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文章 > 爱情文章 > 文章内容              爱情文章

壁虎的爱情

作者:叶征球 来源: 时间:2015-10-13 11:30:01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壁虎的爱情

  五月十二号,很平常的一个日子。

  大四,除了查查资料写论文,或者有一搭没一搭地联系工作之外,基本上都闲着。下午没有必修课,龚小莉在食堂里潦草地吃过中饭,收拾一下,准备去找虎子。

  街上人头攒动,像满地熙攘爬走的蝗虫。龚小莉招了一辆人力车,吱吱呀呀地蠕动。爬坡上坎时,胡须拉杂的汉子索性屁股离座,弓起腰板,吃力地蹬踩,全身有节奏、有规

  律地左右扭动。

  龚小莉环抱双臂,静静地看着虾米似的中年车夫的背影,自然就想起虎子。

  从高中就开始恋爱。龚小莉家穷,虎子一直偷偷在自己生活费里挤钱给她用。龚小莉拒绝,虎子就变着法子帮她。

  后来,龚小莉考上这所大学。虎子落榜了。

  他也扛着行李随龚小莉一起进了城,面对着陌生城市的璀璨灯火,他们依偎着。虎子缓缓地说:“你只管念书就行了,我打工,收破烂,或者摆个地摊,养活咱俩很简单!”

  龚小莉眼里荡着几层浪花,柔美似月。

  虎子先在工地上拉钢筋、拌泥、钉模板;然后用全部积蓄盘下一间小店,狭窄逼仄,蹲缩在胡同深处,卖些鸡零狗碎针头线脑。晚上打烊了,就去跳蚤夜市扛货包、打短工

  。

  日子紧巴紧捏,但也过得下去。

  午后的阳光慢慢地烤人了,人力车晃晃悠悠的,龚小莉昏然欲睡。

  不知怎么了,近两年,她与虎子老是争吵。她不顺眼虎子身上越来越浓的市侩味,逛街买东西时,一葱半蒜地计较。闲着,还总是捧一本油渍渍的电工书瞎琢磨。

  有时,龚小莉莫名地发火:“你能出息一点吗?”随手将他的书夺过来,远远地甩进胡同里。

  虎子乐呵呵地瞧着女友,不急不躁。

  龚小莉觉得,以前虎子的憨厚朴实,如今变成了窝囊和庸俗。像老家乡下那些木讷的农民,——而摆脱那个千年不变的氛围,是龚小莉追求的终极目标!

  好几次深夜,她听见生命中许多东西在轰隆隆颓坍,如地震一般。接着,一道无形的峡谷,在慢慢开裂,慢慢扩大。她孤零零立在灯火阑珊处,与虎子、与过去变得遥不可及

  。

  惊醒,是一场冷汗淋漓的噩梦。

  已经几个月了,龚小莉没来找虎子,也不许虎子去大学里看她。有时,任电话一遍一遍又一遍响着,她就不搭理。

  虎子还是每月去银行,毛票兑成大钞,往龚小莉的卡里塞钱。

  “哇,小,小莉来啦!”刚进店门,虎子乐得大叫起来,黝黑的脸膛上绽开喜悦的笑。

  龚小莉微皱眉头,轻轻地嗯了一声。

  房子突然剧烈地晃动着,店里所有货架都像醉汉似的,摇摆起来。噼里啪啦,哐啷咔嚓,物件乱七八糟飞着。巨大的轰隆声爆炸开,房屋倒了,全世界陡然漆黑,什么都没有

  了……

  也许过了几个世纪,龚小莉模模糊糊地听见虎子的轻唤:“小……莉……”声音微弱如蛛丝,可能随时都会扯断。

  “虎子,虎子!”龚小莉才知道自己还活着,她很害怕,急切地喊叫。双手在黑暗中摸索,大腿被一架柜子压着,无法动弹。

  “小莉,地震了,别怕!”虎子说,“我就在,在你旁边,不怕,有人来救的。”

  “虎子,我会死的!”龚小莉呻吟着,哭腔说。

  “不会,傻瓜,咱们都……不会……”虎子停顿一下,说:“都不会死!”

  时间像割着肌肉一样,每一秒都剧痛而又难熬。偶尔还会听见一些心惊肉跳的倒塌断裂声音,龚小莉感到自己是半截人,整个下肢都是麻木的,没有丝毫知觉。

  “小……莉,给你,一瓶水。”虎子说两三个字就停一下,似乎很累。他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里,摸索到一瓶矿泉水。

  龚小莉循着声音方向,双手颤抖地乱探,终于够着了。饥渴、疼痛与恐惧早已熬得龚小莉近乎崩溃,她急不可待拧盖子,咕嘟咕嘟地喝,像一个垂死的囚徒。塑料瓶外面粘稠

  稠的,散发着腥味。“虎子,虎子,你还在流血?”

  “呵,呵,没事,你莫睡觉!我,讲个故事,你听。”虎子幽幽地说,“讲个故事,马上,就来人了。”

  说有户人家装修,用木板钉了一面墙壁。几年后,拆房子时发现,木板背面钉住了一只壁虎,除了轻微地左右蠕动一点,它根本无法逃走。

  主人很纳闷,钉住几年的壁虎,怎么还没饿死呢?

  虎子断断续续地讲着故事,声音越来越低,仿佛从地底下传来。“小……莉……给你,饼干,呵,呵,我又摸到,一包饼干!”

  龚小莉闻到饼干袋外面浓烈的血腥味,直冲得她肠胃痉挛。

  主人悄悄地躲着看,终于发现,原来是另外一只同样苍老的壁虎,衔着蚊子、苍蝇之类的食物,一次次地来喂养它。——壁虎的爱情!

  “莉……别睡,马上,来人了。”故事讲完,虎子似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我再,摸东西,给你吃……”

  “虎子,虎子!”龚小莉凄厉地叫着。

  一切都归于宁静了,像史前洪荒一般。龚小莉在黑暗中绝望地捶打木质的货柜:“救命啊,来人啊!救救我们!”

  ……

  三个月以后,龚小莉出院了。她刻骨铭心地记着,救护人员描述的现场,是那个血肉模糊的躯体扛住一根倒砸的粗梁,才使她幸免于死。

  龚小莉坐着轮椅,面对虎子的墓碑,叨念:“你傻呀!那天,我是去找你分手的。你这只傻壁虎!”

  喃着,喃着,就泪如下。

  相关专题:爱情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壁虎的爱情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