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爱情故事 > 文章内容              爱情故事

悲伤的基调

作者:文学詹姆斯 [TA的文集]来源: 时间:2017-05-15 19:31:52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夜深了一些,跟程峰道别后我只是在一些街道上步行着。

  最后等夜彻底阴暗后,我在广场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再是拨了陈欣慰手机号码。

  通话后陈欣慰语气显得很担心,问道:“沫叔叔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今晚我们去广场玩一下吧,待会我去接你。”

  “你不用来了,我跟方姐姐就在广场的肯德基那。”

  我愣了一下,想不到现在她们就已经在广场了,道:“我也在广场,我去找你们吧。”

  “真的吗?太好了,你快来吧,姐姐还在排队呢。”

  “嗯,我现在来。”

  到了肯德基后,我左顾右盼,再是看到了陈欣慰向我挥手,不顾旁人的目光叫着我的名字。

  我跑了过去,摸着陈欣慰的脸,问道:“方姐姐呢?”

  陈欣慰指着其中一条队,道:“在那。”

  我让陈欣慰好好的坐在位置上后便走了过去方虞的旁边。

  方虞没注意到我,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居然有那么多人,看方虞的样子是等的急了,她不断摸着手中的包包,又是咬唇又是啃齿。

  我走过去拍了拍方虞的肩,她一下子就反应过来看着我,脸上没有任何惊讶的表情,而且语气很淡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我以同样的语气回道:“因为欣慰在这。”

  “哦,你没事了吧?”

  “嗯,你去那里坐着吧,看你等的这么烦,欣慰自己一个人在那也怪无聊。”

  “哦,那麻烦你了。”

  方虞把站位让了给我。

  等了挺久的,我点了个全家桶拿到了餐位上。

  、陈欣慰满脸的期待与愉悦果真让人感到了欣慰。

  方虞把一个最大的鸡腿递给了陈欣慰,并笑着说道:“欣慰,第一次吃肯德基吧?”

  陈欣慰接到了鸡腿,吃了一口再回道:“嗯,果然好好吃。”

  我跟方虞两人又是同声说道:“那你吃多点。”这次我们两个没有在斗嘴,却只是无视了这一同声。

  我并没有吃这些炸鸡,只是拿着可乐喝着,望着窗外来来往往的人流。

  “沫叔叔,你不吃吗?”陈欣慰忽然问道。

  我应了个笑容:“吃。”

  拿起了一个玉米,慢慢的啃了起来。

  我看方虞也没有吃也是拿着可乐,同样望着外边并不靓丽的夜色,好似心事重重的样子。

  我忽然想到了艾米公司内部出了问题,可能她现在就在烦这件事吧。

  我用手拍了拍方虞的肩,等她回过神来我再问道:“你不吃吗?”

  方虞摇头,道:“没什么胃口,太油腻了。”

  我看了看陈欣慰,看出了她很是自责的样子,再用眼神暗示了方虞,道:“一次两次而已,没什么。”

  方虞也注意到了陈欣慰的神情,点了点头便拿起了鸡翅。

  陈欣慰脸上的自责满满的抹去,我再是很快的啃完了玉米,说道:“欣慰,吃多点。”

  陈欣慰笑着点头。

  看她这么开心的样子,我感到了万分的不舍,因为这可能是我陪陈欣慰的最后一个星期了,下个星期我就要出差了。

  陈欣慰边吃着鸡腿边对着我和方虞笑。

  方虞吃了挺多的,陈欣慰也是,我吃的很少,却已经感觉很饱了。

  我们在广场上游玩了一会便把陈欣慰给送回家了。

  方虞说今天不想那么早回家让我载她去平江路那散步,我正好也有这打算,便答应了她。

  ......

  我们漫步在平江路的街道上。

  走到了小桥上,她趴在了护栏上,望着下面的小河,一语不发。

  皎洁的月光倒进了河面,呈现出了另一种景。

  我随方虞挨在了桥栏上,望了她一眼,再道:“我下个星期出差,没什么时间陪欣慰了。”

  “嗯,那300万,你还要吗?”

  我很直接的摇了摇头,再是低沉着声音,回道:“不要了,俞倩都嫁人了。”

  “你舍得吗?”

  我很是负重的回道:“不舍得,但有些事情就该放下,爱的深,但不一定能走到最后。”

  方虞没有应我的话,又一次的看向了河面,黯然都写在了脸上。

  我也沉默了一会,很快又问道:“你今天的状态这么差,发生了什么事吗?”

  方虞很平淡的回道:“没有。”

  即使她说话的言语很平淡,但我还是能发现她脸上不对劲的神情,再次问道:“你的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有。”

  看方虞这么不情愿,我欲言又止,只是叹道:“调整一下状态吧。”

  “嗯。”

  看方虞穿的衣服挺单薄,看不到她身上有颤抖的动作,问:“天气这么冷,你穿的这么少,冷吗?”

  方虞摇头。

  我们两又陷入了沉默。

  沉默过后我打算离开方虞却忽然开口:“你上次套给我的外套,在我家,你待会来取一下吧。”

  我愣了愣,才记起了那天从陈欣慰家里回去我把外套给了方虞。

  我不在意的笑了笑,道:“算了吧,下次如果你再冷就穿我那外套呗。”

  “你还是来取吧,我不会有机会穿的到的。”

  我知道方虞这句话的意思,不过还是拒绝:“你留着吧,等我从广州回来的时候再去你家取吧。”

  “广州?”方虞忽然问道。

  我看方虞这么惊的表情,不解的反问道:“嗯,怎么了?”

  方虞的脸色更是阴沉了一些,道:“没事,你们公司又跟哪间公司合作了?”

  “晨曦服装。”

  方虞又是愣了愣,许久才回道:“我们公司过不了多久就解除合约了吧?”

  “嗯..”

  “李沫,努力把过去忘记吧,走了,回去吧。”

  “嗯.走了。”

  .....

  在这一个月里,我认知了这个世界的纷扰,也知道了这个世界的悲催。

  看着自己的过往,是一个悲伤的基调,时至今日,我已不再自我伤感了,因为,从来没有人走进过我的世界,所以也不存在走开。只是,她的痕迹还在我这,像尘埃没有分寸,如影随形着狂妄刺痛着我,不过,我感到了太累了,所以,必须要放下了。

  相关专题:悲伤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悲伤的基调的读后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