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文章内容              爱情故事

初恋(二)

作者:我不可知 来源: 时间:2015-10-26 16:27:52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初恋(二)

  3

  前桌那两个男生比较真诚的。无论是宋上诗,还是车奇,说话的时候都很真心,不会虚浮,花言巧语,他们眼神深陷,带着书生固有的对真理的执著。当他们互相交谈的时候,总是把自己的疑问说出,等待对方的分析回答。尽管有时候两人的对白有冲突,有各自的看法,但很快就能理解的对待对方。从不大声吵闹,说话声温柔,又充满遐想的柔情缱绻。这两个同桌真的要好的要命,天生适合坐在一起,成为最知心的朋友

  米莎带着憧憬的幻想,假如自己有个这样的同桌,能够了解自己,和自己情趣相投,一起做同样的事,比如雕刻,那么生活是否会变得开朗。她在这里的同桌张雪,是个自郊区来的住宿生,长相文静,性情内向,整日沉陷于学习中,是个比较有进取心的女孩。她就像个学习机器,不可能给别人丰富的情感感受,她也不擅长于理解别人。米莎原本就是个带距离感的女孩,因此她和张雪不可能有类似宋上诗和车奇的浓厚友谊出现。

  其实可以假设和宋上诗或者车奇做个朋友。米莎可以在思维里,把自己放在一个属于宋上诗和车奇的空间里。在旁边画个三角形线条,自己和宋上诗、车奇分别占据一角。宋上诗和车奇在倾心的对谈,和优雅的交流,自己就作为一个倾听者,在旁边默默聆听男性的声音,有时点下头,有时笑一下,遇到哪个男生说对了,她就恩一声。如果更进一步呢,像童话故事里的爱情传说,她可以在宋上诗和车奇间选择一个。首先评价两人的长相。宋上诗也很白皙,四六分的细发透亮,中等身材,举止优雅,有一副整洁的五官,拼在一起自然生出华丽的气质,比较适合做一个纯洁的男朋友,一起玩的时候肯定很开心。而车奇呢,一双热情的眼睛,穿色彩鲜艳的服装,弹奏吉他的动作充满美国情的热情,和荷兰情的伤感,这个人适合做情人

  突然教室里响起“啪”的一声,很响,什么东西爆炸的声音。

  米莎中止了想像,略微侧头,看见不远的一个学生,正以手揉擦着嘴唇,在他桌前是一堆塑料皮片,原来这个学生听课无聊,暗地里吹起了气球,却控制不好,导致气球膨胀爆炸了,伤了他的嘴唇。

  四周的学生们一个惊讶后,立刻反应过来,具有共鸣的一起哄闹大笑,好像一起看到电影院搞笑的片断。

  吕老师沉了下脸,举起书本,继续讲课。

  教室慢慢沉静下来,学生又恢复懒洋洋的样子,继续一节地理课。

  米莎重新连接刚才的浮想,并且以手支着下颏,脑袋微倾,静静观察前面两人的动作。这时宋上诗整个人靠在椅子上,低着头,自他抽屉里放着本书,不用说是武侠小说,一个沉默的男人。车奇与宋上诗相反,身体前俯,扑在书桌上,右手捏只鹅毛钢笔,在一本空本子上涂写,不用说是在作曲。

  其实车奇这个男孩,在作曲的时候挺美的。他穿着很张扬的服装,举手投足都带热情,作曲的时候就把热情放在乐曲里,提着笔,点着头,感应曲音。浑身那股子音乐人的味道,正是新世纪音乐做主流的味道。

  再看沉默看书的宋上诗,静静翻书,身体一动不动,没什么好说的,看来看去都一个样子。不过认识他的人知道,他说起话来很美,眼神深思的神态美的不用说了,说话时自然做起的动作,更是潇洒的很。

  看到这里,米莎忽然想到个奇怪的问题,她在上海十五年,坐过十年的教室,从没有像现在一样,这么用心去思考谁,并且现在思考的,还是男生,还是两个。

  她又回忆起初中的同桌,是个男生,外貌不错,穿的也好,就是举手投足都露俗气,就是人们说的那种庸俗,最普通不过,所以她一看见他,就厌恶得转过头,何况去多思考、捉摸他的举止气质了。

  想到这里应该有答案了,或许前面的两个男生,就是与众不同,带有出类拔萃的才子色彩吧。但宋上诗和车奇是否真的出类拔萃呢?她又不敢肯定了,因为这时她想到,其实这个班级的每个学生,都或多或少的懂点才艺,这个学校也这样,在上海学校呆惯了,真不懂杭州怎么有这么多才人。

  米莎继续浮想,渐渐又想到了同学们生活上的事了,他们平时开心吗,是否有时候和自己一样,会寂寞,会忧伤,跟着稀里糊涂想到自己的家庭生活上了,父亲……

  地理课堂结束后,吕老师迈着好看的脚步走了,教室恢复课后的热闹,已经有学生拿出扑克,分香烟,吃喝玩乐了。

  宋上诗突然拿起小说,重重拍在书桌上,骂说:“不看了,什么样的垃圾书。”

  车奇呵呵一笑,抱起吉他,拔了几个音符,似乎是他刚谱的,然后沙哑着声音唱:“谁夺走了我们的信仰,曾今的武侠,完美梦幻,今天沦落成垃圾……”

  宋上诗莞尔一笑,没好气的歪头看车奇,无奈说:“现在的武侠小说,都一个样,用的是金庸的套路和模式,捏几个假人,造几个环境,再剽窃几个古典情节,然后所谓的故事出来了,缺乏作家应有的想像,没有一点自尊心,不真实,没立体感,读了不是受感动,而是大吃一惊的说,天哪,怎么会有这样的角色!”

  车奇放下吉他,故作庄重说:“读书不应该挑剔,应该尊重作者,想想他们的创造力,即使不是完美,但换了你未必能做到。”

  宋上诗闷然不乐说:“我不同意,这一观点太含有抬高别人,贬低自己的自卑心了。金庸和黄易同是人,同是作者,同样具备严谨和自尊的心态,才可能创作出经典,而一些垃圾作者,只能是个懒惰,或者自卑的人,创作的自卑作品,只有自卑的人才会欣赏。”

  4

  车奇大叫说:“反对,你的话太含有歧视心态了,你不应该这么诬蔑一个作者,还这么诬蔑一个读者。”

  “可我在说真心话。”

  “你没真心把握观念,就如你以前,不是老提金庸不如黄易么?对此我们吵了多少次,你只是现在才认为金庸比黄易高,所以你的观念有时错误,因为你没看到真理。”

  “好吧,”宋上诗摊手说:“我承认自己有时错误,带着偏见,和感觉心态,处理真理的时候,误解,或扭曲,但这次我是对的,这本书本来就是垃圾筒。”

  米莎微笑的看着两人,心里知道,宋上诗和车奇的辩论又开始了,并且这次会大叫大嚷,持续很久。

  “就这本题目‘诛仙’的书吧,我看过,并且写过读后感,你有什么证据和理论,敢说这本书垃圾?”车奇首先搬出理论。

  “因为它人物单调,”宋上诗凝眉说:“主角是个没思想的人,处理感情很幼稚,幸好作者把他塑造成笨小子,也只有这样,作者才能逃避给予作者灵魂的责任,写张小凡资质平庸,以后什么感情处理,就不必赋予思想了,因为张小凡是笨蛋嘛,笨蛋当然没思想,呵呵,这是最撇脚的叙述方法。”

  “大多读者都不比张小凡聪明。”车奇冷笑说。

  “对了,”宋上诗拍手说:“大多读者都是自卑的笨蛋,所以我才说,这本书只有自卑的人才会欣赏。”

  “你为什么老是提自卑,仿佛就你自信,或者自恋。”车奇改用横断手法,以道理攻击宋上诗。

  “因为现在的中国充满自卑病态,”宋上诗语声激动,并且鹚担“自从中国被满人统治,自从被英国打败,八国联军的侵略,然后是小日本的凌辱,中国帝国的精神早就没了。我们既然是新中国的英雄,我们就有使命提高文明,复兴帝国,我们需要的是能给于思想、精神、灵魂的书籍,而不是接受堕落的书籍,接受堕落的观念,堕落的书会让我们的精神沉沦,无力救国,甘当低奴。”

  米莎微微愕然,还是第一次看见宋上诗这么激动,并且说的是国民精神的话。

  车奇也沉默了,看看周围有的学生在看宋上诗,伸手摆平说:“好了好了,兄弟不必激动,我承认你这些话很有英雄气派。”

  宋上诗耸下肩膀,沉下气坐下,身子往后一靠,让椅子略微倾斜,喃喃说:“算了,我承认自己也是个没出息的人,专看看小说,学业垃圾,还没科学实际行动,拯救不了国家,也拯救不了自己。”

  车奇微笑说:“也不必想太多了,我们都还小,应该快乐点。”

  宋上诗恩了一声,又有气无力的说:“其实现在是经济时代,我们需要的教育是如何经商,如何治国,而不是把时间浪费在毫无意义的历史地理课上,背几个地名,知道几个年代,这东西学来有什么用。而且,最糟糕的是,我家里没钱,我没办法经商,没办法治国。”

  车奇一瞥宋上诗,调皮笑说:“当明星能挣钱,你外相不错,甚至可以勾引个富婆,跟着你就可以办国际公司,做董事长。”

  宋上诗忍俊不住,噗嗤一笑,掉头说:“还是重看‘神雕侠侣’吧,梦想有一天可以碰上小龙女。”

  “对了,你那小学同学呢,叫什么名字,说说,她哪里像小龙女了?”

  “她叫琪琪,皮肤很白,眼睛特大,有一对深深的酒涡,和一双洗得很干净的小手。她家里人喜欢给她扎两个小辫子,还给她涂胭脂,洒香,所以大家都喊她“香香公主”,这绰号还是我给起的呢,我二年级就看过“香香公主”的漫画本,对“香香公主”身上的自然香味,印象特别深刻,我闻到琪琪身上这么香,老是用一种香水味道,就喊她‘香香公主’了,可笑的是,她不知道这绰号的含义,其他学生也不知道这绰号的来历,不过见我老这么喊她,也就这样叫开了。有一次,课堂举行阅读比赛,老师喊琪琪的时候,还特意喊了声:香香公主,起来,该你演讲了。我心中说有那么得意就有那么得意了,而且,那次阅读比赛,琪琪还得了第一名,我得第二名,真值得回味的……”

  米莎在后听着宋上诗的喃喃回忆,感觉枯索,随即取出塑像和小刀,就这么雕刻起来了。

  其实车奇和米莎一样,也是插班生。他比米莎只早半年,在宋上诗读高一下半年的时候,插了进来,和宋上诗同桌。那是一个春天,车奇刚进这间教室的时候,还是个拘谨、羞涩的男孩子。他背着个吉他,在宋上诗桌前,拘束走动,像个小姑娘一样脸红、小声的说:“我想坐你的位子,靠窗户,可以看见外面的小溪。”

  宋上诗疑虑的看车奇,见他脸红得那么厉害,话声又细小,不禁感到滑稽,以思索的眼睛打量了下车奇,就看到了他身后的吉他,注意到他的花哨打扮,终于忍俊不住的哈哈大笑说:“可以啊,不过你得弹首乐曲给我听。”

  车奇因为宋上诗的大笑,更感到拘束了,却又感到轻松,因为他听出宋上诗的笑声很豪迈。

  他随手解下吉他,放在书桌上,拉开链子,小心翼翼的捧出吉他,当着宋上诗的面,便开始奏乐,并且因为他是音乐的天才,奏乐后就忘了所有尴尬、拘谨和小心。天生的音乐家。他随意就哼唱起歌,是首 Take Me Away ,英文歌曲,加拿大天后 Avril Lavigne 唱的。车奇多年接触欧美流行音乐,所以很熟练,模仿 Avril Lavigne 的动作和声音,都随意而自如,渐渐他的歌声吸引了全班学生,男的女的,或坐或站,都在旁用心聆听着,车奇感受到了,就更用心了,也更拘束了。

  相关专题:初恋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初恋(二)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