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亲情故事 > 文章内容              亲情故事

回娘家

作者:清影儿 来源: 时间:2015-07-23 22:44:56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回娘家

  刚从娘家回来,我又开始想家了,今天是大年初三。

  初一下午,我们一家三口要坐火车去妈妈过年,是下午两点多的火车。按照我们这里的习俗,最早也是初二开始走娘家,多数人家都是初三或者初四才开始回娘家。初一时家家都在过年,路上的行人少,火车上的人也不多。

  结婚有十多年了,从一开始的两个人,在二十一世纪初,我的小家便发展成三个人。不管是两个人还是三个人,每年初一便回娘家,这个习惯却一直维系着,不曾改变。

  娘家从一开始的两间土墙瓦盖的民房,到我生孩子那年新盖的两大间砖瓦房,家里的条件越来越好了。如今,妈妈住在两室的楼房里,不用再每天早起就受着烟熏火燎的罪——点火烧炕。因为妈妈对点火烧炕这件事总是做得不太好,灶坑里冒出的浓烟会布满屋子,呛得人睁不开眼,呛得人直流眼泪,要敞开门放一会儿,等到浓烟都被放走了才行。

  而到了冬天,因为天寒,早上没点火之前,家里的厨房便经常上冻,缸洗脸盆等盛水的地方都会浮有一层冰,那样的辛苦可想而知。自从家里买了楼房,平房烧火的烦恼便没有了,就连冬季早上家里冷,妈妈会冻着的担忧也不存在了。

  自从妈妈家搬进了楼房,过年过节我们这一大家子便会聚在妈妈的楼房里。

  坐火车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行程便到了妈妈家。妈妈家就在火车站附近,下火车,脚踩着积雪,嘎吱嘎吱的声音很清晰地传进耳朵里。眼看着妈妈的楼房就在车站这里,我们迈着欢快的步伐,伴随着孩子嘻嘻哈哈蹦蹦跳跳忽前忽后地穿来穿去的,我们走了几分钟,便到了。

  刚进家门,满桌子的饭菜就映入眼帘。有红烧排骨、大鹅炖酸菜(这是近几年过年家里必备的菜)、皮冻、烤鱿鱼片、干炸笨鸡、炖大鱼头、干煸小鱼、绿豆芽拌凉菜、刺嫩芽、猪蹄等十个菜。

  哎呀,回来了,快进屋。满屋子的家里人,看到站在门口的我们招呼着。

  回来了,挺快呀,正说着你们呢。妈妈也凑了过来,脸上洋溢着笑容。

  几瓶啤被放到桌子上,碗筷也摆了上来,丰盛的新年大餐开始了。

  红烧排骨是大姐夫的手艺,排骨被烧得深红色,有两三厘米块头,肉质敦实,实称而不硬;大鹅炖酸菜满满的一小钢盆,一如既往地是今晚的主打菜肴,鹅肉切得块头比较大,酸菜哩哩啦啦地撕缠着每块骨头和肉,因为有酸菜的调剂,鹅肉油而不腻,烂乎的,咽下以后细品,还有微微的酸菜与肉的混合味道,吃了一口还想第二口,无愧于“最爱”的称呼;那个鸡肉,我夹来一块,肉感的硬度与排骨差不多,吃起来也是香味适口;皮冻是姐夫新做的,我夹了一块,很结实的,比市场上买来的要厚实很多,蘸着蒜泥放进口,滑润的,微微的辣味,小小的凉意顺着嗓子便进入肚子;几穗冻玉米,煮熟,分着吃,入口软,细嫩,微甜。美味,每个都那么可口,使人不吃得肚子滚圆不下桌。

  正月初二吃过早饭,姐姐带着我和我女儿,一起出去走走。

  这几日,气温明显升高了,零下八九度到零度。河里的冰冻得很结实,积雪覆盖着大河面。河边的苞米垛堆得高高的,那几头牛默默地咀嚼着苞米叶,不时地抬起头看看我,依旧低下头咀嚼,寻找着可口的玉米叶。有一头七个月大的小母牛,鼻子上被戴上了一个彩色的圈子,据说,那样可以忌奶,那个东西碰到母牛,它就会踢小牛。河面上有几个小窟窿,那是为了饮牛,或者是来这里洗衣服用。

  走向老家的后山,近中午,这里一片白雪皑皑,雪的世界。我上高三那年,家里搬到这里。春夏秋季这里生长着应季的山野菜。而自从来到这里,我便很少上山了,对于这片山野,我是有点陌生的。如今,这里已经不是我们的家。

  年前,姐姐给我准备了一只大鹅,冻在仓房。拿出来缓冻,姐又从酸菜缸里拿出两大棵酸菜,细细地切了,洗了四遍,备好。进入内屋,我们又开始聊天,这家有谁考上学了,那家谁上班了,东家的小孩念到小学就不上了,西家的人出门打工赚钱了。说着话,姐也不闲着,一会出去刮豆腐渣,一会出去端水,家里的活总不断。女儿闹着,大姨,你炖大鹅的时候,我要看着,我看你怎么炖?我才想到,来到这里,孩子看到的一切都是新鲜的,因为她自小在城市长大,期间,只有有限的几次是跟着我回来玩。女儿还曾经闹过这样的笑话,那时她大概是两三岁,姐站在妈妈家的猪圈前,乐得哈哈的,二三十米远都能听到姐大笑的哈哈声。因为女儿指着猪叫着,牛!牛!我听到笑声出门后,姐姐告之我,我便想起“指鹿为马”这个成语,虽然寓意不同,却也有相似之处。多让孩子到农村走走,也是让她长见识啊。

  正月初三的早上,六点钟,我们准时在闹表的响声下起床。穿衣、洗漱、叠被、收拾要带走的东西。他和妈妈往手拎袋里装着酸菜炖大鹅。我走过去的时候,他们已经装好了。妈妈的左手都是鲜血,红了半个手,那颜色吓人。他和妈妈都说,不知道怎么弄的,刚看到,就这个模样了。妈妈去找创可贴,我拿来一个新的塑料口袋,把血淋淋的装好菜的袋子替换好。看到妈妈的手还没处理好,马上让她用清水洗好、用创可贴包好。刚才,我在房间里收拾兜子,告诉妈妈,先别急,等我马上去装大鹅炖酸菜,妈妈是闲不住的人,没想到,只一会的时间,便满手都是血了。

  乘着轰隆隆的火车,妈妈家的小镇子在飘雪的冬季,顺着车窗外朦胧的白茫茫的山野,光秃秃的树枝,渐行渐远。想起妈妈昨晚说的,你再住两晚,让他俩先回吧。而今早,我们三口人一起踏上了归程。坐在火车上,我甚至想,下午再坐车回家陪妈妈,陪妈妈说会话,陪妈妈晚饭后出去走走。

  临出门时,妈妈开着门和我说着话,回家把大鹅热热吃,热上馒头,做点粥……我听到楼下他们俩离开时开楼门的声音,妈,我得走了,不赶趟了。我跑着下楼。

  记忆中每次回家总是这样匆匆,而每次都有妈妈叮咛的话语,和遥望着我离开的眼神,那样不舍。

  那次暑假,我带着孩子回家。门前的小河里的石头清晰可见,哗哗的流水声,十几米宽的河水,最深的地方到膝盖那么深。我右手拿着鞋子,身上背着背包,背着孩子趟河,刚走到一半的时候,听到有人大声地喊叫,我回身,便看到了。妈妈正站长家门前的岸边,大声地对着我喊,给你拿点鸡肉,你怎么不拿呢,听着没?一遍遍的,重复着。一阵阵吹来,顺着风声,妈妈的话变得越来越清晰,她还是执着着,你快回来取鸡肉啊?我懂得,她想让每个人都能吃到好吃的,尤其是对于我。

  记忆中的事变得越来越清晰,那年我高中,休息的时候回家,在饭桌上,我和妹妹吵了几句,从厨房回来的妈妈不问青红皂白,便把妹妹一顿骂,妹妹哭了,而我却什么也没说。也许是我单独在外,也许是我总是乖乖地不忤逆爸爸和妈妈,也许是我听话地好好学习,成绩还好,所以,爸爸和妈妈给了我过多的爱。即使是他,我的爱人,在家里也很受欢迎。

  躺在家里的床上,想着妈妈的手,心里有些酸酸的,流了那么多鲜红的血,一定会疼吧。

  知道我们要早走,妈妈早早起床热了饺子,虽然我们一再说,回家再吃饭,早上不吃了,但是妈妈还是坚持着,她的话语并不多,只是做着自己要做的事情,她要把那些菜装进新口袋,然后让我带走。忙碌着,到后来居然满手都是血,那样鲜红的颜色,就这样突兀地刻在了我的脑海中。即使那样,她还是没事一样。

  妈妈昨晚说的话,我还记得,你能不能晚回去两天,让他俩先回去吧。泪水无声地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我想妈妈了。

  妈妈的话,妈妈的叮咛时刻伴随着我,每当我无助时,就会想到,妈妈在无怨无悔地支持我,在她眼里,我是最好的孩子。

  每当遇到困难,遇到委屈的事情的时候,想到妈妈,我便浑身充满了力气,我知道,在妈妈的眼里,我是最好的。妈妈的爱会一直伴随着我,而我是她的孩子,我是最幸福的。

  相关专题: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回娘家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