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感悟 > 生活感悟 > 文章内容              生活感悟

大年三十晚上有感

作者:雨荷 来源: 时间:2014-02-15 14:00:3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大年三十晚上有感

  翻翻日历,今年又剩最后一天了,2013年,即将从我的生命永远的消逝,我努力地伸手去抓,总想抓住点什么?能抓住什么呢?时间滑得像条狐尾,手心,空留狐过的痕迹,索性,在这岁末年初给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留点小记吧。以此,祭奠一下淌过我生命河流的2013。

  昨晚,小子说:“妈妈过年了,宝宝给你做顿新年大餐吧。”当这个光头小子轻轻带上门,搬上自己的小板凳爬上我家厨房操作台时,我正在看莫言的小说。当一杯杯壁上插着一片精致果的热饮出现在我的床头时,我惊叹于时间的魔力,曾几何时,那个细脖艰难支撑着大头的小儿,已经变成了一个爱心满满,古怪满满的臭小子。我不知道六岁的他是如何从热水瓶里倒出滚烫的开水,不知道厨房锋利的菜刀,在六岁小儿手里是如何切出如此精致水果的。可我知道,鞋柜里的童鞋又悄然大了两公分,很久,没给小子刷牙、洗脸、洗脚了。

  对镜自照,黑发里似乎又多见了两根刺眼的白。我常常指着06年的黄山合影对他说:“清纯的模样仿佛如咋!是谁偷走了我的青春?”“一岁年纪一岁人”,从前,我总感觉这话味里裹着一层悲观的色彩,比较反感。如今细细想来,这又何尝不是至理名言?单纯、任性、浮浅的青葱岁月伙同发黄的陈年影集永远地裹进了一个叫做“从前”的大袍子里。细看今天的相片,一举手,一投足间写满了成熟、稳重、淡定。相由心生,心由相变。常常,早上起床时,我习惯性地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听到左边呼呼,右边也呼呼,一种语难描之,歌难咏之,足难蹈之的感觉充溢五内。我知道,曾经放飞的心,回来了,这个回,叫回归,心,飞得太久太远,会累的,需要家来修复。

  时间是瓶奇妙的粘合剂,我和他,一个北极来的,一个南极来的,生活习惯差异之巨大,令人咋舌。有意思的是,两个彼此对立的个体经过时间的粘合竟能相安共容于婚姻的屋檐下。验证了出自《国语》的“和实生物,同则不继”的精准。不同的东西彼此和谐才能生出世间万物,所有东西都一致的话,世界也就不再发展,通俗地讲,叫互补。只是,在这粘合的过程中伴随着多少磨合的疼痛与艰难。

  时间可以熨平心灵上遗下的皱褶,亦可以在老人身体上刻下

  触目惊心的岁月之痕。有人说,人生就像韭菜,一茬又一茬地倒在钢水坚硬的刀刃下。父母,奔八的老人了,冬天,坐在太阳下,年轻的往事,像一场又一场的,从生命中刮过,他们能留住些什么呢?除了蹒跚的步履,佝偻的身躯,风干的丝瓜瓤一样的老脸,曾经年轻鲜活的生命失去了最初的水分,只剩下零星的枯枝、败叶而已。常常,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看到某个背影,像极了父亲,或者母亲,禁不住心头一热,待那人一回头,止不住热泪奔流“我爸要真有这么年轻,该多好啊!”这话,冯巩在春晚上说过,他说出了天下子女的心声。

  在远离家乡的繁华小城,我无数次听到父母站在冬夜里呼唤我的名字。我知道,我该回家了。冬天,我请了小长假,陪了父亲。大病后的父亲一边吃着我做的饭菜一边小孩子一样对我说:“丫头,看见你们回来我就欢喜,从心底往外喜!”妈妈也欢喜地围过来说:“我现在夜夜做梦,梦里老要起来给你们盖被子,眼一睁,床是空的,这才想起你们已经离家好多年了。”

  二十年前,父亲曾经感叹过:“日月如梭催人老,光阴似箭崭少年。”如今,他们是真的老了,而我们这些当初的少年,也成了少年的父或母了。时间,就像手中的沙,越想用力去握,越握不住。我知道,2013年,淌过今晚,又将成为历史了。?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大年三十晚上有感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