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情感小说 > 文章内容              情感小说

“非常”之恋(上)

作者:贝之纯 来源: 时间:2017-04-26 10:03:37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非常”之恋(上)

  我爱上了一个人,幸运的是她是个女人,不幸的是她是个老师。----主人公自语

  引言

  不知不觉,左晓非离开学校已经快五年了。在这五年里,他曾感叹到,平时在学校里面总感觉外面的世界很美妙。其实不然,真正离开学校进入社会以后,每天为生计奔波,为工作发愁,为理想奋斗,整天忙得不亦乐乎,难免有点怀念青春岁月,想起高中生活。毕竟那一段美好的岁月让人难以忘怀,那一段年少往事让人常常想起......可岁月总是这么不经意间便悄然而过,当初的冲动,今日的回忆,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虽然“往事不堪回首”,但当初的一幕幕又仿佛就在昨天。

  不管当初如何如何,都已经时过境迁,成为往事,留下来的只是对青春岁月的缅怀。每当想起以前青葱岁月,他总是感叹万分:“当初好傻。”于是左晓非患上了一种病,那就是时不时地就会想起以前在学校的点点滴滴,然后又独自一人傻笑、苦笑。有时还不自觉的来到学校门口,身临其境。真可谓“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

  一天,左晓非骑车前往中心广场和一名同学相见。中途路过一所初中校门前,左晓非突然停车不骑,痴痴观看,只见一名女老师正和一名男生边走边聊。老师说:“你要好好学习啊,最近看你总不专心,是不是有什么心事?还是家里出了什么事?”男生低头说:“老师,你放心吧,我会专心听讲的。”左晓非目送他们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人群中。左晓非才回过神来,不禁又想起高中那段青涩、还有点羞涩的往事,不禁仰天感慨:五年不见,她还好吗?是否还当着老师?是否还是那样迷人?是否......

  想忘记她,却不由的又想起了她。于是思绪纷飞,过去的往事又在心底氤氲,在脑海浮现......

  第一节

  今天,是左晓非步入高中军训结束后的第一天上文化课,所以意义重大。左晓非前几节课还是专心听讲,因为他吸取了初中上课不专心听讲,导致中考成绩不尽人意的教训,大有一副“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气势。

  可这种气势也只是坚持了三节课。第四节课是生物课,左晓非却有点坐不住了,精力没那么集中了。他不禁想起了初中的生物课,心里顿时紧张起来。

  到底会是什么样的老师?会不会和初中生物老师一样?想起初中生物老师,左晓非就气不打一处来。那老师在第一堂课就打了左晓非,虽然也是他有错在先,但这也让他对生物没有了好感,甚至有点厌恶。于是在生物课堂上,左晓非对老师的讲课置若罔闻、我行我素,不是看课外书,就是做其他科作业。所以就一直没听懂过。紧张的是如果这次又来了个像以前一样的老师,那么自己在生物课上不就又要在痛苦的无聊中度过吗?这让自己情何以堪。再者他听别人说,当今高中的老师都是些死板教条的老师,课堂上只注重照本宣科、强行灌输、我行我素的唱着“独角戏”。如有学生不听其话、不顺其意,轻则破口大骂,重则动粗体罚。他甚至听说有的学生迟到5分钟,被罚做俯卧撑50下。所以他不禁有点恐惧。

  正想着,只见讲台上走上一个身材高挑、大约20岁出头的女孩。她留着马尾,戴个眼镜,皮肤不是很白却很俏气,看上去有点像80后的传统女生,也可以说是一副乖乖女类型。左晓非一看,心里的石头落下了地。庐山面目知晓了,心情舒畅多了。这老师看上去非常单纯,也很让人养眼,应该不会像别人口中的高中老师一样。左晓非还在想,那老师已经说话了:“大家好,我叫常萧凡,毕业于省师范大学,很高兴有缘与大家成为师生。以后我就是们的生物老师了,愿我们大家会好好相处。希望我们课堂上是师生,课堂下是朋友。好了,我介绍完了,该轮到你们了。也让我认识一下你们。”

  左晓非一般不喜欢老师讲话啰嗦,可这次却不一样了,他震惊了。他感叹:她的声音是如此的好听,那样清脆、那样轻柔、甚至有点磁性,让人舒心舒畅。既有和颜悦色的教诲,也有女生本身撒娇的嗲,总之左晓非被常萧凡磁性的声音吸引了。

  接着全班同学就开始了自我介绍。由于大家刚步入高中,有的不善言辞,有的有点害羞。况且古话有“枪打出头鸟”之说,使学生不敢活泼,不敢张扬个性。所以大家都是众口一词。大体都是:我叫某某某,今年多大,以前是某某学校的。千篇一律,枯燥无味,毫无生气。常萧凡无奈的摇了摇头,笑了笑。

  到了左晓非,原本左晓非也想敷衍过去,于是他说:“我叫左晓非,以前是新城初中的。”说完就慌慌张张的坐下。可没想到常萧凡却把他叫起来了:“左晓非同学,请你先起立,有些事我还不懂,能请教你吗?”语气如此的让人拒绝不了,于是左晓非赶紧起立。常萧凡说:“我还不知道你多大呢,你的长相很像初一的学生啊。”一句引起全班人哄堂大笑。左晓非不解的问:“老师,我有那么小吗?”常萧凡道:“可是别人都告诉我年龄了啊,就你没有说。”左晓非这才明白事情原委,于是说了声:“老师,对不起,我刚才太慌张了,今年16岁。”说完还那么傻傻的站着,等着老师发落。只见常萧凡用课本捂着嘴巴,笑着挥手道:“坐吧。”

  左晓非这才坐下,他没想到这老师放过全班同学却偏偏没放过他,让他在全班同学面前出了这么大的洋相,让他十分窘迫、难堪。

  然后就开始讲课了。常萧凡讲课很注重课堂互动,以激发学生学习主动性,讲完后让同学们提问题。左晓非由于初中生物落下不少课,便问了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令左晓非没想到的是常萧凡不仅没有回答他,反而微笑着对左晓非道:“你是在考验我的耐心吗?”说罢,左晓非就无语了。

  下课铃声响了,没想到常萧凡将左晓非叫过去,说:“刚才的那个问题,现在我给你讲。”左晓非不明白的问:“老师,刚才在课堂上你为什么不给我讲?还有,你为什么偏偏让我一人重新自我介绍?”常萧凡道:“起初我以为这问题简单,只是你没好好在课本上找。最后看到你一筹莫展的样子实在不忍心,所以才在课后给你讲解。至于为什么叫你,是我感觉你还比较活泼,也想为课堂上增添几分生机。不然,都这样死气沉沉,我还如何讲好课啊。”

  于是就开始给左晓非讲题,直到左晓非明白后,才抱着教辅资料走了。

  时间就这样慢慢的过去,每天常萧凡上课来,下课走,左晓非也上课听讲,下课活动,非常平凡,非常普通。

  然而在期中考试之后,左晓非却对常萧凡有了一丝好感。考试完后,常萧凡给全班同学发生物卷纸,发到左晓非时,常萧凡道:“虽然左晓非这次考得分数不高,但他答卷很认真、很尽力。你们看,整张卷纸都写得整整齐齐、满满的。”左晓非听完后,立马对生物有了信心。学生就是这样,一旦受了老师的鼓励,就会喜欢上这门课。左晓非认为常萧凡是第一个表扬自己的生物老师。以后上生物课,左晓非都非常认真、十分专心。

  如果事情发生到这里,那也不错,一个老师改变了学生。然而事情却没这么简单。只能说,上天与左晓非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很大的玩笑!

  这个班的班主任虽然也是八零后出生的,但却有着六零后的古板。她上课非常严肃、过于严谨,硬是把一张原本充满活力的脸刻意变得老气横秋、盛气凌人的样子,总以为上课的理想模式就是老师讲、学生听,不喜欢、不欣赏上课思维活跃、喜好提问的学生,恰恰左晓非是这样的学生。所以班主任不喜欢左晓非的性格,常常对左晓非提的问题,要么是不屑一顾,要么是敷衍了事,甚至说他是为了出头。所以左晓非对他们的班主任很是有意见。

  没想到班主任是一个气量不大的老师,她借口调整座位,将左晓非座位调到最后一排变成“雅座”,想让左晓非在空间上孤立起来,并告知其他各科老师左晓非的种种不然。没想到“三人成虎”,这招居然有效,那些个老师还真的信以为然。于是,在上课时,有意无意将左晓非忽略。这让左晓非非常伤心,他没想到为人师表、授业解惑的老师居然这样对学生不负责任。孔子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我左晓非还处在一个学知识、学做人时段的在校学生呢?

  于是左晓非就开始有点悲观厌世,渐渐消沉,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念头。

  但并不是所有老师都是这样的。比如常萧凡,她就没有像其他老师一样。而是每次上课都走到左晓非座位旁,轻声问他听懂了没有,一如既往的关心他、鼓励他,让他继续努力、不断加油。

  这让左晓非十分感动。在常萧凡的鼓励下,左晓非的上进心渐渐的树立起来了,情绪也慢慢的好起来。

  日子不知不觉的流逝。左晓非发现他渐渐地习惯了常萧凡的鼓励、关心,要是常萧凡有一次不来关心他,他便觉得若有所失,心里老是感觉空荡荡的。

  有一次,左晓非调换了座位,常萧凡走到他座位前说:“换座位了啊?”左晓非心里一阵暗喜:她居然知道我坐哪儿,说明她也很关注我。

  慢慢的,左晓非发现自己已经开始喜欢上了常萧凡,只是自己不敢承认,毕竟这是非常荒唐的。喜欢自己的老师,多么的可笑,多么的无知,多么的傻啊。可就是喜欢。喜欢看她讲课专注的样子,喜欢看她因有的同学上课不专注时生气的表情,喜欢听她上课带有磁性的声音,希望她能多关注、多关心自己,总之,非常喜欢上她的课。

  左晓非自问,难道这不是喜欢吗?或许有点天真,有点小儿科,还没有领悟到喜欢的真谛,也没有领悟到真正的爱情。可哪天有常萧凡的课,能和常萧凡说几句话,左晓非整天都心里美滋滋的,笑容像花儿一样在脸上绽放。这对左晓非来说就足够了,难道不是吗?

  在他看来,年龄不是障碍,师生不是问题,比如一代文豪鲁迅先生与他的学生许广平,相差18岁,不也结成了伉俪,成为志同道合的战友?又比如美术大师徐悲鸿与他的学生廖静文,还有现代物理巨匠和他的学生,都相差不少岁数,不都也喜结连理,成就一段爱情佳话。

  所以,左晓非认为,只要自己喜欢,就可以去追。这就叫爱情,简单得没有道理。

  将近期末,这座城市突然发生了一次地震。当时,左晓非他们正在上生物课,常萧凡正神情专注、有声有色地讲着课。突然,她的话语好像产生了威力,左晓非看见教室的灯管左右晃动,感觉楼房都上下颠簸。起初,同学们还以为是老师的话语感动了上苍,让他们与她讲课的节奏起伏同频共振。可没一会,感觉这楼又开始一阵左右摇晃,同学们这才想起前不久在上安全教育课时,其中老师讲过地震科普知识,发生地震时,地震纵波先传到地面,感到的是上下颠簸;紧接着随后地震横波传到地面,感到的是左右摇晃。这才意识到地震了。

  毕竟都是些十六七岁的孩子,由于不经世事,所以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现象吓懵了。于是大家都慌乱地喊着:“地震了!地震了!”当时,常萧凡也被吓晕了,也和大家一样神色慌张,不过她很快意识到自己作为老师的责任,于是故作镇静,左手捂在胸前,右手挥动着喊着:“同学们,赶快蹲下,用手护住头!”说毕,她也蹲到了讲台下。

  过了一会,摇动过去了,常萧凡马上组织大家往外疏散。只见她站在教室门口边上,一边指挥着、招呼着学生们有序疏散,并一边嘱咐大家不要慌乱、不要拥挤。左晓非看后非常感动,对常萧凡的好感随之又上升了一个高度。此刻他突然想做一件事,这件事使他自己都有点震惊。他果断跑到常萧凡旁边,道:“老师,我要帮你一起疏散同学。”因为左晓非知道,如果课堂上一个学生出点事故,有个三长两短,代课老师的后果将不堪设想。常萧凡急道:“这时候你就别添乱了,快走啊!”可左晓非却道:“老师,我没添乱,我只是想帮你。”常萧凡急切道:“好!这时候最好的帮助我,就是你赶快离开,懂吗?”

  听到常萧凡这样说,左晓非只好快速离开。所以,全班同学迅速安全地疏散到操场。事后大家才知道,这次震级是5级,一般框架结构的建筑的抗震能力完全可以承受住,所以教室是不会坍塌的。但在当时危机面前,常萧凡的表现,让左晓非、以及全班同学都十分敬佩。

  期末考试成绩出来后,左晓非的生物成绩是他有史以来的最高分。他也在自己的生物书的扉页写到:

  因为你/我喜欢上了生物/因为你/我的成绩有所提高/你是七门课里对我最好的老师/于是/我喜欢了生物/喜欢上了你。

  寒假里,左晓非每天晚上都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她。想着他的生物老师,想起他俩的每次对话,想起她每次来到他座位的场景......辗转反侧,难以入梦。

  那个寒假里,左晓非第一次体会到了小说里、诗词里描述的相思的滋味,思念着、暗恋着一个女孩,尽管是她的老师。

  第二节

  转眼间,第二学期开学。春风送暖,万物复苏。新的起点、新的里程即将开始,左晓非对常萧凡的思念也越来越强烈。

  一个寒假不见常萧凡,左晓非非常期待上生物课,期待见到她。终于在星期三的下午最后一节课如愿以偿了。

  上课铃响了,左晓非坐立不安、翘首以盼。过了会,常萧凡熟悉的脚步出现在走廊上,那脚步声渐行渐近。终于常萧凡出现在教室门口,缓缓走上讲台。那情景对左晓非来说,可谓是“千呼万唤始出来,犹抱琵琶半遮面。”因为是初春天气,“乍暖还寒”。因此常萧凡穿的仍是冬天衣服,上身穿了个红色格子呢子大衣,脖子上围着一条粉红色丝巾,下面穿着长筒靴子,显得身材窈窕,风姿绰约。左晓非目不转睛、欲醉欲痴。在左晓非心中,常萧凡就是继西施、王昭君、貂蝉、杨玉环之后中国的第五大美女!

  常萧凡开始讲课了,左晓非表现的非常认真、非常专心、非常入迷,时不时身子往前倾,一副想要鹄醋叩匠O舴哺疤驳某宥豢戏殴倒拿恳痪浠啊⒚恳桓鲎郑街谎劬σ恢笨醋潘6疾豢险R幌隆?晌绞悄坎蛔Α⑿奈夼枣稹3O舴步餐炅耍才磐亲鲎饕怠W笙钦馐蓖蝗幌耄喝绻馐彼芏晕叶喙匦摹⒐卣找幌拢歉檬嵌嗝吹拿篮冒 

  然而天公不作美,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无奈。一节课快过去了,常萧凡始终没来到左晓非的座位旁边。于是,左晓非的情绪一落千丈、伤心不已,变得无精打采,就连下午的吃饭也如同嚼蜡、无滋无味。于是他草草吃了几口就木然地回到教室了。

  晚上第一节自习还是生物课。常萧凡正在讲着“孟德尔杂交试验”。左晓非因为情绪不稳、心绪不安,所以听得一头雾、似懂非懂。

  过了会,常萧凡居然过来了,见到左晓非惊讶地道:“咦,你不是坐在那边吗?怎么在这里啊?”左晓非也非常纳闷:“老师,我一直坐在这里啊。”常萧凡往坐在南边后一排的贾明华看去,这才意识道自己记错了,于是低声笑道:“你瞧老师的记性,居然把人搞混了。”左晓非一看明白了,于是心里暗笑:老师,也不能全怪你,因为我和贾明华不仅相貌有点相似,而且性格也十分接近,而且整天形影不离,以至于很多同学还以为我们俩是双胞胎呢。

  常萧凡又接着问:“怎么样,这节课能听懂吗?”左晓非道:“我生物课因为以前落得很多,所以听得有点费劲。虽然你教我们后,才变得稍微好了一点。然而这节课太难了,还是有好几处听不懂。”常萧凡道:“不要灰心,把你不会的指出来,老师给你讲。”

  于是,常萧凡要拿笔给左晓非在书上讲解,拿笔时,她的手无意碰住了左晓非的手背上。一般来说,假如女生碰住了男生的手,本能反应会立即缩回去,然而常萧凡却没有,而是用手轻轻地拍了下左晓非的手背,笑道:“瞧你的手多脏,以后要注意多洗手、讲卫生噢。”此刻,左晓非真想让常萧凡的手永远这样放在他的手背上,他的心情好到了极点。然后讲完题,常萧凡又道:“你要好好学生物,以后在生活中会有用的,知道吗?”左晓非感激地点了点头说:“谢谢你,老师。”

  下课铃响了,常萧凡宣布下课,同学们齐声对常萧凡说:“老师再见。”左晓非在心中默默地重复了几遍,常萧凡微笑着点了点头离去。

  左晓非是个有点叛逆男孩,上学期因为与班主任有摩擦,所以,有段时间不爱上班主任的课,常常逃课。他自认为这样非常潇洒、非常快乐,可以无忧无虑、我行我素,连神仙都羡慕这样的生活。可在这学期,他却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很少逃课。就算逃,也得在生物课回来。因为他不想让常萧凡对自己失望,他只想在常萧凡面前表现的很阳光、很乖、很有上进心。他自认为这就是爱,为了她,他愿做浪子回头、重塑自我。只是在常萧凡的课上,左晓非十分用心、百倍精神,与其他科目形成鲜明的对比。这难道不是爱她吗?

  左晓非认为,爱一个人,就应让她知道她对自己的感染力、吸引力和改变力有多大、有多深。

  有天晚上左晓非生物课来迟了,进来时,常萧凡已经开始讲课了。于是左晓非搬了个凳子坐在第一排一个空位上,他想这样才能更加关注她。左晓非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地听着她讲课。过了会,常萧凡走下来,到左晓非旁边问道:“你懂了吗?”左晓非摇了摇头说:“还有几处不懂。”于是,常萧凡又开始给他讲解。

  这次又重演了上次的事,她从左晓非手里拿过笔,又拍了下左晓非的手背说:“这次手干净多了。”左晓非心里一阵暗喜:我为她做的,她也都能发现。左晓非当时的感觉十分幸福。讲完了,左晓非道:“老师,我觉得这本书非常的难,其实,我高二准备学文科,这理科的课程下这么大工夫有用吗?”没想到常萧凡生气了:“这门课很难,文科也有很多课很难,比如地理,那你就知难而退,都不要学了,辍学回家吧。”左晓非没想到她生气了,于是道歉:“老师,我说错了,请你别生气,我会努力学的。”常萧凡像他的妈妈一样,语重心长地说:“不敢这样子了,这样不好,不论在学习上,还是以后生活中,要知难而进,永不服输,这样将来才会有出息。”

  左晓非当时想,自己是喜欢她,可现在却弄得好像她和自己是母子一样。他郁闷至极。不过转眼间,他又释怀而笑:“这样也好,总能够得到她的关心关爱关照,谁让自己喜欢她呢。”

  一次偶然间,他听到周杰伦的《简单爱》。听完后,心里异常感动,感觉这首歌就好像是在唱他和常萧凡,于是他把这首歌收藏到了P4上,每天都要听上几遍。现在,左晓非已经习惯了每天上课都坐到第一排,只有这样他才能更近距离的看着、听着常萧凡讲课。有时,常萧凡向他点头,他就高兴的像范进中举一样,如痴如醉。

  有天晚上放学,左晓非走在楼道上,刚好常萧凡也在隔壁班上完了课,与左晓非偶然相遇。常萧凡看见左晓非道:“你们上节什么课?”

  左晓非一开始见到常萧凡非常的害羞,因为这还是他第一次和常萧凡在一起走,不免有些激动。于是他不好意思地说:“数学。”常萧凡笑着说:“一个大男生害什么羞啊,怎么?和我生疏没话说?”左晓非赶忙道:“不是,是老师你今天太美丽了,让我不敢正视你。”常萧凡打趣道:“我只有今天才美丽吗?以前都不美丽?”左晓非还想说什么,被常萧凡打住了:“小小年纪,嘴巴还挺甜的。呵呵,不过谢谢你的夸奖噢。对了,你生物懂了吗?”左晓非支支吾吾地道:“嗯,差不多了。”说着已到了常萧凡的宿舍,于是,常萧凡对左晓非说了声拜拜,并嘱咐道:“路上慢点。”左晓非连忙说:“我会的。”

  回家路上,左晓非像只欢快的小鸟,骑车速度比往日快了好多。

  左晓非天真地认为,他和常萧凡就会永远这样充满欢乐、两心相悦,就像那《浪漫的事》歌里唱的:我感觉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可是,谁知上天与他开了个玩笑,一个很大的玩笑。

  有一天的生物课,左晓非还是像往常一样,满怀“求学”的渴望坐在第一排。上课了,左晓非好几次都在看常萧凡。可常萧凡却一改往常风格,一直不看左晓非,反而时不时地躲避着他的眼光。

  都上课20分钟了,常萧凡依然不看左晓非,这让左晓非非常生气。就在上课时回到了他后面的座位,回到座位看什么都不顺眼,听什么都很烦躁,并不时地发一些无名之火。同桌郝爽是个好动不好学,但颇爱讲义气,与左晓非关系甚好。见左晓非如此不高兴,于是就问他怎么回事?左晓非道:“孔子云:‘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可见女子就是小人。我对她这么上心、痴情,她为什么不关注我?”郝爽附和道:“因为她是小人。”左晓非也被这话语逗笑了,情绪比刚才好多了。

  那天下午,左晓非没吃下午饭,一直在暗暗伤心。到了晚自习,左晓非看常萧凡仍然视他为空气,左晓非就有些控制不住了,于是就突然冒了句:“咋这么恶心呢!”声音虽不大,但全班都听见了,也都笑了,常萧凡也无奈地苦笑了下。

  过了会,常萧凡下来。走到左晓非座位旁,没有和往常一样停留,而是直接飘过。

  常萧凡走到教室后面,来回踱步。左晓非终于叫住了她:“老师,有个题,我还不懂。”她没说话,径直走过来,弯下身子,把头低下给左晓非讲书上的题。她的长发散发着一种幽香,也许是刚洗过头发。左晓非彷佛能听到她的呼吸、她的心跳,左晓非的头差点贴在常萧凡的胸前。

  常萧凡讲完题,她头歪过去问左晓非:“听懂了吗?”左晓非慌慌张张地点了点头,他的情绪有所缓和。

  左晓非起初认为这是好的开始,可左晓非发现常萧凡在以后的课上仍然不怎么关注他,这种状况有一个星期了。虽然左晓非每天都尽量让自己快乐,让自己转移注意力,可脑子总不听他指挥,孤独和空虚如阴霾一样笼罩在他的天空。

  这段时间,左晓非上其他课还可以,一上生物课就控制不住自己,心神不宁,情绪烦躁,好似心中窝着一团火,像火山一样,随时可能爆发。也只有在星期六,左晓非回到家,远离那让他既欢心又伤心的环境,才能心情淡然。这可能就是常言道“眼不见,心不烦”吧。

  转眼间,快到清明节了。此时,正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处处草长鸢飞,柳绿桃红,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可左晓非的心情却怎么也不能明郎起来。

  一天晚上的生物自习,左晓非又开始神情恍惚、思绪纷飞,想着自己这么喜欢她,可她却这么冷漠。他想起,曾经有人说过: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和你相距天涯海角,而是我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我喜欢你。

  想着想着,他居然忍不住哭了。哭的是那么的伤心,那么的动情,那么得一塌糊涂。古人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左晓非确实是伤心了。

  哭过以后,左晓非情绪平静多了,他突然感觉自己的冲动是多么的可笑,于是他发誓,从今以后,再也不想常萧凡了。

  郝爽和贾明华问了左晓非伤心的缘故后,都笑左晓非太傻,劝他说:怎么能够真的喜欢一个老师,而且为了老师这么伤心,可人家却不知道,还是谈她的恋爱,干她的工作。就算人家知道了,那又怎样?你只是涉世未深、又不挣钱的穷学生,这样也只是徒劳。真可谓“自古多情空余恨,噩梦醒来是早晨。”快点清醒吧,“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回到现实吧。

  左晓非听了他们一番话语后,也后悔自己怎么轻易对老师产生了感情,最后却身陷其中,不能自拔。到头来,弄得自己颠三倒四、心肺欲裂。

  他感叹:老师是神圣的,是只可仰慕,不可喜欢的。但他也自我安慰道:不过师生恋也不是丢人的事,毕竟自己是真心喜欢她,只能说,这就是懵懂的青春,年少无知吧。他又想到:虽然,有的小说里、现实里也有师生恋成功了,但这也没办法,”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是因为人家有缘有份吧。

  期中考试后的一节生物课,常萧凡正在讲课,虽然左晓非在心里多次暗示自己不要再为她分心,再为她动情,但听到常萧凡磁性的声音,他不由得越听感觉越伤心,但又不得不听。想着自己为常萧凡伤了这么多次心,可她却一点不知道。于是,左晓非心底积攒的“火山”终于爆发,他借一个同学的板凳倒了,于是借题发挥,恶声骂了句粗话,想引起常萧凡注意。常萧凡惊讶的看着左晓非,满脸疑惑,过了会才说了声:“安静!”

  下课铃声响了,左晓非觉得自己刚才做的有点过了,十分后悔自己的冲动行为。于是,他追上离开教室的常萧凡,红着脸道:“老师,刚才我太冲动,打扰你上课了,对不起。”常萧凡微微一笑,点点头就走了。

  从这以后,左晓非没以前那么冲动了,可依然期待上生物课。

  直到有一节课,左晓非认为事情发生了转机,让他又看到了希望,死灰复燃,所有的清醒、理智和誓言,都那么脆弱,那么不堪一击。

  这天常萧凡上课,左晓非在听课中感觉,常萧凡讲课时眼睛时不时老在看着他。于是,左晓非就故意盯着她看,四目对视,左晓非不尽有些害羞,也有些惊喜,不由得心跳加快,热血沸腾。左晓非想确定她是否真的关注自己,于是,他找了个相对于讲台的盲区坐了下来。没一会,常萧凡也转变了角度,讲会课,便抬头看他一下,这让左晓非失落的心又有了上升了高度。

  从这以后,常萧凡在左晓非练习册上批改评语中的每个鼓励词语都能让左晓非兴奋半天。左晓非就这么神神经经、傻傻痴痴的度过每一天。

  期中考试过后,左晓非换了座位,坐到了第一排。然而不管坐到哪里,还是无法停止对常萧凡的喜欢。而常萧凡对左晓非还是一如既往。

  随着时间的流逝,左晓非越来越希望常萧凡能更多地关心自己。但结果始终不如左晓非所愿,常萧凡还是那样若即若离。于是,左晓非又开始胡思乱想了。他想,是不是自己表现不好,所以常萧凡才不关注自己?

  于是,在一个星期五的中午放学时,常萧凡在讲台上收拾书本,左晓非赶忙走上前说道:“老师,你觉得我这段时间表现怎么样?”常萧凡道:“挺好的啊,虽然上课有时走神,不太专心,可还听呢。”然后又一脸疑惑:“怎么突然想起问这个了?”左晓非支支吾吾的说:“我看见你上课不关注我,还以为我又惹你生气了呢。”常萧凡淡然一笑:“没有,我是老师,不可能因为学生偶有小错就生气不理。”然后,常萧凡竟然主动问左晓非:“让我看看你生物书,看看你学的怎么样?”于是,左晓非赶紧回到座位,把生物书拿给她看。常萧凡大致翻了翻,说:“还可以,至少我讲的东西全部记下了,不错!”左晓非一听,不由的又兴奋异常。紧接着常萧凡又问左晓非:“你高二就准备学文科?”随后又说了一堆要重视生物、注意听讲的话。左晓非也把自己与以前生物老师闹矛盾的事告诉她。常萧凡耐着性子听完,想了想说:“不能因为和老师有一点误会,就放弃一门课,而影响你综合学习成绩啊。千万别犯傻啊!‘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老师也不是完人,有时候做法有可能不妥善,还要相互理解,不是有句话叫‘理解万岁’吗?”

  这也许是左晓非第一次主动找老师说话,而且说了这么多话。或许常萧凡也是第一次对一个学生说这么多话吧。从那以后左晓非每次生物课后必要完成一个任务,那就是问常萧凡一个生物问题,其实就是想借机和她说话。

  在往后的日子里,常萧凡上课经常关注左晓非。左晓非也更加认真地学习生物。有一次常萧凡讲完课,下来走到左晓非旁边,看了看左晓非的书,指出其中几处,轻柔地对左晓非说:“这些都是重点,把它圈上,要牢牢记住。”左晓非心里甜甜的,于是马上动笔画了起来。

  走过一圈回来,常萧凡又问左晓非:“圈上了吗?”语气充满关爱和期望。左晓非立马说:“嗯,圈好了,你看。”常萧凡对左晓非点了点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才走了。

  左晓非欣喜如狂,他想:恐怕在这个班,只有我左晓非有这种待遇吧。

  下课后,左晓非照常问她问题。常萧凡耐心地给左晓非讲完题后准备离开,左晓非急忙道:“老师,你先别走,再给我讲道题。”常萧凡笑道:“左晓非,你怎么这样没完没了,我还有其他班的课呢。”然后说:“走了啊。”左晓非这才依依不舍的看她离去。

  左晓非上生物课的时候,总是喜欢两眼盯着常萧凡看,虽然常萧凡在课堂上多次强调要集中注意力,但左晓非还是依然如此。

  下课后,左晓非问常萧凡问题时,常萧凡问他:“你上课怎么两只眼睛光盯着我看,不见你思考啊?上课注意力不集中、不思考是不行的。”左晓非红着脸道:“我们班主任让我们上课专心听讲,所以,我才这么专注认真。”常萧凡道:“好,上课一定要专心听讲,不能发呆走神,希望你继续努力啊。”

  在这段时间,左晓非感觉天是那么的蓝,云儿是那么的白,他第一次体会到生活是那样的美好,世界是那样的精彩

  一天晚自习下课,左晓非从班里出来,见到常萧凡在前面走,于是赶上去打了招呼就和她走了起来。常萧凡边走边问道:“你觉得咱们这个班最近乱吗?是什么原因?”左晓非道:“挺乱的,因为这班不少人以前都是各个学校的‘精英’,鱼龙混杂、良莠不齐,所以才会这么乱。”然后常萧凡又问:“他们为什么总逃我的课?是不喜欢我,还是嫌我的课讲得不好?”左晓非没想到常萧凡能向自己诉说心事,眼下的她有点忧伤、无助地看着自己。左晓非赶忙道:“不,不是。他们只是不爱学习,只想贪玩,所以才逃课。”常萧凡道:“我还以为他们是讨厌我呢?,看来还是我讲的课不够精彩,不能够吸引他们。”

  接着常萧凡又说:“我是另一个班的班主任,你知道吧!”左晓非道:“嗯”她说:“班里经常有调皮的学生逃课,真拿他们没办法。”左晓非赶忙献计献策:“你只管学习好的同学就可以了。”常萧凡微微一笑:“谢谢,不过我也有我的办法啊,我问他们想干什么,是不是认为我好欺负?管不了他们?为什么总与我作对?结果,他们什么都没说,但比以前听话多了。”

  说这话时,左晓非感到常萧凡在向男友诉说一样,表情像小女生一样。左晓非道:“老师,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常萧凡看了左晓非一眼,笑道:“你是要查户口吗?为什么问我是哪个学校毕业的,想上我们那个学校啊,那就加倍努力吧。”左晓非听后哭笑不得,聊了一会,左晓非要走了,常萧凡道:“晚上骑车骑慢点。”然后像左晓非挥挥手,左晓非刚出校门往回一看,常萧凡还在原地站着。他感觉这就像古代长亭送别一样。

  左晓非马上有作诗的欲望:人已去,目还送。欲问心中何滋味?唯有不舍在心头。左晓非又一次飘飘然,他骑上自行车感觉像小鸟一样在蓝天中自由自在地飞翔。

  有天下午的语文课,左晓非因为不想看见和他闹意见的语文老师,左晓非就又一次逃课,出了校门在街上逛荡。也许是有缘,左晓非回来时碰见了正在买东西的常萧凡。常萧凡惊讶道:“你怎么没上课啊?”左晓非欲要解释,可被常萧凡打住了:“逃课就是逃课,不需要任何理由。”说完,常萧凡露出十分失望的表情独自离去。

  望着常萧凡的背影,左晓非感到常萧凡确实生气了,走路都不像平常那样文雅,而是怒气冲冲的样子。左晓非追悔莫及,后悔的肠子都快青了。可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啊。谁让自己不争气、贪玩,辜负了常萧凡的良苦用心。现今已没办法,只好等下次上生物课向常萧凡道谦,用实际行动证明自己的悔改。

  于是左晓非开始了等待。时间是漫长的,等待更为漫长。

  终于等到了星期三的生物课,左晓非早早地坐在第一排的位置上,聚精会神的听讲,专心致志的做笔记。常萧凡看到左晓非如此认真,讲课中偶尔对他投以满意的目光和微笑。左晓非感觉常萧凡对自己还是那么关心。

  左晓非就像长不大的小孩,总是希望常萧凡给他更多的关心、呵护、鼓励。

  下了课,左晓非对常萧凡说:“老师,对不起!上次我不该逃课。”常萧凡一听,苦口婆心地说道:“知错就改,善莫大焉!你再对老师有意见,可书本并没有惹你啊?这样只会耽误你,傻孩子。”左晓非说:“老师,我知道了。对了,我还有几个不懂的问题想问你。”于是,左晓非翻开手里的书,常萧凡与他凑在一起看一本书。左晓非的头部与常萧凡的耳旁贴到了一块,常萧凡的胳膊也碰住了左晓非的胳膊。左晓非突然想起《红楼梦》宝玉和黛玉共读《西厢记》的情景,他感觉幸福极了。

  只是美好的时光都是短暂的。常萧凡讲完了题,问了声:“听懂了没有?”使左晓非回到了现实,他慌忙的点了点头,常萧凡就匆匆离去。

  一次上生物课,左晓非去上厕所,回来时正赶上班主任查人。左晓非刚走到教室门口,只见常萧凡站在旁边对他轻声示意:“危险来了”。左晓非不禁飘飘然,他感觉这好像情侣间的对话啊。

  左晓非与常萧凡的关系就一直保持着。不知不觉,高一即将结束。

  升级考试后的一天,左晓非在校园碰见了常萧凡,他鼓起勇气向常萧凡要她的QQ号。常萧凡也让左晓非留下他的QQ号,说她会尽快加他的。于是,左晓非满怀激动的心情在等待。

  相关专题:

相关美文阅读:

    无相关信息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非常”之恋(上)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