站起来,连饭也是她妈妈给她盛来的呢,还一个劲地让她多吃菜,多喝汤,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等到晚餐吃好,郑紫静动了一下双腿,感觉到不是那么的疼了,就站起来,走到自己的房间里去躺下休息。想着下午初尝了性爱的美妙,昨晚如果不是一野的出现,自己就会被那三个人玷污了身子,想着今天下午就不能走路了,如果被那三个坏人轮了,后果还能想吗?一野,就让我爱着你,品味生命之中那份爱的真谛,轻轻地打开属于自己的另一扇窗户,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就在郑紫静想着的时候,刘一野正洗澡呢。他一边冲着澡,一边在心里想着多亏昨晚从那条路走,要不然这么水灵灵、粉嫩嫩的姑娘被那三个坏蛋轮着糟蹋了,还会是个什么样子?如果那样,静儿还怎么活?想着静儿还是处女身,在现在的这个社会,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第二天就是国庆节了,这三天的假期里,郑紫静就需要去公司值班了。因为头一天下午初尝了性爱的美妙滋味,可以说是食髓知味了,郑紫静就在早上出门的时候,和爸妈说这几天要睡在公司里,晚上就不回家来了,让爸妈别担心她,公司每个部门都有人值班的。郑紫静走下楼,从车库里推出了电瓶车,就向公司而去,心里却美滋滋地想着,这几天晚上就和一野在一起,躺在他的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想着想着,嘴角就浮现出了一份愉悦的笑意,这份笑意,让郑紫静的脸庞变得更加的漂亮了起来。

  因为是假期,所以值班根本就不需要做什么,一上午,郑紫静就在QQ上和刘一野聊着情话,临近中午的时候,郑紫静给刘一野打了个电话,说晚餐和他一起去吃,刘一野说那我到时候过来接你,郑紫静告诉他,自己有电瓶车呢,到时候下班了就自己会过来的。

  恋爱之中的时间过得特别的快,转眼间就到了下午五点,郑紫静关好办公室的门,和其他部门的几个值班的人就一起下班了。在停车棚刚要推出电瓶车的时候,人资部的行政主管王一杰来到自己的身边,看着郑紫静的眼睛说着:“紫静,今晚我请你一起吃饭去好吗?”

  “王一杰,我要回家去吃呢,我爸妈等着我的,谢谢你了。”郑紫静说着,伸了伸舌头,做了个可爱的表情。

  原来人资部的行政主管王一杰是郑紫静大学的学兄,他是去年进入公司的,因为做事情认真,能力又强,所以才一年就做到了主管。郑紫静刚进入公司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王一杰,记得刚来公司报到的第一天,就是王一杰给自己办的手续,王一杰看到郑紫静的毕业证书,就告诉她,自己是她的学兄,只不过比郑紫静早一年毕业,早一年进入公司。也因为这样,所以郑紫静第一天报到的手续办得很轻松,很多事情都是王一杰给她办的,而王一杰初见郑紫静的时候,就心头如鹿撞一般,一下子就把她漂亮的脸庞烙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之中。的确,郑紫静是很漂亮,那脸蛋,看着就是水灵灵、粉嫩嫩的,那五官,就好像是找不出一处不到位的地方,还有那傲人挺立的双峰,让王一杰突然的想起了一句广告词“做女人挺好”,加上郑紫静身高有162cm,整体上,在王一杰来看,郑紫静就是一个标致的人,更何况那张令人百看不厌的精致脸蛋。

  因为郑紫静每天一下班就是回家,所以王一杰曾经邀请过她几次,比如吃饭啊、玩去啊等等,而郑紫静每次都是说要回家去,自己的爸妈在等着的。前面的几个月里,郑紫静是下班就回家的,可是,今天就不回家了,因为自己早上出门的时候就和爸妈说了这几天要住在公司里。郑紫静向王一杰挥挥手,说了一声“再见”,就骑上电瓶车,出了公司的大门。

  没一会,郑紫静就骑到了刘一野又是办事处又是住的地方,而刘一野早就站在门口等着她了。郑紫静还在停电瓶车,刘一野就问她今晚想吃什么,郑紫静告诉他出去了再说吧。刘一野拉着郑紫静的手,走出门外,关好大门,坐上了车子。刚一坐下,刘一野就问郑紫静还疼不疼了,郑紫静没有说,只是摇了摇头,刘一野摸了摸郑紫静的头发,温柔地叫了一声“静儿”,就启动了车子,刘一野缓慢地开着车,郑紫静则一边和刘一野说着话,一边又看着车子外面。

  过了一会儿,刘一野把车子停在了豪上豪牛排馆的门前,告诉郑紫静,今晚我们就吃西餐吧,说着两人走下车子,刘一野牵着郑紫静的手,来到里面,找了一张靠窗的桌子,两人面对面地坐下。不一会,有服务生过来,刘一野就麻利地给自己点了一份七成熟的黑胡椒牛排,给郑紫静要了一份九成熟的腓力牛排,然后就让郑紫静坐着,自己去盛了二份水果沙拉过来。由于来得早,客人还不是很多,所以牛排上来得很快,刘一野告诉郑紫静,牛排需要趁着热吃,才是最美味的。两人一面吃着,一会又时不时地喂对方一口,很温馨、很浪漫。等到吃好,刘一野招呼服务员过来收拾了桌子,就又点了一壶咖啡。两人靠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热闹的街市,那些不断闪烁着的霓虹灯,煞是好看,刘一野和郑紫静说,扬州好美哦。

  “一野,扬州真的美吗?”郑紫静双手拄着自己的脸,看着刘一野的眼睛,柔柔地问着他。

  “静儿,扬州真的很美,还很静,对于我来说,现在的扬州是更加的美了,静儿,你知道是为什么吗?是因为有你,这个扬州城在我的眼里就变得更加地美了起来。”刘一野转过头来,伸过手抚摸着郑紫静的脸,深情地说着。

  “一野,我爱你,我把自己给了你,你会一生一世地爱我吗?”郑紫静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刘一野,扑闪扑闪着,嘴巴说着话的同时,那眼睛仿佛也是会说话的一般。

  “静儿,我爱你,我会永远爱你的,你是我的宝贝,静儿,让我爱你。”刘一野说完,就拉着郑紫静的双手,两人十指紧扣。

  此时,在刘一野和郑紫静两人的世界里,时间好像是停止了一般,两人就像是徜徉在岁月的林荫小道上面,尽情地欣赏着对面那个人的风景。看着坐在面前的对方,彼此双手交叉着十指紧扣,用心聆听着藏在对方手心里的那份时光的脚步;两人的头离得很近,还有这份时空的静美,那是可以听到一个人的呼吸的。过了一会儿,郑紫静抽出了自己的双手,端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咖啡,品味着咖啡那份内蕴的同时,在心中感慨着:爱一个人,心也是会醉的一般啊!

  虽然两人才相识没几天,可是女人只要一旦把自己的身子给了自己喜欢的男人,那么她的心里就只有这个男人了。就好像现在的郑紫静一样,前天晚上因为刘一野救了自己,出于一种感恩的思想,也是对他的喜欢,所以在昨天下午就把自己的身子给了刘一野,因此,在脑子里,在自己的心里,此时此刻,就都充盈着刘一野的人。

  “一野,我今晚不回家了,我早上已经和我爸妈说了,这几天住在公司里。”郑紫静看着刘一野说道。

  “静儿,我的宝贝,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刘一野说完就站起身,拉着郑紫静的手,去收银台买了单,两人就有说有笑地走出了豪上豪牛排馆。

  不一会儿,车子就到“家”了。刘一野关好大门,抱起了郑紫静,走上三楼。两人匆匆洗漱了一下,就轻车熟路地做起了功课,缠缠绵绵着,不用说,又是一番旖旎的春色风光。

  第二天早上,郑紫静准时地去公司值班,傍晚下班又是回到这个两人的“家”,一连三天,都是这样,夜夜春色满屋,两人肌肤相亲、水乳交融,一起燃烧着身子里原始的欲望,又一起沸腾着全身的每一个细胞,两人在潮湿的空气气息里,感受着爱的酣畅淋漓与美妙。

  从此,郑紫静只要一休息,就是和刘一野在一起度过的。而由于公司新生产线的原因,刘一野不得不回去暨阳市了。刘一野在临走的时候,给郑紫静打了个电话,告诉她,自己需要回去暨阳市一趟,把那边的事情处理好了以后再过来,让她照顾好自己。郑紫静和刘一野在电话里说,让他把公司的事情放在第一位,她会照顾好自己的。

  时间过得很快,刘一野一回去,就在公司里忙这忙那的,一心扑在了新的生产线上,有时候,还是住在工厂里,一直到这条新的生产线出来了大批稳定的产品,刘一野才又想过去扬州市。而此时,离上次回来已经是快一个月了,这之间,刘一野和郑紫静只是打过几个电话,因为忙事情,就只能是在电话里诉说着彼此的想念。

  一直到了十一月底,刘一野才回到扬州市,当晚,郑紫静就又和刘一野在一起,自古小别胜新婚,这一晚,两人很是疯狂,免不了颠鸾倒凤,又是一次次的水乳交融,也因此让郑紫静珠胎暗结。

  闲话短说,到了十二月,郑紫静突然的感觉到自己总是会恶心和呕吐,而且例假也是迟迟的没有来临,就百度了一下,知道自己很可能是怀孕了,就告诉了刘一野。第二天,刘一野陪着郑紫静去医院妇产科做了检查,郑紫静果然是怀孕了。两人经过商议,决定在元旦去做人流手术,那样子郑紫静可以请假休息几天。

  郑紫静提前和自己的爸妈说了,元旦的一个星期里,自己要和经理一起去外面出差,她爸妈千叮咛万嘱咐,让她在外面要自己照顾好。到了元旦这天,刘一野陪着郑紫静去医院做了无痛人流手术,在接下来的一星期里,刘一野放下了办事处招人手的事情,悉心地照料着郑紫静,尽够了一个男人的责任。郑紫静看在眼里,幸福在心里,觉得自己是这个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转眼间,一星期就过去了,郑紫静就回去公司上班,因为刚刚做了人流手术,两人不能在一起的,所以,郑紫静每天下班了就回家。而刘一野也是忙着办事处的事情,两人就只有在晚上的电话里诉说着爱语,诉说着想念。夜晚,郑紫静躺在床上,想着自己这几个月来的情感世界里,因为有了刘一野,才没有觉得孤单,而是幸福满满的;郑紫静知道,对于自己来说,刘一野就是她的全部,是自己整个世界的精神支柱,一切,都是因为这份爱。

  时间如白驹过隙,光阴荏苒,转眼间就到了年底,腊月二十那天,刘一野打电话给郑紫静,说自己要回去暨阳市了,公司里年底的事情很多,都是需要自己去处理的,让郑紫静照顾好自己。

  两人相安无事,各忙各的,郑紫静也是因为年底了,事情很多,所以,两人基本上是在QQ里诉说着相思,在心里想念着彼此。元宵节一过,刘一野就又回到了扬州市,由于办事处已经有员工了,不是很方便,所以当晚两人在外面的宾馆里开了一个房间,又是小别胜新婚,小小的房间里,两人四肢交缠,一时间春光四溢,满室香艳。

  从此,只要刘一野在扬州市呆着,郑紫静会想办法骗爸妈说在公司需要加班,住在公司了,或者干脆说去外面出差了,目的就是为了和刘一野在一起过幸福的两人世界。

  很多次,郑紫静想要刘一野去家里见自己的爸妈,而刘一野总是说现在还不是时候,何况两人相隔得远,在不同的两个城市,怕她爸妈不会同意的。刘一野还让郑紫静不要告诉她爸妈,两人的关系,说等他下半年在扬州市定局下来再说。

  夏天里的有一天,两人在激情过后,郑紫静就问着刘一野:“一野,你是真的爱我吗?”

  “我的静儿宝贝,我当然爱你的啊!”刘一野回答道。

  “一野,你既然爱我,那我们结婚吧。”郑紫静盯着刘一野的眼睛说道,心里却是在憧憬着结婚以后两人的生活

  “静儿,我们现在不说结婚这个事情,我想还早呢,等到明年再说吧,好吗?”刘一野说着这些话的同时,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焦虑,因为此时郑紫静提出了结婚,而自己还没有告诉她,自己在暨阳市是有老婆儿子的。

  刘一野和郑紫静说去卫生间一下,他一时间在脑子里快速地思索着,是现在就告诉郑紫静呢?还是以后再说?如果现在就告诉她,郑紫静就会立即离开自己的,想着郑紫静的年轻美貌,自己是真的舍不得她。但是不告诉郑紫静呢,就是对不起她,如果自己不能和她在一起,那么就是在耽误她,浪费她的青春。刘一野突然之间觉得这个事情在心里没有了主见,他在想着自己如果离婚,那么可以和郑紫静结婚,但是儿子才那么小啊,自己又是不忍心。刘一野脑子里一会儿想马上出去告诉郑紫静这个事实,一会儿又是想着郑紫静粉嫩嫩的脸蛋,想着这个,想着那个,终于,还是隐瞒的一面占据了上风,决定以后再说,走一步,过一步。

  刘一野走出卫生间,看着躺在床上玉体横陈的郑紫静,立时想到自己刚才的决定是对的,于是来到床上,两人又一番盘肠大战。

  九月一号,刘一野就又回去了暨阳市,而郑紫静今年的国庆节可以休假,她就把年休假安排在了一起,在九月二十五号,没有告诉刘一野,就偷偷地去了暨阳市,想给刘一野一个惊喜,又是就发生了文章开头的一幕。俗话说得好,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刘一野一直没有和郑紫静说他是有老婆的,现在想不到郑紫静一个电话就知道了。

  郑紫静想着想着,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等到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了。郑紫静坐起来,脑子里清晰地思索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应该赶紧离开暨阳市,忘了刘一野。想着自己一个人是害怕孤独,而两个人害怕的就是辜负,现在既然知道了刘一野是有老婆的,不管他是不是辜负了自己的爱,但当初是刘一野救了自己。郑紫静想,刘一野即使有千般不好,万般辜负自己的爱,他毕竟是自己爱过的男人,当初是缘分让自己遇见了他,现在这个劫数,就是命中注定的,终究是在劫难逃的,忘了他,就让时间来愈合这个伤口吧。唉!自己来一趟暨阳市,谁知道却是一场心伤的结局。郑紫静想着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如果还想紧握在手里,那么只会弄痛自己,就毅然地从手机里拿出手机卡,走进洗手间,丢进抽水马桶,一按水箱的按钮,看着旋转着的水流,一会儿,手机卡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郑紫静匆匆地洗漱了一下,走出房间,在前台结了帐,走出酒店,打车直去火车站,买了去扬州市最快的一趟火车,然后在候车室里等候着。可是,人非草木孰能无情?郑紫静想着这一年来,刘一野对自己的爱,自己对刘一野的爱,就情不自禁地有泪涌出了眼眶。过了一会儿,候车室里响起了去扬州市火车的检票广播,当郑紫静坐在火车里的硬座上,看着窗外那平行的铁轨,一瞬间,郑紫静终于发现,那曾经深爱过的刘一野,早在昨天,就已消失在自己的世界里了,心中的那份爱和思念,都只是属于自己曾经拥有过的纪念。

  火车开了,渐渐地驶离了暨阳市的站台,郑紫静看着窗外,想着自己才二十五岁,脑子里想着“我不是小三”,心里突然的就感觉到暖融融了起来。

  相关专题:

相关美文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我不是小三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