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感人故事 > 文章内容              感人故事

很感人的故事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

作者:邵长缨 来源: 时间:2014-03-24 21:09:08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很感人故事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

  医院,人生的起点与终点。

  娘躺在人生的终点线内,开始了生命的最后冲刺。

  终点的冲刺好难好难!娘的一双小脚在人生之旅中磕磕绊绊地奔跑了69年,凋落了红颜,疏散了骨架,强直了筋腱,枯萎了肌肤,生命之舟已载不动她疲惫的脚步,生命的韧带在年轮重锤的牵拉中,已细若悬丝。

  娘是佩带着“壶腹部占位性病变”的号码布冲线的。那号码的白光倏然一闪,一柄森然的利剑便刺进我的胸膛。我日夜守护着娘,一秒一秒地挽留着每一个日子,日子便一秒一秒地用剑尖戳痛我汩汩流血的心……

  终点的端线闪着诱骗的光,但娘不为所惑。娘,紧紧握着我的手,拒绝灵魂的飞升。娘掠过我的父亲和两个弟弟、三个妹妹,一遍一遍地发问:“您哥呢?您哥呢?……”

  我紧紧握着娘的手,时光在泪花中倒流。

  娘把我从泥土里捡来,我将娘的希望之帆鼓满。娘的磨棍上拖着一个个沉重的日子,我将娘的磨道复制出无数个同心圆。娘把冻烂的地瓜摊成一张张圆圆的期待,我将树皮野菜的苦涩咀嚼成美味的三餐。娘用败絮褴褛缝制出一个整洁的儿子,我把挤满红5分的学业轻轻泻落到娘的笑靥。娘把几根咸菜、半块糠饼连同贮满的温爱递给我,我把彻骨的感恩连同两行热泪还给娘。娘把我从禾田里送到城里,我把娘从禾田里接到楼上……

  也是这双手,拉着我的不惑之年和疲累的脚步,拂去我满身的尘,接过自行车包袱架上卸落的孝心,迎接我自城归乡的周末探望。等我走入茅屋,坐在膝前,娘深深的皱纹里便荡漾起澎湃的笑花,老屋里归来了一片和煦的春天。娘忙着剁肉,忙着和面,忙着包饺子,把一只只饺捏成大把大把的母爱。在娘的记忆里,饺子是我永远的最爱;在娘的目光里,我是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您哥呢?”

  我紧紧握着娘的手。那是一双修长灵巧的手,一双爬满老趼的手,一双瘦若枯竹的手。日月的利斧,风的刀剑,无情地剥蚀着娘的生命年轮,只有她的苦难,她的沧桑,她的慈爱,她的煦暖,在春光里站成永恒

  也是这双手,拉着我的儿时和梦幻,教唱一支烂漫的童谣:“小鸡嘎嘎,要吃黄瓜;黄瓜有种,要吃油饼;油饼喷香,要喝面汤;面汤稀面,要吃鸡蛋;鸡蛋有皮儿,要吃毛蹄儿;毛蹄有毛儿,要吃樱桃;樱桃有尖儿,要吃大官儿;大官儿吱嘎,不敢吃他。”也是这双手,教唱一支勤快的儿歌:“小花狗,带铃铛,滴里当郎到集上;买菠菜,买芹菜,滴里当郎再回来。”在记忆的心门里,没有比这再美的歌,没有比这再高昂的主旋律。在我记忆的心库里,没存储下娘的一丝愠色,一次怒骂,一回责打;有的,只是娘满脸的溶溶深爱和慈祥笑纹……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您哥呢?”

  我紧紧握着娘的手,时光在眩晕中倒流。

  娘把精血毫无保留地给了她头生的儿子,我把人高马大的身躯展示到娘的面前。娘把儿歌的小船摇给她头生的儿子,我把起锚的人生驶出港湾。娘把憨厚善良的云霓撒落给她头生的儿子,我把纯朴敦厚的虹霞采摘给社会人生……

  我好悔哪!当初为什么不选择手术刀而选择粉笔?为什么娘给我一双健壮的手我却拉不住娘陷落的生命?娘的声声呼唤是在留恋这个世界啊!是在生死界上拼力扳回拔河的绳索啊!娘是在留恋她的儿子呀,她的儿子就是她的整个世界啊!娘不想与她的儿子作最后的诀别呀,她的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家产啊!死亡的检票口,是一扇只准单向通行的门。娘多么希望再划出一圈圈圆满的年轮,再扬起一条条生命的弧线,在儿子的憩园里享用反哺的宁馨啊!

  儿子太孱弱了。在权势与金钱的汹涌中,儿子只能蹬出自行车的疯狂为娘请医抓药,只能拉出地排车的平稳为娘住院转院,只能泣血稽颡来感化白衣使者,只能藏着肺炎、发着高烧为娘作最后的守护。儿子的社会身高太低太低,儿子的政治体重太轻太轻,儿子的金血银腺太少太少。在这座小城里,儿子甚至无力为娘选择一所最好的医院和一位最好的大夫……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最后测量了我的体温便无限眷恋地去了。娘是挽着强烈的生之期待走的;娘是怀着无限生之迷惘走的;娘是带着深深的遗憾走的;娘是捧着儿女揪心的谎言走的。娘在生与死的临界线上,迟迟不肯挪步啊!

  医,你是如此和善,又是如此凶残!

  “您哥呢?”满耳都是娘的呼唤。极细切,极洪大;极逼近,极遥远;极渴盼,极失望……在时光的河床里,娘的呼唤被冲刷成儿女们刻骨铭心的思念!

  娘走时,几乎没留下什么,甚至连一句遗言也没有。娘把一生都给了儿女,娘便成了两手空空。

  娘住的老屋,早就有人在废弃的地基上盖起了新屋。娘的几件旧嫁妆有两件陪送了穷苦的大妹,另有两件陪送了远嫁的二妹。母亲留下的唯一财产是三儿三女。三个儿子都做了坚守杏坛的滴泪红烛,三个女儿无一例外地留守土地

  娘的病叫“胆总管堵塞”,B超提示“占位性病病”。“提示”是医学用语,意为“怀疑”,并非确诊。娘的病最终也没有确诊,不知是医生的无奈还是医学的无能。娘从手术室里推出来的时候,主刀大夫告诉我,胆囊内壁光滑,无肿瘤,我一时激动得泪流满面。谁知第三天,护士便送达了“心力衰竭”的病危通知书。那天傍晚,妻到医院要我回家吃饭。我一听,便断然拒绝。这样的时刻,我虽是多日没有回家,但绝不能离开半步。妻很顽固,只想到自己的一面,竟又问娘行不。娘用尽力气说“不行!”,没成想这一句恚话便耗干了娘全身的力气。他缓缓关闭了眼帘,像缓缓垂下两面沉重的大幕,只剩下一丝似有若无的鼻息。两个妹妹惊恐地围上去,一连声地喊“娘”。娘像从遥远的暗夜里被唤回来,睁开了眼睛,攒足了力气问:“您哥呢……”我听到了娘的呼唤,赶忙蹲伏到病床前,惊惶惶地瞅着娘。娘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握紧了我的手,如同抓牢了惊涛中的船舷。娘临行的这个夜晚,每次攒足了力气,都是急切地问一句“您哥呢……”。在娘松松紧紧地反复握手中,我读懂了娘的心思,读懂了娘的遗言,读懂了娘对穷苦日子的万分眷恋,读懂了娘在生命终点的惶恐和无奈。

  娘在临别时最舍不得的就是她的大儿子,而生之渴盼也全部寄托在我这长子身上!父亲没黑没白地在黑土地里流汗,二弟三弟守望教坛,我成了娘求生的参天大树。直到10年后的今日,娘的唯一遗言——“你哥呢”,仍天鼓般擂响在我的心头,擂得我愧疚无限,擂得我铭心锥骨,擂得我悔恨至死。我有一颗孝心,我有七尺之躯,我有一双壮手,但在帮娘和死神的拔河中,却惨败下来。我是输在缺金少银上吗?我是输在无权无势上吗?我是输在优柔寡断上吗?我是输在孝心不至吗?娘拐着一双小脚走得无声无息,走得牵肠挂肚,走得极不情愿。娘大睁着双眼走了,对人世间,对她的儿女,对我的老父,充满了无尽的眷恋。

  您走后,我只当是远行,不相信是永诀。我满世界地找啊找啊,就像儿时失散时的娘找我。娘啊,我找您找得好苦哇!我找您踽踽独行的小脚,找您微微龟驼的背影,找您储满大爱的笑容。但每当面对一位沧桑的老母时,我收获的都是彻底的失望和极端的沮丧。

  娘啊,您的小脚能支撑那无尽的步履吗?您曾说,您的小脚是从5岁时就裹好了的,比姥娘的还小,这一直是您的骄傲,又是您的痛苦。从那以后,我就留心看您洗脚,您先把圆锥形布鞋脱了,再脱掉软鞋,然后一层层扯掉裹布。当儿的目光触及你那锥形小脚的刹那,不由人一阵心颤。那是怎样一双小脚啊!大脚趾平直前伸,其余脚趾硬掰到脚底板下面,齐截截折断,列成一排踩到脚板下。娘的艰辛跋涉岁月,就挑在这5岁时的小脚上!

  娘夜夜入我梦中。您拐着一双小脚,迎候我从田野里背回沉重的草筐;您在老屋的门口为我擦掉身上的泥土,叮咛儿子走好上学的小路,渡好湍急的大河;您在如豆的油灯下为我补衣;您在弱弱的月光下为我做鞋;您在温馨的老屋里为我包猪肉白菜饺子……

  大梦方觉一场空,我只有如雨的泪泼洒着彻骨的思念。

  每一次都饥渴地呼唤娘归来,每一次呼唤来的都是失望……我呼唤了20年,呼唤了千万次,用啼血的心就这样呼唤下去,要您从那扇不可逆行的门里走回来,重新揽我入怀……

  娘啊,我想您哪!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很感人的故事 娘,紧紧握着我的手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