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生感悟 > 心灵鸡汤 > 文章内容              心灵鸡汤

越冬的蚊子

作者:心无寂寥 来源: 时间:2015-02-04 20:14:11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越冬的蚊子

  (这是一篇几年前写的短文,今天看到,感触颇深,就把它放在了这里。)

  暖冬。专家又说今年是个“暖冬”!但是今年冬天却特别的冷!大概“专家”都是“钻在家里”不出来吧?

  清晨,一系列“是可忍孰不可忍”的物质逼着我哆嗦到卫生间。坐在马桶上,想中午吃什么饭,我总是在早上醒来就思虑午饭问题。无意间,我发现墙上伏着一只蚊子。它死了吧?我想。可又不像,那么光滑的瓷砖不可能挂得住死蚊子。

  为证实这一点,它的一条小细腿动了动。已是数九寒天,怎么还有蚊子活着?它靠什么活下来?还吸血吗?一会儿起来把它打死。我继续思考午饭问题。抽屉里还有一百块钱,买点荤腥的吧,花个十几二十块钱,妻子和孩子都需要补。

  从卫生间出来,又想起那只蚊子,返回身看到它还伏在那里,我举起右手,手掌就快要拍到它了,它依然不动,它到底是死是活?我禁不住想用食指去碰碰它。却在似触非触之时,它轻轻地飞了起来,然后落在我的肩头。看来它已经没多少力气了。我忽然闪过一个念头,遂把它扛到了更冷的环境——封闭的阳台。我要看它究竟能在严冬挣扎几天才变成标本。

  上午买菜我一般是去群众们都喜欢的早市摊。兜里揣着厚厚的一百元钱(因为我把它换成了零钞),手伸进去攥着它们,感觉暖暖的。买点什么菜?先问问豆角的价钱。

  “豆角咋卖?”我问小贩。

  “五块钱一斤。”

  “五块?!”我明显感到自己夸张的嗓音。

  菜贩倒被吓了一跳,很快他就习惯而熟练地说:“我还没敢说五块五哩!”

  现在的市场经济是否已自由到连物价部门都不再干预了?算了,买鸡蛋。然而鸡蛋的价钱却直追肉价!还是买肉吧,吃肉更划算!——这年头逼着人吃肉!

  我花了二十多元买肉、买鱼,以及便宜些的菜叶儿。走出乱糟糟的菜摊,一眼看到“代收电费“的醒目招牌,忽记起老婆嘱咐该交水电、煤气费了。我又拎着东西忙活着交完各种费用。 至此,手中攥着的小钞不再厚实。渐渐传来一种冰凉的感觉。

  厂里已经停产两个月,说这两天要发的生活费却还没有消息。下午得去看看母亲,蒸两锅肉包子给她带去些。要想再买些什么,钱就不太够了,还得留出明天的生活费呢。要不,再去银行取一点吧。取个三十、五十的又能坚持五、六天。

  到银行,我拿出同样冰凉的储蓄卡递进去,里面一位长相甜美的营业员问:“取多少?”

  我说:“三十吧。”

  她惊诧地看我一眼,说:“对不起,现在没那么多现金。您应该提前预约。”

  “啊?三十块钱就得提前预约?!”我的嗓音又一次夸张。

  甜美的她惊诧了:“三十——?”那个“十”字拉得长而尖!就像超市里宣传廉价物品的扩音喇叭。

  里面传来一阵哄笑。受惊的她也耸笑道:“我以为你说三十万呢!”我回家了。

  我在卫生间里洗手,又看到了那只蚊子。它在高高的的墙壁上,我够不着它。它居然顽强的飞了回来!不可思议。它的肚子饱满,使我联想到别人手上鼓鼓的黑色钱包。我盯着它,它也在看我!我像是出现了幻觉,只见它的身体开始膨胀,它的眼睛越来越大,它是双眼皮!可爱的双眼皮蚊子,这么冷的天你居然还在硬撑!

  中午饭妻子和女儿吃得很开心。并议论着电视里播放的正在蹿红的某明星。妻子说、“人家演出一场已经能挣几万块了吧?”

  女儿说:“几万?十几万怕也不止!自从张导演评论过她后,她就身价倍增了。”

  妻感叹:“一个人只有被别人肯定了才有价值呀!”

  女儿回了一句:“不对,应该是只有做出价值才能被别人肯定!”

  旋转的地球,颠倒的另一面,仍是正常的。

  下午出门,摸着兜里薄薄的零钱,我琢磨着干什么事情挣钱。似乎任何事情都有太多人去干。哎,还有什么事情没有被人用来当做赚钱的手段?不用做事就能挣钱的是什么职业?那就只有拾钱了。

  从我身边超过一个抱着孩子的少妇。孩子面朝我,他手上居然玩着一张百元大钞!怎么每个人的手上都有钱?如我想象,没走多远,那张大钞就被孩子玩掉了,那母亲不知道。我赶紧看那孩子的反应,孩子也在看我。他调皮的眼神似乎在说:“归你了,拿去挥霍吧!”

  我紧走几步拾起大钞。忽听到一个声音:“你的钱掉了!”我确定这不是我的声音。

  可是那少妇却回过头,分明在冲我微笑着说:“谢谢你!”四周没有别人。

  “不客气。”又是这个声音,极细小。我相信这不是我说的,但我感觉自己的嘴在动。我把钱递还给她。他们的身影在我眼前渐行渐小。而那本该任我挥霍的百元大钞却在我脑海迅速放大、放大,甚至连号码都越来越清晰:8888888……

  我又看到百元大钞,是我的母亲塞进我手里的,三张。她说:“你厂里停产了,没有工资吧?先拿去应个急。”

  我言不由衷地推辞,话音就像对那个抱孩子的母亲。原来人无论过了“而立”还是什么立,都立不过他的母亲。母亲告诉我,弟弟去干临时快递工,送一份快递挣一块五毛钱,一天也能送个三四十件。我忙电询了弟弟,他说快递公司尚需人手。我大喜,并想到邻居家有个旧电动车闲置着,他们早就说借我用。那样的话我一个月也可以挣一千多元了!

  我想到家里的那只蚊子,一只柔弱的蚊子尚在冬天里拼搏,何况我这个自称高级动物的人,还能熬不过这个冬天?

  回家的路上接到电话,说厂里救济的三百元生活费发了。我的手心又暖起来。看来这世界总会给穷人一条活路的。

  当晚,我喝了些。睡到半夜觉得热,光着胳膊起来到卫生间方便。不经意间,发现那只蚊子竟趴在我的小臂上!这也太放肆了吧!不过此刻,我倒希望它吸一点我那贫乏但对一个蚊子来说还算富余的血液,可它没吸。我甚至看到它纤细而透明的肠子,它的肠子是那样干净。这使我联想起一句话:世上一切美丽的肉体都不如一个干净的灵魂。但这蚊子究竟靠什么支撑着活下来呢?也有别的救济吗?如果此时我一掌拍下……我想试试。

  就在我抬起的手落下的同时,它不见了,四壁搜寻不到。只有耳畔掠过蚊子自由飞翔的声音。我蓦然醒悟:这世界也在逼迫我,于绝境中体验生存的快乐!越冬的蚊子很执着,它要挺过严寒,去看下一次春暖花开!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越冬的蚊子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