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文章内容              爱情故事

初恋(三)(完)

作者:我不可知 来源: 时间:2015-10-26 16:28:38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初恋(三)

  5

  他就这样被同学认识,一个世界音乐翻唱高手,并且深入接触,还会晓得他很懂作曲,知道欧美音乐与中国音乐的不同,文字有关系,因为他还看了很多书。

  后来宋上诗遵守诺言,并且含有对车奇的敬佩,心甘情愿的让了位子。

  从此他们就开始了彼此的友谊,互相谈论,跟着发现爱好相似,宋上诗会撇脚的音乐,车奇则会粗浅的文学。在来这所学校前,车奇一直在杭州南边读书,也住在南边,他父亲是个上校级军官,母亲是个舞蹈家,独生子,父母希望把儿子培养成国家栋梁,但车奇让父母失望了,他从小就喜欢声音,咚咚的流,刮的声音,一举一动都带有聆听的素质。这种天赋在长大后逐渐显露出来,小学当过奏乐指挥手,初中得过歌唱奖。唯独不幸的是,这种天赋使他失去学习兴趣,永远考不出合格成绩,父母无奈,就把他转到这所才艺出名的私人中学了。

  他所谓的看过很多书,都是漫画,整整一副带艺术的画面,再几个丁零小字,可能也翻过几本小说,但肯定看不进去。宋上诗弥补了他的缺陷,因为他擅长交际,把自己的交际才能传授给了车奇,从此给车奇塑造了另外的空间。车奇以前不可能想到,故事的想像,在很多方面都超过音乐,更全面,更丰富,并且在艺术方面,与音乐共鸣。

  于是车奇跟定了宋上诗,开始学他借书。刚开始当然拘囿于学校的图书馆,看一些武侠小说,但学校图书馆里的书,基本是些名著,只有金庸黄易的,车奇还看不懂,于是宋上诗笑笑,就带他到自己小学去的书屋,找一些简单入门的,李凉,古龙,或一些不知名作者写的书。车奇开始乐了,沉醉于低层次阅读的武侠书籍间,一个人呵呵的笑,感受种种希奇古怪的情遇。他不知道,宋上诗一直观察着他,检阅他最近看了什么书,又偷瞧他看书的神情,因为这让宋上诗能够回忆到过去,那段对武侠充满崇拜的情结。

  渐渐车奇把音乐的天赋,赋予进阅读的天赋。他阅读速度进步很快,毕竟是少年人吧,从李凉转换到古龙,又转换到黄易,再转换到金庸,仅仅用了半年时间,就从低层次阅读进步到高层次阅读。

  从此他就开始喋喋不休,说疯狂话了。他就像每个看书的人一样,喜欢上了对书劳仿圩悖籼蓿煳颍理解,和宋上诗一样具备了看书的思想,两人说着自己的看法,运用自己的知识交流,虽然有时矛盾,免不了争吵,但毕竟是少年心态,对战了几个回合,就回复到亲昵依恋的感情中了。

  在米莎插进教室前,他一直依恋着宋上诗,把宋上诗当哥哥,最好的朋友,无人可以取代。他的这种感情称为情谊的迟来。因为在认识宋上诗前,他始终是孤僻的,把自己封锁在一个铁屋子里,像聋耳的贝多芬,以心灵感受音乐。他不是当过奏乐指挥手吗,又得过歌唱奖,关注他,和倾心他的女生当然不少,但他一个也感受不到,他一个女孩也不认识,也不知道女孩意味着什么。

  可是自从看见米莎走进教室,他就感觉到这个女孩不同了,心里隐隐有,这个女孩会成为生命终点,或者拯救他进入世界的想法。

  他看到米莎迷蒙倔强的眼睛,孤僻,神秘,蒙着拒绝的色彩,他就知道了,这是个懂音乐,会音乐的女孩。她穿的衣服随便休闲,根本没有装扮的想法,她走路的样子也单纯,没有半分做作。可她又不幼稚,眼神轻蔑,仿佛在说,你不过如此,等等的意思。她的笑容又很神秘,含着对人客气的礼节,似乎就是要给你看见她笑,而不是发自真心的畅怀的笑。车奇熟记那句名言,所谓的皮笑肉不笑,但绝不是米莎这种善良的笑,而且米莎的笑,永远能让你感觉温暖,十分感动,天生的淑女。

  从此开始,车奇就对宋上诗感觉到男人的界限了,永远不如异性吸引,一体性。他放弃了对文学的热忱探索,因为他找到了自己,认为音乐是有价值,有生命的。他还注意到周边的同学,不乏音乐的天才,他更自信了,利用文字的想像,把见解带入音乐,从而获得了至高的音乐境界。他开始能作曲,并且相信自己很伟大,是未来的贝多芬,是未来的莫扎特。

  他有意无意的关注着米莎,先是发现她很美,高傲的脸,带贵族气质,跟着发现她的五官,每个部位都有特色,尤其是那张嘴,最能给车奇共鸣,因为这是武侠小说里的樱桃小嘴,只出现在故事里,像宋上诗热中的小龙女,只能出现在传说里。

  车奇感到自己飞到了另外的天地,认识宋上诗前的他,徘徊在音乐的寂静中,认识宋上诗后,游离在破碎的武侠梦里,现在,他则进入了男女情感的境地,懂得了交际的作用,是用来与异型共鸣,融洽,结合的。他突然发现,教室的世界是个花花世界,有形形色色的女孩,长得毫不一样,脸蛋不同,脾气不同,一颦一笑都区别于男生的世界,突然这么多迷人的东西,把他迷住了。他学会和各种女生交流,问好,探问,取乐,开放,热情,他发现,原来自己生来有谈爱的天性,能和各种女生愉快的交流。只是在这些模仿绅士的逢场作戏间,他忘不了米莎,这个第一次把自己带进男女境地的女孩。

  有一天,车奇迷惑的说:“爱是什么?”

  “爱是崇拜,”宋上诗肯定说:“当你关注一个女孩,被她吸引,老是注意她的动作,并且感应她的心,你就陷于审美艺术,认为她是完美的,于是你崇拜,你就爱她了。”

  6

  车奇喃喃说:“可我从来没这么注意过谁,我和女生交流,很开心,但我不崇拜她。”

  “那是你还没有爱。”

  “不过,”车奇小声说:“我对一个女孩,只想跟她一起。”

  宋上诗哈哈大笑,滑稽的说:“这叫友情。就是你经常面对一个女孩,久而久之形成了眷恋,就像你和我,共同生活这么久,你不舍得脱离,你就眷恋和我一起的世界。这种情结就叫友情。”

  车奇懵然,自己看米莎的眼神确实眷恋,似乎有她在身边,就很充实。并且这种思维很天真的,没性别意识,也没想过男女关系。难道,这真是宋上诗说的友情吗?

  宋上诗回忆起小时候的事情,遐想丰富,不由起了叙述的兴趣,对车奇说起了自己的故事:“我小学有四个朋友,同班,我们喜欢到郊外玩,就是没人的地方,我们五个一起就很开心,有时候还干一些偷水果的勾当,在菜园里,挖一个萝卜也吃得津津有味。有一天我们聊起了爱情,那时不理解爱和情的意义,只会说喜欢。我们五个说喜欢谁,一个一个说……不,是先说谁漂亮,我们一个一个说觉得谁最漂亮,然后才说喜欢的。我当然说香香公主最漂亮,我喜欢香香公主,可是我喜欢她什么,我只是觉得她是女性最可爱的,最美丽的,我眷恋和她同桌的感受,我就说喜欢她了,如果没有喜欢这个词汇,只有爱这词,我自然又会说,我爱她……”宋上诗说着以手摸着下颏,傻笑说:“然而等我长大后,开始有了男性特征的变化,看过很多爱情小说后,才知道小学那种感情不是爱,因为我一读中学,就忘记了香香公主,根本没有小说里爱的含义,那种深刻,那种刻骨,除非哪一天跟一个女的山盟海誓了,互相交心了,那才是爱,这样的爱,是可以为爱而死的,像泰坦尼克号的杰克,为露丝而死,像神雕侠侣的扬过,为小龙女苦等十六年。”

  车奇憧憬说:“想不到你的童年这么精彩。”

  宋上诗却莞尔说:“这叫精彩么?每个小孩都有吧,即使是女小孩,可能也跟伙伴说过,哪个男同学最帅,喜欢哪个。”

  车奇说:“我没有,我的童年,所有朋友和生活,就是音乐,就是钢琴,吉他,锣鼓。”

  宋上诗耸耸肩,摇摇头,无奈说:“我的生活也只有小说。爱在小说里,梦在小说里,每天幻想自己和小说里的仙女谈情说爱。我决定自己写一本书了,因为我要让自己,演化成故事里的人物,我要让那些仙女,飞到我的故事里,和我做爱。”

  车奇赞同说:“你写吧,我会看的,做你的读者。”

  桌子后面的米莎又微微的笑了。宋上诗要写书,这个张着眼睛做梦的男孩,痴痴梦呓还不够,还要把梦,以另一种方式存在现实里,以文字的符号,把梦绘成故事形式。这个举动够可笑的,念头也可笑,就算把梦写出,又怎么样,就会幸福,以为自己在爱吗?这种爱,是和没有的姑娘的爱。多幼稚的行为,可是自己不也是在梦吗?整天无聊的雕刻塑像,把木人削成自己想要的样子。每刻一个木人,就许个愿,白马王子啊,快点出来。

  宋上诗开始写了。

  女主角是纸上的人,具备小龙女的烟尘不沾,师妃暄的纯真,林仙儿的绝色。凡是其它小说的美女,只要给宋上诗留下印象,她的优点就出现在宋上诗的笔下。她又超脱,又绝色,又纯真,当然需要一个地位,和一些本领。地位就是女杀手吧,自由,孤独,可以符合她的美色,本领就是天下无敌,刺杀从不失手。

  她因何与宋上诗一起?

  当然不是无缘无故。可以在一个小湖上,宋上诗划着小船,碰上她也划着小船,彼此盯着对方看,然后小船擦肩而过。可以在一个荒山野岭,突然下,宋上诗躲进寺庙,然后看见她也在躲雨。可以在一个花园,她在赏花,宋上诗看见她的背影,一下就被吸引。可以是在一个湖边,看见她在洗澡,宋上诗掩在树后,痴痴的凝望。

  这几个邂逅都挺浪漫,再写如何相爱吧!

  她赏识宋上诗的文人气质,默默倾心。她被宋上诗的痴情神态打动,芳心暗许。她看出宋上诗的与众不同、龙凤气质,一见钟情。她同情宋上诗的忧伤,善良的抚慰宋上诗。或者她喜欢宋上诗的可爱,感觉与宋上诗一起,就很开心。她忘不了他,就和他结婚了。

  每一种爱情都很完美啊,宋上诗傻笑的写。

  可是任何一个爱情,都需要一个故事背景,才可以惊天动地,凄怨婉转啊!宋上诗开始构思故事背景了。一个城堡,一个恩怨仇杀,一个隐藏在现实里的秘密,一种武器,几个少侠,还有数不尽的民族风情。

  似乎一切构思都很顺利,人物很活,情节也浪漫,环境也充满离奇,但最大的问题还是来了。宋上诗不是专业作家,没有文笔,逻辑也混乱,在处理一个个乱麻麻的情节的时候,最大的困难是不能完美表达,也无法使正反不关联的故事因素,联系在整本书里。

  宋上诗长时间沉浸在乱麻麻的思绪中,皱着眉头,神色痴呆。他没想过写作这么难。而作家的大脑是部思想机器,运作一切想像都有规律,有条理,不混乱的,像看一副地图,想表达什么,就用手一指,表达的那个地方就出来了。

  一个很想做的事情,因为条件局限,无法做成,是很痛苦的事情。

  宋上诗绝望无助,对车奇说:“不行了,我处理不了这个把梦变成故事的工作。我思绪没逻辑,文字联系垃圾。真要牵强写下去,我怕还没完成,我就疯了。”

  车奇说:“我已经很惊讶你的能力了。你想了个完美的女人,还想了七彩绚丽的故事背景,城堡,仇杀,秘密,武器,少侠,风情,你不觉得自己很了不起么?这是你的第一次。”

  宋上诗双手放在脑袋,抓着头发,低着头,痛苦说:“我已经没信心继续下去了,因为我感到自己快疯了。也许,我还是画副画,把梦想的女人,画在纸上吧!”

  相关专题:初恋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初恋(三)(完)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