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心情故事 > 文章内容              心情故事

你好,30岁

作者:抑制秋膘 来源: 时间:2014-11-30 14:37:1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你好,30岁

  2013年6月,有点热,难得的周末,一个人窝在家里,坐在飘窗上,听着轻音乐。很多的时候都这样,我说不出自己的悲喜。一个人过着大段大段这样的时光。黄昏的时候,江游在微信上冒了出来,我们从来没有用微信聊过天。

  “徐然,有件好事想和你分享。”

  “什么好事?”

  “嗯!”

  “爱说快说,不说拉倒。”

  “徐然你怎么还是这样子,什么事情都不以为然,真不晓得你在乎的是什么?”

  ……

  “徐然,你还在吗?”

  “在不?”

  ……

  “就是想告诉你,我要结婚了。”

  我说不出来当时的心情怎么形容,有点点苦涩,或许不是一点点。又或许还有其他的情绪。拳头有点伸展不开,心跳有点快,眼泪好像要流出来了,脸上应该是挂着一丝苦笑,心里面一下子有点失重,好心情吧唧掉在地上。但是,我还是徐然。

  “恭喜你,什么时间,地点?我看看我有时间去没有。”

  “现在还没有定具体日期,大概在8月份。”

  “好的,定下来,通知我,我好安排时间。”

  “徐然,我是说我要结婚了,和别人。”

  “恭喜你呀!”

  “徐然……”

  “哦,我有事要忙,定好日子告诉我哈。回聊”

  ……

  “徐然,你也不小了,遇见合适的就考虑一下吧,不要老是一个人,怪孤单的。看起来也让人心疼。”

  看看屏幕,真的就差点笑出来了。我让人心疼吗?无聊!

  ……

  《我在丽江,我不是文艺青年》

  大学毕业那年,赚足了银子去了一趟他们口中的丽江。那个地方是不适合我的,散慢的调子,没有目标的人群,什么地方都可以停留,围观,什么人都可以招呼,闲聊。什么女人都可以引来搭讪。一颦一笑都包含很多暧昧。我不害怕陌生,但害怕陌生人,害怕陌生男人上前来对着自己意味深长的笑,最重要是,我不喝;一般情况下不喝带有色素的饮料。可能是从小生长的环境因素,伴着师母雷厉行的性格长大,让我觉得,生命就是用来燃烧的,所有的休闲和散漫都是懒惰的借口,我不喜欢那样的人群,不喜欢那样的步调,不喜欢油调调的男孩子,更重要的是,我不是蒙娜丽莎,可以对谁都微笑

  到达丽江的第一晚,因为路上一直睡觉,还没有见到青山绿很蓝天白云之际,一个人穿梭在木质结构的古城里,隐约有一种古老的气息压抑着,整个人就不舒服起来,道路两边一水的酒吧,各种表达文艺的音乐,各种表达荷尔蒙的灯光,各色男女,各种笑声,各种觥筹交错,各种光怪陆离,各种无法言说的和谐,所有人都可以谈笑风生,没有生活的烦恼。没有物欲,只有精神。我就像一个来自外太空的怪物,低头,快步。

  “嗨,美女,走那么快干嘛,都等你好久了。”我捎带惊慌地抬起头,几个男生松垮垮地倚在酒吧的栏杆上,嘻嘻笑笑。应该不是叫我,因为不认识。同时,也为自己的惊慌感觉丢脸,真没见过世面。低头,继续走。

  “哈哈哈哈哈……,你看美女还装认不得,就是叫你勒!”

  在确定他们是在叫我后,暗自深吸了口气,然后回头,云淡风轻地笑了一下。继续前进。这不是装文艺吗?真虚伪。

  是的,我害怕陌生人,害怕交朋友,害怕没有目的的生活。找到酒店,已经很晚,自己泡了包方便面,吃着自带的零食,计划明天回去的时间和路线。才到来就想着离开,第一场旅行,不愉快。我还是习惯在自己习惯的调子里生活。

  一觉醒来,开机一看接近11点,所有昨晚的计划又跳出计划之列。管它了,既来之则安之。叫了午餐吃罢,抱着电脑到酒店天台,天蓝得像刚清洗过,因为来自浑浊的城市,第一次觉得值了。叫了杯摩卡,写了篇博客《我在丽江,我不是文艺青年》。

  没多久就有叫乌卡卡的读者评论“我在丽江,等待你出现。”当然,最总我没有出现。我属于那种富于想象,却只停留想象的人。何况几天前,教授都还在课上强调,女孩子在外要懂得保护自己,现在坏人太多了。才离开学校,慢热,自我保护这些原因都注定了我不是一个会脑门一热就冲上去的物种,何况成长在一个教语文的家庭,从小的教育就是要优雅。我没有学来优雅,但残留了酸腐和莫名的清高。但是,我们成为了虚拟世界里面的朋友,因为虚拟,所以天南海北地聊,也聊得开心

  后来,我也发现了自己在虚拟世界比现实中要会聊天;也比现实中明媚。

  2012年我和陈乔去上海参加一个会议,席间乌卡卡在**上说了句神乎其神的话。

  “感觉到你就在我周围。”

  然后我们交换了各自的地点,才发现,就坐在彼此对面。错过丽江5年,却在上海遇见。

  他叫江游,我们一起去了外滩、东方明珠。一路上他都在感叹缘分的奇妙。而我终究不是文艺青年,他就像众多异性朋友中的一个,并没有他说的那样奇妙。

  现实中,我不是一个话多的女人。江游一直在找话题,都被我浅浅一笑无法继续。后来他就和陈乔聊起了我们的相识,然后两个人去感叹,我就在一边看他们如同在丽江酒吧的男女,那样融洽,随意。我不长情,但回忆像打翻了一样涌出来。

  上海过后,我们交换了名字,交换了手机。而我却收回了语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经常打电话来问一些超级家常的事情,我也是有问必答网,不多半句。

  2012年冬天,我迷上了编织,只会简单的。于是疯狂地织了很多围巾,周围的人都人手一条。江游说羡慕,我也给他织了一条。于我来说,没有什么特别的含义,就是用我的爱好帮组朋友而已。他却变得奇奇怪怪的,陈乔说江游喜欢我。于是我对他说,我并没有考虑交男朋友,在自己还一事无成之际,绝对不踏入情感一步,让他不要浪费时间。江游说好,如果我到30岁的时候还没有遇见合适的人,那么就来娶我。我说可以,只要你能等到我30岁,即使那时候我依旧一事无成,也嫁给你。于是,我们就有了这个滑稽的约定。

  年轻时候的约定,有好多是守约了的?生活毕竟不是故事,只要有浪漫就能天荒地老的。每个人的时光都在自己的身上流淌。顾着自己的时候,别人也就流走了。

  我的生日,陈乔莫名闹脾气。虽然不是文艺青年,但我知道他们看对眼了。于是我离开了陈乔自己出来租房子,离开了原来的公司。我没有说,我们的约定还是算了吧,也没有说你一定要守约。就这样,就算了吧,散了吧!

  陈乔没有告诉我她结婚的事情,江游也没有告诉我具体的时间。我也就节约了一笔钱。2013年8月,失落了一周。

  2014年1月陈乔说她小孩子出世了,按照年少时候的约定,孩子要叫我干妈。我笑着恭喜,心里却在说,我们还约定了做彼此的伴娘。可能是有些约定可以守约,有些约定就算了。

  在江小乔的百日宴上再次见到闺蜜陈乔和江游。席间同学们谈论起来,说起来大家都快30岁了。我说是啊,快30岁了。有一种记忆就被打开了。有一个男人,1年前在一个女人那里撒欢,又在另一个女人那里许偌30岁。

  酒过三巡,当然,我和陈乔是不喝酒的。陈乔却略带醉意地开玩笑:“然,还会想念我们家江游吗?”同学们大惊失色又满是好奇。我浅浅一笑,心里想着给她一大嘴巴子。却也只是笑笑。

  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来说,价值就只有那么一点,消费完了,就是废物。何况,江游于我来说的价值一直就是那么一点,站在朋友的立场,他就是一个朋友,不怎么联系的朋友。至于那个30岁的约定,什么都不是。只是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好笑。

  ……

  家人们从来都不会明目张胆的关心我的个人问题。师母偶尔提起一次,外婆到是每次都会问。大概的意思就是他们年纪大了,希望看到我成家立业。其实我一直不太懂得怎样和别人相处,家人也一样,小心翼翼,害怕伤了和气。我想说,我一直在等待缘分的到来,从来都不曾抗拒。但实际是,我害怕未知的人和家庭。所以每次,都是一笑而过。

  “小然,你都快30岁了。”言简意赅,意思大家都明白。

  30岁怎么了?像一个魔咒。是30岁该有的魔咒,还是我命该如此?相同的闹剧,就在30岁来临之际轮番上演。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你好,30岁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