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文章阅读网站,文学爱好者的心灵驿站,原创文章在线投稿平台!】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典散文 > 优美散文 > 文章内容              优美散文

山野观菊

作者:渔夫 来源: 时间:2017-12-15 14:49:57 阅读:次   投稿   注册

  山野观菊

  我也不记得这是不是入冬后的第一场,因为以前的雨几乎在我的脑海里没留下太多的记忆,而这场雨,却让我记忆深刻,因为断崖式的降温,一下子让人感觉到了冬天。好在这雨没有连绵不停地下,二三天后又是朗朗晴空,只是就是几天前,还在做最后挣扎的秋老虎,这下可真的是逃之夭夭了。雨后的冬阳,是很柔情的,当然,这样的柔情,也只有我们南方人才能享受与感觉到。为不负这份柔情,背起野外的行装,春天时常听人说去踏青,时下这时节,那就应当说是去踏黄了。

  林间陌上,尽染着不愿退去的残秋山色。偶有几棵枫树,在绿、黄相间的林中,依然是那样的显眼夺目。坡上、路旁,虽然处处可见衰草,可南方的冬,总是温情地将那点残绿保存了下来。晨晖透过枝梢的叶隙,射进一缕缕光束,在淡淡的蒸蔚中,泛着暖暖的氤氲,地上那些斑驳的阳光,就像是一枚枚从树上落下的金币,不由地让人砰然心动。

  曾经五彩的山花,早已谢下了它的红妆,摇曳着的秃枝,诉说着它的孤戚。栗子也凋落了它的青翠,垂下了曾经好看的“华盖”与“流苏”。唯有那不管不顾的荆丛,还是那样睡意朦胧地眯着枝尖上凝结的晨露,默念着昨天的故事

  我不知季节对鸟儿有什么影响,远处传来几声斑鸠的鸣唱,声音还是那样的明亮,近处也有几只山雀,在四处蹦踏啁啾着。这些似乎都没唤起我的雅赏兴趣。倒是路旁的那几株绽放正浓的野山菊,锁住了我的双睛。

  虽然已是冬季,但在南方此时赏菊者却大有人在,至今福州西湖公园的菊展,还没有完全撤展。不过,在公园里看菊花,与在这山野里观菊,感觉是大不同的。

  在公园的菊丛中行走,你怎么也找不到宋人张孝祥写的:“冉冉寒生碧树,盈盈露湿黄花”的感觉来。而到了这山野之间,只要一看到野山菊就会不禁肃然。面对这残秋冬景,李易安的那首《声声慢•寻寻觅觅》就会由然心上:“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那种“人比黄花瘦”的感觉一下子就能找到。元初词人陈允平也曾写道:“独倚江楼,落叶成阵。满地黄花恨。”“雨襟烟袂。都是黄花泪”。看千古诗句,人们总是赞赏菊的玉节光华,抚慰初始的清纯。叹时光抛人,命途多舛,追思那流逝的不在,谁能说那只是词之堆砌,而不是人之心音呢?

  这些感伤的诗句背后,都藏着太多感伤的故事。不过,人是不能总是在感伤中度日的。我们还是得有“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情怀。陶翁当时也是在落难之际,如他也怨天尤人,后世何来如此绝句?还是黄庭坚写得好:“暂得尊前笑口开。万千山还麽去,悠哉。面黄花欲醉谁。”一束阳光投射到花丛上,斑驳落错的花蕊儿瞬间变的水灵了起来,若鹅黄玉翠,若玉树临风,这样观菊品诗,就如喝下一杯陈年的佳酿,醉了人,更醉了心。

  菊,是秋天不可忽略的组成部分,虽然是在这冬的季节里相遇,我也想为其写下这样一首诗:路旁的野山菊,头顶着晶莹的露珠,无声地在山野中摇曳,散发着与痛爱有关的花香。直面萧涩的寒风,你总是保持着绽放的痕迹。不管是云淡天高,无论是暴雨狂风,你守着的总是死而复生的灵魂。远离繁华的都市,你依然是一位如风的女子,我看不到你有流过孤独的泪水。我听不到你有唱过失意的悲歌,你总是按照季节的剧情,上演好属于自己的角色。当秋风告别了大地,你坦然地留下了属于自己的,那块流传千古的墓志铭。

  山野的湿气渐渐散远开来,阳光少顷靓丽些许。断烟离绪,移步换景。人虽离,思却未尽:“可意黄花人不知。黄花标格世间稀”。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向往万紫千红的春天,谁愿将人生作秋同呢?纵面百花,除腊梅之外,还有谁能如这野山菊呢?凌寒不凋、傲霜挺立。在萧瑟秋风中开放,在初寒微凉中洒香,不追求功高伟岸,不攀比环境优良,这种“宁肯枝头抱香死“的不屈不挠的精神,难道不值得你我敬仰与效法吧?

  萧风山野行半日,独摘黄花留心间,莫道人生似秋水,如菊暗香飘天边……

  相关专题:菊花

网友的读后感

关于山野观菊的读后感