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写景散文 > 文章内容              写景散文

故乡的回忆

作者:凌云者 来源: 时间:2017-01-03 13:16:13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故乡的回忆

  初冬时节,没有寒意。

  12月11日白天的气温还在零上3度,下过的二场雪,都已融化,这与老家黑龙江齐齐哈尔相比,虽同是东北,却是二个季节,一个是和习习的春天,一个是冰天雪地的严冬。

  这个背靠辽河,西临渤海湾的城市我已生活了8年,但总有一种没有扎下跟、不是家,就像蒲公英,仍然随风儿飘零的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似乎越来越强烈。

  说起来,又有3年多没回过老家了,老家的概念在每个人的心里可能会有不同,而不变的是,离家越远越久思念的感受就会越深。也许,随着社会的进步,经济的发展,老家的一切都变了,但在你的记忆里留存的,深深刻印在心里的,也许仍只是一个黄昏中几缕炊烟的小村庄,稀稀落落的几十间低矮的土屋,村后面似乎望不到边际的一片翠绿的草原,草原上一条弯曲的静静流淌的小河,还有小河两岸大大小小的湖泊象一面面镜子镶嵌在草原上,还有环绕那些湖泊的大片的芦苇和蒲棒草,这些是不会变的,有时,闭上眼睛,这些儿时熟谙了的情景就会在眼前浮现,长舒一口气,内心挥之不去的感动便潮湿了双眼,是啊,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那是一种思乡的情节,那是一种落叶归根的期许,更是一种深深烙印在心里的、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无根的浮萍,

  随风儿飘零,

  无奈的远行,

  在晶莹的泪珠中,

  留下一个憔悴的背影。

  故乡的一抹夕阳

  染红了丰收的麦场,

  天际的晚霞中,

  正走来一群,

  牧归的牛羊。

  故乡的一洼池塘,

  便是少年的梦想

  瘦小的手臂划开波浪,

  浑黄的希冀中,

  是一片兰色的海洋。

  故乡的一把泥土,

  铺就一条弯曲的小路

  小溪在路的尽头,

  人已走远,

  心却仍在故乡处。

  故乡的一缕炊烟,

  在他乡的梦中辗转,

  如午夜飘在空中的思念,

  萦绕不断,

  那是——母亲的呼唤。

  故乡的一弯明月

  挂在幽蓝的窗前,

  问嫦娥、玉兔,

  遍插茱萸几度重阳,

  何处是故乡。

  横亘在家乡草原上的那条小河,叫二沟河,小时候听老人们讲,它不是一条天然形成的河,是省内第二大江-----嫩江的一条泄洪沟,人工挖掘而成,由于年代久远已看不到人工挖掘的痕迹。丰沛的年头河水会漫过河堤,因此,在河的两岸形成了好多大大小小的湖泊,环绕这些湖泊的是大片的芦苇,还有蒲棒草,夏季,芦苇和蒲棒草能长到二米多高,儿时,我和小伙伴们经常拿着自行车内胎到二沟河游泳、嬉闹,河里的鱼以鲫鱼最多,再就是白漂子、嘎牙子、鲤鱼,河水炖河鱼是当时的美味。有了这些鱼,也就有了无数野鸭子在此栖息,初夏是捡野鸭蛋最好的时节,在那个只能吃饱的年代,野鸭蛋无疑是美食了。当我们迎着夕阳从草原归来时,常常在芦苇和蒲棒草丛中迷路,站在河堤上看好村子的方向走过去,走着走着,又回到了河堤上,总是在原地转圈,有时,不知道要这样试多少次,直到看到无边的绿草和团团簇簇五颜六色的野花时,才算是走出来了,只是,这时的草原已经笼罩在黄昏的晚霞中。

  追逐野花上飞来飞去的蝴蝶,捉几只沉下翅膀在野韭菜花上小憩的蜻蜓,逮几个颜色不同的蝈蝈回去装到自己扎的笼子里,看着金色的夕阳下微风吹过,一浪一浪起伏着的绿草、野花,听着蛙鸣虫叫那草原里特有的美妙乐章,鼻息间弥漫着蒲棒叶独特的清香,还有各种花草交织在一起的馨香,让人迷醉而不知返,夏季草原上的月亮特别的清澈明亮,开始是橘红色的,升到中天时,越来越白,象一个白亮的大圆盘子静静的挂在天上,行走在夏季夜的草原上,手里拿着土黄色的蒲棒(长成的蒲棒摔打时会飞出很多毛毛,像是漫天的黄色羽毛,很好玩),身后背着的袋子里装满了野鸭蛋,领略着月光下的草原,夜风轻抚面的美好,那感觉,怎一个“惬意”了得呢。

  冬天,白雪覆盖的草原,一望无际,白茫茫一片。那些草原上的湖泊,还有二沟河都已冰封,其实,久居城市的人无法知道,草原的冬季别有一番情趣。我和小伙伴会带着家里的狗去抓野兔,野兔冬天的食物就是埋在雪里的草和草根,野兔为觅食会离窝很远,这时候狗就会扑上去,在雪地上兔子就跑不过狗了,不等野兔跑到窝边就会被狗逮到,训练好的狗不会吃野兔,而是叼着送到主人身边,这种冬季草原上的猎捕游戏很有趣,只是要多带些狗,以对付不期而遇的野狼,那时,草原上时常有野狼出没,那些放牧的人经常会遇到,其实,狼的智商不低,也很谨慎,轻易不会攻击人类,但在大雪封盖草原的时候,狼得不到食物会到离村子很近的草原边上活动,伺机觅食,狗与狼的遭遇也就无法避免了,狗为了保护主人都会不惜生命,也不会惧怕野狼,嗅觉也灵敏,发现野狼就会不顾一切的冲上去,野狼很忌惮家狗的勇猛和对主人的忠诚,不是成群的野狼,一般不敢应战,我和小伙伴也遇到过野狼,野狼会在很远处观察,发现狗群冲过来就知趣的逃开,很少发生战斗。那时,草原上野兔也很多,有时,在雪原上觅不到食物的野兔经常会跑到村子里,这时候,村里的狗就像炸了窝,村子里一片人喊狗叫,好不热闹,而结局总是一成不变的,野兔总是会被逮到,不同的只是被谁家的狗逮到而已。

  二沟河不宽,也就50多米,冬季,在二沟河冰面上滑冰车是我们这些野惯了的孩子又一个玩乐项目。所谓冰车,就是在二个短木方上钉几块薄木板,形成一个40厘米见方的平面,木方下各钉上一个窄钢条接触冰面,人或坐或跪在木板面上二只手各用一支铁手杖扎在冰面上推动滑行,有点像滑雪的样子,长长的二沟河给滑冰车提供了无边的场地,比的就是谁的冰车做的好,谁滑的快、稳,大家在一条线上相互追逐,有时,一玩就是一整天,不是饿到肚子咕咕叫,也就没谁嚷着回去。

  在雪原上打雪仗那更是极其有趣,场地无边无际,任你跑任你挑,其实跑也跑不动,跳也跳不高,雪厚的根本跑不快,趣味就在这里,无论你在陆地上跑的快慢,个子高矮,身体好坏,在这种几乎没膝的雪地里,谁都占不了多大便宜,被雪球打中的几率都差不多,想一想把雪球塞在别人衣领里的惬意,想一想无忧无虑相互追逐嬉闹的忘我,真想回到过去的时光。

  有时觉得故乡已经远了,远的只在记忆力浮现,有时,又觉得故乡很近,近的就在眼前。虽在外漂泊已十多年,两鬓已染霜花,但这些儿时的情景都不需要到记忆深处搜寻,总是历历如在眼前。  我常常沉浸在这些回忆里,忘了现在的我,忘了我已居住多年的这个靠近大海的城市,忘了现在的工作,忘了城市里的灯红绿,忘了眼前的这种浮华中掺杂着尔虞我诈、相互利用或倾轧也许可以算作是富足的生活,而每当想起家乡,就总会在内心里把现在的生活当做是无尽的漂泊。

  人海无涯,人世苍苍,无论你身居何地,身居何职,荣华也好,落寞也罢,故乡,总是你恒久不变的向往,在那儿,只有在那儿,你才能找回自己,没有被铜臭熏染的身体,没有掺杂邪念的童真,没有追求浮华的质朴,有人说,“衣锦还乡”,其实,细想来,也许故乡,只有故乡,才能接受你少小离家老大回时没有衣锦的还乡,接受你没有光环但却有着依然如儿时离家时的那颗洁净的心灵的归来。

  相关专题:回忆 曾经 故乡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故乡的回忆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