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爱情小说 > 文章内容              爱情小说

咫尺天涯(三)

作者:清溪潺湲 来源: 时间:2014-05-22 22:34:34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咫尺天涯(三)

  星空下的校园格外静谧,微轻拂的夏夜,在操场上漫步的两个人都很安静。偶尔传来几声虫鸣,悦耳动听。

  多年以后,清溪每每忆起当年情景,也会忍不住在内心感叹:如果,这一生,都只如那晚,牵着手,不停地走着,走着,也是好的。纵然是,白昼不再来。

  之后那些日子中,他们又一起看了许许多多的经典影片,《茜茜公主》《罗马假日》《乱世佳人》《卡萨布兰卡》《廊桥遗梦》......每次,大颗泪珠从清溪眼角滑下,萧寒总能最先注意到。他总是伸过长长的手臂,从后面环住清溪,轻拍她的肩头,温语安抚。有时候,清溪会温顺的偏过头,倚靠他结实的肩膀。

  除非萧寒主动提及,清溪从不探听萧寒的家世。

  (四)

  清溪站在弯道里侧,原本用来束发的淡粉色方巾在手中随风飞舞,如同一大朵桃花,浅淡、绚烂。

  几乎每晚,他们都一起散步。几乎每次,萧寒都会不自觉的引领清溪走到初遇的操场上去。

  萧寒上前,矫健纵身,跨上单杠,随即双手牢牢握紧。清溪站在不远处看着他,浅笑。萧寒略微运力,身体有节奏的荡来荡去。速度越来越快了,很快,他飞上了单杠。清溪吓得瞪大了眼睛,却见他双手已牢牢地抓着单杠,身体还在有节奏地荡着。萧寒笑声爽朗,“清溪,记得去终点等我,我拿三千米长跑的冠军给你”。“结果不重要,我陪你享受过程吧”,清溪悠悠的说。

  那场比赛,不只是体力的较量,更是智慧的角逐。中文系有三名代表参赛,比赛刚开始,势头就很明显,中文系有两名队员分别在左右两翼压制住了夺冠呼声最高的历史系选手。而萧寒,不紧不慢的紧随其后。随着比赛的进行,历史系的“铁塔”大哥越来越焦躁,几次试图甩掉压制他的两个人。然而那两人就像胶皮糖,始终粘着他不放。跑道上的选手越来越少,许是急火攻心,“铁塔”大哥忽然踉跄着奔到赛道以外,蹲到地上干呕起来。中文系的那两名选手顺利完成任务,先后退场。萧寒的脚步,似乎越来越轻快。每次他快到某个弯道的时候,都能看到站在弯道里侧的小人儿。她就那样静静的站着,不尖叫,亦不呼喊。她手中的粉色绚烂轻舞飞扬,带给萧寒无穷力量。最后一圈了,小人儿举起丝带舞动,萧寒加快了脚步,把第二的选手远远抛在了后面。

  一大团火红掠过,耀得清溪睁不开眼睛。“笑寒哥,你太棒了”,女孩的尖叫声刺得清溪耳膜生疼。再抬头时,清溪看见,红裙女孩腻在萧寒胸前,一手勾着萧寒的脖子,另一只手正在萧寒脸上涂抹汗 ,指甲上的蔻丹是炫目的宝石蓝。

  清溪不喜欢张扬招摇的女孩,一直不喜欢。多年以后,她在带学生的时候,遇到那样的女孩子,都会努力引导纠正她们的言行。

  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清溪觉得,人生最该修炼的是“闲谈莫论人非”。清溪未加入讨论者的行列,也不想打听,可是,有些声音还是钻进了她的耳朵。

  “看着没,听说她是副市长的女儿呢?”

  “怪不得,气场不一般啊!”

  “ 她的裙子真好看啊,得上千块吧?”

  “我看不止。说不定上万呢!”

  “知道吗?萧寒家境也不一般,别看他平时不说 。”

  ......

  潜意识里,清溪是有仇富情结的。

  萧寒找到清溪的时候 ,她正在小公园里看书。弯月形的石膏塑像里,圣洁的修女低眉捧读。清溪穿着一身素白长裙,面朝修女的塑像而坐,亦低眉捧读。她的长发低垂,遮住了一些光线。眼前的景象如同在画中,萧寒一时不忍上前惊扰。

  “清溪,我要离开一段时间妈妈安排我出去充电。”

  “去哪儿?”

  “北京。”

  “去多久。”

  “三个月......也许会拖到五个月。”

  清溪沉默了。她还没来得及问他点儿什么,他却要离开一段时间。清溪的双眼逐渐迷蒙起来,她努力压抑着自己。过了很长时间,清溪故作轻松的说,“没事儿,你去吧。能出去学习一下是好事儿”。

  那天,他们去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饭馆。清溪破例喝了一点儿红,很快就双颊晕红,灿若桃花。她的话不多,没有哭哭啼啼,也没有嘱咐叮咛。倒是萧寒,事无巨细的叮嘱一番。

  时间已近午夜,萧寒紧紧攥住清溪的手,凝视她的眼睛,一字一顿地说,“清溪,等我!”清溪喉头发哽,语气却异常冷静,幽幽地说,“如果有缘,天涯也相当于咫尺呢!”

  (五)

  寂静的站台,昏黄的灯光。广阔的夜空上,稀稀落落的几颗星子忽明忽暗 ,清溪小小的影子落寞、孤单

  “再见的时候,你,向南,我,往北,咫尺顿成天涯。”

  清溪枕着母亲躺在床上,母亲拉过毯子盖住清溪的脚,随即用粗粝的手指轻抚梳理女儿的长发。

  “清儿,你有心事吗?”

  “我只是,想妈妈了。”

  “我的清儿长大了,有了心事也不想跟妈妈说了呀!”母亲轻叹着。

  清溪默了一会儿,喃喃道,“妈妈,所谓爱情,到底是什么样的呢?”

  母亲用手指轻戳着清溪的额头,透过月光,她微笑着端详女儿。过了许久,母亲哑声叹息,“只要两颗心在一起,纵然远隔天涯,也是,近在咫尺的”。清溪惊讶,真是母女连心!

  母亲忽然剧烈地咳起来,她的肩头都在微微颤抖。

  清溪忽地坐起,薄凉的月光洒在母亲脸上,清溪觉得,母亲的脸异常憔悴苍白。她的额头沁了汗,却努力笑着。

  “妈妈,怎么了?”清溪如同一个受惊的小孩子。

  母亲腾出手拍拍她的肩膀,笑道,“傻孩子......妈妈......没事儿......睡吧......”

  清溪梦到,她抱着奶瓶睡着了,母亲轻轻推送着摇车,哼唱着世界上最动人的旋律。

  按照萧寒留的地址找到他家的时候,清溪眩惑了很久。虽说她对几何数字不敏感,却也能感觉到那是一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宽阔的绿化带,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花木葱郁其间。

  犹疑了很久,还是按响了门铃。

  门里站着一个雍容华贵的中年女人,“是清溪吧?快进来”,她语气温和。

  客厅很宽敞,迎面墙上是巨幅泼墨山水。茶几上,整齐的摆放着一套精致的茶海。

  “清溪啊,你先看着,我去给你洗点儿水果,小阿姨出去买菜了”,萧寒妈妈递给清溪一本相册。

  后来,清溪每每回想起那一场造访,总是懊悔不已。毕竟,自己是不属于那个世界的。

  清溪细致地翻看相册,每张照片上,都是两个人。清溪知道,照片上的英俊少年是萧寒,可是,那个美丽女孩是谁呢?没听说萧寒有妹妹啊。

  翻到最后一张的时候,清溪终于认出,那个女孩,正是红裙子许珏。照片上有拍摄时间,就是几天前。

  照片上,姿容姣好的女孩倚靠在英挺的大男孩肩头,笑容灿烂。而那个青年男人,亦是眉眼含笑,斜睨着女孩。

  照片背景的四个大字极其醒目,“一塔糊涂”。清溪知道,那儿,应该是北大未名湖,她做梦都想去的地方。

  清溪恍惚起来......

  “这是小珏,和笑寒从小一起长大的,应该说是青梅竹马了。”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咫尺天涯(三)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